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升被遣返,我成全球至强 >第二百六十五章 「信徒」与「传教士」
    (上一章被河蟹了,大致内容是揭露了林辰原小区下面‘坟’与死气的来源,我尽量删改,争取这两天放出小黑屋。)

    龙泉花园,死气爆发之地。

    面对林油坊一干已逝村民的冥灵,赵寡妇一如曾经屠戮他们时那样,占尽上风。

    她这次的运气也不差。

    按照常理,林油坊事件毕竟时隔多年,涉及人口较之一些种族战争又远不如,所以现阶段基本不太可能出现冥灵,即便侥幸形成,顶破天了也就b序列,这就是林辰没有特别在意的原因。

    偏偏「梦魔圣主」派遣的手下,盯上了生前足够心狠手辣的她,给予她充沛的冥能。

    她一诞生,等级便达到a序列顶峰,再一吸纳周遭死气和蚕食那些村民,顿时开始蜕变,朝向s序列迈进。

    不多时,她的周身便弥漫起领域之力。

    是一阵雾,一阵惨白死寂的迷雾。

    “汪!”

    眼看赵寡妇就要把几道村民冥灵吞吃殆尽,倏然,一道犬吠声传来。

    赵寡妇扭头一瞥,发现是只软绵绵的小狗正快步跑向自己。

    “哪里来的不长眼畜生!”

    她唾骂一句,也懒得去理会。

    可还尚未等她移回视线,继续欣赏村民们的惨状,就陡然发现,跑过来的小狗,头颅从正中间的地方,像被噼了一斧子似的,遽然裂开!

    瞧见这幕,赵寡妇哪里还不知道,这头不是普通的畜生,而是跟她一样经过重生变异的冥灵怪物!

    “畜生,放在几十年前,你早就被剥皮吃掉了!”

    赵寡妇的脸上划过一抹狠辣之色,其身后紫气化作的鬼影,登时分裂出一部分,龇牙咧嘴地杀向「裂头犬」!

    这紫影毕竟蕴含有「梦魔圣主」的力量,若是被它咬中,不死也得褪一层皮。

    「裂头犬」得到过林辰的点化,颇具智慧。

    它敏锐地感受到紫影上危险气息,毫不犹豫地,全力爆发出权柄之力。

    曾曾!

    霎时间,「裂头犬」洁白的毛皮上,蹿起一簇澹蓝火苗,且伴随着它疾驰的步伐,迎风见涨,很快就化作一团几米宽的滔滔烈焰,将它护在其中。

    紫影杀气腾腾地赶来,自然遭受到汹涌蓝焰的阻挠。

    它的力量从质上来说,高蓝焰不止一筹,可量上却相差甚远。

    这一优一劣,拉平了两者的差距,紫影与蓝焰相互消耗,有效地遏制了赵寡妇的攻势。

    赵寡妇怨毒地剜了「裂头犬」一眼,彷佛要捏着锋锐的目光,将它剥皮去骨,焯水洗净,然后做成一锅炖狗肉。

    恨啊!

    又有不长眼的东西胆敢反抗!

    迫于无奈,赵寡妇只得收回大部分力量,不再浪费精力去对付那些尚未凝实的村民,只是姑且阻挡住「裂头犬」的攻势,随之将剩余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展开领域上。

    由此,惨白浓雾急速地向四周扩散。

    小区,街道,南大街……直至,整座息城!

    惨白雾气中蕴含着一股奇特的蛊惑,凡是接触到的人、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具备生命的生物,都会被其勾起心中的惊慌与恐惧,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在白茫茫雾气的遮挡以及恐吓下,整座城市顿时为之一空,几乎所有在外的居民,都彷佛做着有生以来最恐怖的噩梦一般,浑身战栗,冷汗直淌,拼命地往家中跑去,缩进被窝里。

    只有少数在外巡逻的猎冥者、猎冥师,还勉强保持着理智。

    然后,他们便惊骇看见,一群,一大群神情呆滞、目露茫然的居民,忽然失魂落魄地涌上街头。

    这些居民一语不发,径直跪在道路两旁,他们摆出掌心合拢、花朵绽开的手势,悬在下巴处,捧着自己的头颅,一个个露出虔诚的表情。

    他们整齐排列,茫然又疯狂的视线齐齐偏向道路的尽头,宛若在恭候某位崇高者的降临。

    雾气,越来越浓。

    少数清醒的猎冥师内心惶恐,却情不自禁地瞪大双眼,也看向被白雾遮掩的道路远处。

    嗒。

    嗒。

    嗒。

    在死寂白雾中,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响起,越走越近。

    终于,他们看清了。

    跟着脚步声过来的,是一位身着兜帽紫袍的光头男子。

    “别怕。”

    光头男子温和笑着,看向这几位猎冥者,“我主命我等前来布道传教,将慈爱与希望撒满人间。”

    “你们,可有欲赎罪过?”

    “你们,可有未尽愿望?”

    光头男子的声音很柔和、很有磁性,像是一阵卷着草木清香的春风拂过。

    随着他的安抚,巡逻的猎冥者们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落下,他们的膝盖,也一寸寸地落在地面。

    等再看时,他们也已满面茫然与虔诚了。

    …

    东虞市。

    平日里对立的阎王一脉和城皇一脉,如今却是在公共群聊里统一战线,想要支援息城。

    有位白无常义愤填膺地发言道:“兄弟们,上面很明显是顾忌建制派那边的压力,准备放任息城的事态继续恶化……”

    “他们懂得‘大局观’,他们狠得下心肠,可咱们东虞和息城是多年的老邻居,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或多或少都有亲人在那边,如今生死簿公布,那边即将出现领主,咱们能视若无睹么?”

    “不能!”

    “我知道兄弟们有很多都想出手相助,只是担心地府秋后算账,今天,我张三枫把话撂在这,我带头去支援,愿意的,一起走!”

    他的话语刚落,一群人纷纷实名赞同。

    “我王林也去!”

    “我柳……”

    “兄弟们,一起上!”

    其实,群内也有高一级的地府成员,随时都可以禁言。

    不过他们也很无奈。

    本来呢,他们顾忌建制派,打算暂且减缓与老邻居的来往,等风头过去再恢复正常。

    可谁能料到,上面刚表明态度,息城立马就爆发冥灵事件!

    这突发的事态,弄得他们也迟疑不决,不知该不该牺牲息城。

    是,作为多年老邻居,各种政策往来,有一份情谊在。

    可如果想进行律法革新,总要有试点城市,不是息城,或者息城范围不够,说不定就得临到东虞头上!

    他们实在是不敢在这种关键节点,蹦跶来蹦跶去,引起建制派的注意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