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道行 >省亲叁
    孤山镇的清晨空气分外清新,太阳才稍稍升起,薄薄的迷雾就已经快要散去了。

    早起的矮胖小天枢,穿着一身小锦袍,正捧着一大碗加了蜂蜜的牛奶,一边喝一边砸巴着嘴。流沙宗可没有牛,他是第一次喝这样香甜的牛奶。

    “是谁打了老道的徒孙,出来受死!”

    一声闷雷般的怒喝声,从极远处远处传来,吓得小天枢手一滑,半碗蜂蜜牛奶都散地上了。

    “嗷,我的牛奶撒了!”一声嘹亮的哭喊声响起。

    沙天老头知道正主来了,居然隔了数十里就要先声夺人,沙天摇晃了一下手里的大碗,一口将半碗蜂蜜牛奶喝光了。

    “小天枢,你乱嚎什么,牛奶不是还有一大桶吗!”

    小五知道要是不跟他说,这馋嘴的小子能哭嚎大半天。

    “啊,我忘了!”

    胖墩墩的小天枢,咧着嘴,迈着短腿直奔屋里去。

    “师兄,是老不死的天坤来了吧!”

    “嗯,是这老杂毛,我跟他先玩玩去!”

    一身锦袍的沙天找了个黑色头套出来,给自己戴上,朝着小五跟沙龙嘿嘿一笑。

    “爹,你可小心着点,别阴沟里翻了船!”

    “放屁,就这老杂毛哪是我的对手,你在这里好好学学,看我怎么玩死这老家伙!”

    沙天老头飞上天空,他们可不能在下面交手,不然这孤山镇就毁了。

    “天坤老杂毛,你爷爷在此!”

    天空中沙天老头吼了一声,一个华服的老者闻声就飞来过来。

    此人看着年纪不小,鹤发鸡皮,只是这白发不太富裕,只剩下不多的几缕。连发髻都没有梳理,就这么随意披着。黄黑的皮肤松垮厉害,眼睛混浊,鹰钩鼻,瘪着嘴,估计没几颗老牙了。

    “藏头露尾的东西,你是何人!”

    天坤老道一开口,嘴里露出两三颗仅剩的黄黑烂牙。

    “呦,你这老不死的还有几颗烂牙齿,难怪你这条老狗还敢出来咬人!”

    沙天对着天坤老道就是一阵怒骂,弄到对面的老家伙火气蹭蹭直往上冒,在仙界谁敢辱骂他,还骂的这么难听。

    “你作死!”

    天坤老道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着蒙面的沙天就是连连下狠招。沙天老头左躲右闪就是不接招,还时不时的辱骂几句,还越骂越难听,连天坤老道的八辈祖宗都骂了一遍。

    “天坤长老,我来助你!”

    这时远处飞来了一个中年人,极速向着沙天过来。沙龙正要上去帮忙,小五拦住了他。

    “沙龙,这人应该是昊天宗的天离,让我去练练手,我不行了你再来帮忙!”

    小五飞上天空,一身寒冰战甲瞬间包裹全身。一身花布长裙的小天璇,跑到了沙龙边上,手里拿着两块留影石。

    “祖父,快去留影,太师叔祖说能卖很多仙晶石。”

    沙龙闻言浑身激灵了一下,上次卖留影石他也分到了十万仙晶石。他一点也不担心小五,寒冰战甲的防御,低阶仙帝境根本打不动。

    接过小天璇手里的留影石,他也飞了上去,在远处控制着留影石。

    沙天老头还在戏耍天坤老道,小五这边将天离道人拦在了半路。

    “仙尊境也敢来送死!”

    天离根本就看不起对面的白发年轻人,挥舞着长剑就刺了过来。

    小五一挥手五把长剑向着天离飞去,天离有些傻眼了,五把剑从五个方位袭来。他想要用仙元护体硬抗一下,没有理会几把飞剑。

    事情没有天离想的容易,他的剑还没刺到对面的人,他身上的仙元护体就被破开了,五把长剑几乎同时插在他的身上,好在伤口不深。

    仙帝境的乌龟壳真是硬,小五用尽了全力也只有刺破护体术,刺进天离道人体内两三寸。见到对面不管不顾的冲过,小五连忙闪身,一边将杀意顺着长剑,注入天离道人的身体中。

    寒冰战甲防御虽然惊人,却也影响了小五的速度。天离道人的一剑,没有刺破寒冰战甲,反而将小五击飞了出去。

    天离道人正要追击,只觉得全身一凉,五把长剑脱体而出,前胸后背五个窟窿鲜血直冒。这让他也心生警惕,他已经用仙元封闭了伤口,可伤口里有什么东西在绞杀仙元,让伤口无法闭合。

    天离道人看被他击飞出去的白发人,只见他胸前的寒冰战甲上,只留下了个小白点而已。对方站立着空中,取出了一把暗红色的长刀。

    一股杀意,非常强大的杀意外放,天离道人受到了不小的影像,他的感知不再敏锐出现了吃顿,他不再进攻将手中长剑橫在胸前,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下面的人都看着天上的战斗,沙天老头四处游走,时不时的偷袭天坤老道。天坤老道已经有些疲惫,杀招用的太多,让他仙元有些跟不上了。

    “碰碰”,沙天偷袭成功,天坤老道仅剩的两颗门牙被打掉了,一张瘪嘴鲜血淋漓。

    “你是谁?藏头露尾的卑鄙小人!”

    几百次的无用攻击,让天坤老道明白,对方实力不仅不比他弱,反而比他强了不少。

    “藏头露尾?老狗,你不会别忘吧,当年你偷东西的时候,也是戴着头套,还扔屎尿戏耍我们!”

    沙天老头此言一出,天坤老道就眼皮突突直跳起来。头套他偷鸡摸狗时候经常戴着,可扔屎尿这事他就干过一回。

    当年为了谋夺时光仙法,他想出了调虎离山之计,用恶臭的屎尿砸向流沙宗的人,他引着三人跑,其余的人在他们离开之后偷界石。他的计策很成功,只是没算到偷界石的人全死了。

    “你是流沙宗的人?”

    “老狗,想起来了吧!”

    沙天老头一把摘下头套,灰白的长须迎风而动,一双带着仇恨的眼睛看着对方,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

    天坤老道一看那粗壮的身影,那面容依稀如当年一般,只是头发胡子变了颜色。天坤老道转身就跑,当年他就差点被他们打死,现在就更不是对手了。

    “想跑,晚了!”

    沙天疾驰跟上,对着天坤老道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天坤老道亡魂直冒,连惨叫声都没发出,皮肤瞬间干枯开裂,身体也逐渐化成了粉末。

    沙天老头从一片尸骨粉中,捞起一个乾坤手镯,非常得意的收入怀中。

    小五这边的战斗就轻松多了,天离道人被最强的杀意笼罩后,如无头苍蝇一般挥舞着长剑,他身上的剑伤中,鲜血就一直没停在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