笔趣阁 > 位面游戏:开局就精神异常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这是要跟住宅楼打架吗
    一个白色的巨大光球,宛如初升的太阳一般冉冉升起,接着便释放出华丽又神圣的光辉。

    那白色的光芒如同水银倾泻一般洒满了大地,战场上竟然响起了神圣肃穆的吟唱声。

    “我去?还自带BGM的?”方惊蛰望着那轮圆球,不由得驻足观望。

    随后,地面开始震颤起来,起初是很轻微的,但随后渐渐就变得剧烈,连砂石都开始跳动。

    方惊蛰听得很清楚,远处传来马蹄踏地的声音,骤如急雨,而且这马匹的数量绝对不少!

    “是黎明骑士!”

    空中的血族战士高喊着大声示警。

    山坡上出现了骑兵的身影,他们身披银色铠甲,马匹上也同样披挂着银色的重甲。

    那些骑兵从山坡上冲下,身后掀起滚滚烟尘。

    像一道银白色的浪花,翻涌着朝这边冲锋过来。

    有一部分朝着后方逃窜的溃兵,看到这些黎明骑士,以为终于等到了救兵,不由得面露喜色。

    可当马蹄从他们身上踏过的时候,这些人才瞪大了双眼,死不瞑目。

    而那些侥幸没有被战马冲撞踩踏的溃兵,都被一道道银色剑光带走了人头!

    “对敌人的恐惧,即是对光辉的动摇,当视为叛徒。”

    方惊蛰发现,这些黎明其实跟他们在刚进入副本时见到的黎明骑士,完全就不在一个水准之上。

    如果说帕拉斯是靠着黑暗魂器给的祭炼方式,获得了伊蕾托姐妹那种厉害的兵器,那么眼前的这些黎明骑士就是靠着自身真正的实力。

    这才是光辉骑士团该有的底蕴。

    打头的那些黎明骑士,身上环绕着锐不可当的气势,甚至都已经实体化呈现出银色。

    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真凉啊~

    “我次奥!铠甲太带劲了!!!”陈破吸溜着口水,双眼放光,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淦倒一个骑士,然后扒个精光。

    李墨野则是担忧地问:“那些银色,不会都是银子打造的吧?”

    方惊蛰摇摇头:“你想多了,银子太软做不成铠甲的,就算勉强做一套,拿个木棍都能捅漏,你敢穿着上战场啊?我估计他们很可能在外层镀的银,也可能是通过附魔弄上去的。”

    不得不说这一招十分高明,面对着号称“不死”的血族,武装到全身绝对是明智之举。

    不过,这些骑士的数量并不多,看着也就是三、五百人的样子。

    估计骑士团的一多半家当都在他们身上了。

    当黎明骑士出现的时候,血族和女巫率先迎了上去。

    那些女巫容貌看上去都十分年轻,穿着的都是普通的棉麻长裙,有个别的女巫头上戴着草编的花环,跟电影里那些又脏又臭还不洗澡的形象完全不同。

    她们的攻击方式也十分特别,双手相对,放置于胸前,口唇翕动,她们的头发开始无风自动。

    精神系的魔法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华丽的外形,让人防不胜防。

    方惊蛰他们虽然看不到,但是来自于玩家的敏锐本能,他们都感觉到有无形的东西从女巫的双手中张开,并朝着黎明骑士蔓延了过去。

    眼看着那些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血族们在这个时候早已经飞上了天空,他们有的直接变身成了小巧的蝙蝠,还有的双翼一张,无数黑压压的蝙蝠就从他们的翅膀下飞了出去,犹如一道黑色的洪流冲向目标。

    而狼人更是直接,早早地就亮出了自己的野兽形态。他们撑破上衣,光着膀子,仰天嘶吼,然后甩开强壮有力的后肢,直接朝着黎明骑士就撞了过去。

    瞬间,黑色的洪流和银色的波浪就冲击、交织在了一起。

    黎明骑士预想中的有力的重甲骑兵冲锋并没有成功。

    女巫的先制攻击就是为了拖慢他们的速度,虽然那些黎明骑士因为光辉的庇佑不会受到巫术的影响,但他们身下的马匹可不会“赞美光辉”。

    女巫们按照预先的计划,把目标集中在了骑士胯下的战马身上,很显然,精神魔法对马匹的影响更厉害。

    甚至有不少马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将自己背上没系安全带的的骑士给甩了下来。

    狼人们则化身活体炮弹,直接朝着战马撞了上去,血肉与沉重的马铠冲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石块撞击一样的闷响。

    骑士们本来摆好了架势准备防守自身,可没想到对方竟然直取自己下三路。

    黎明骑士出师不利,直接从冲锋变成了缠斗。

    铿——

    一声巨响,一马当先的黎明骑士长,借助马匹的力量,当头就朝天空挥出了一剑。

    一道银色的弯月斗气,朝着空中的李砚星就去了。

    李砚星来不及躲闪,只能快速伸出右手,将道银色弧光硬生生抓在了手里,用力一捏,光芒碎裂,如星辰坠落。

    这位黎明骑士长直接舍弃马匹,用力踩了一下马镫,整个人朝天上跃起。

    又是两道银色弧光,分别从左右飞向李砚星。

    早已经有所提防的李砚星,这一次只是一个身形闪动,就躲开了这两道剑光。

    而这时,陈破也冲到了黎明骑士长的不远处。

    他手臂上幻化的机械链锯,就像是被装上了马达一般,飞快地运动起来。

    伴随着一声国骂“WQNMD”,陈破的右齿轮就砍在了黎明骑士长的肩头。

    一瞬间火花四溅,就像是到了轧钢厂一般。

    然而黎明骑士长的铠甲果然不同凡响,竟然没有马上被切割开来,但是他身上的那层银色光芒黯淡了不少。

    他右手持剑上挑,试图荡开陈破的攻击。

    但是陈破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之前那个帕拉斯看着是个近战,但是他不讲武德啊,一身铠甲放魔法小姐姐。

    魔法这方面不是陈破的强项,而这次碰到了个玩近战的,他可算是捞到了。

    新仇旧恨一起,陈破就上头了。

    他左手从下方挥向对面的黎明骑士长,如果对方不挡,这一下就会结结实实地砍在他的大胯上。

    “老子卸你一条腿!”

    能当上黎明骑士长,终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不顾肩头的情况,直接一个后撤,让陈破右手的钳制脱离了自己的肩膀,同时横扫剑锋,阻挡他的下一波攻击。

    在剑锋横扫而出时,又出现了那银色的弧光,方惊蛰在后边大喊:“别硬接!”

    陈破脑子直了点,但是他不傻,听人劝吃饱饭这事他懂。

    听到方惊蛰的声音,他一个战术后仰,动作幅度堪比女帝。

    不过他可没有人家妩媚,腰杆子硬的像个撅不动的臂力棒,好在他双手上的链锯够长,可以朝下撑住他的身体。

    那抹银色弧光堪堪擦着他的鼻尖飞了过去。

    陈破吓得一个铁板桥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