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爹地惹不起 >第1470章 被他气哭
    第1470章被他气哭

    在到达顾宅门前的街道上,担心了一路的许心悦才发现,她根本没有身份出现在这里,她要怎么向顾夫人交待,她和顾承霄在一起?她推了推身边的男人道,“你回去照顾小牧吧!我…我就不进去了。”

    “为什么不进去?”顾承霄的眼神有些无奈,“我妈不会那么多心的,去看看小牧,他这个时候一定很想见你。”

    许心悦抿唇想了想,也的确顾不得那么多了,她的内心是真心担心小家伙的,她点点头,跟着顾承霄下了车,朝大厅的方向迈去,刚到大厅,就看见小家伙坐在沙发上,额头上贴着一个退烧药,两个小脸蛋都烧得红通通的。

    “怎么会突发高烧?”顾承霄朝一旁的医生问道。

    “小少爷大概是生长性发烧,我们正在观查。”医生小心警慎的说。

    “咦,心悦,你也来了,你怎么和承霄在一起呀!”顾夫人惊讶的问,没想到儿子把她带回家了。

    “对,阿姨,很巧,我在路边拦车,没想到顾先生好心搭了我一程,我听说小牧生病了,就过来看看。”

    “心悦姐姐,我好开心你来看我。”小家伙朝她伸出手,许心悦立即握着他的手,坐在他的身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心悦姐姐,你可以一直留下来陪我吗?”小家伙一脸可怜巴巴的问道。

    “我…我当然可以留下来陪你。”许心悦心疼的看着他。

    “心悦,留下来吃完晚饭再回去。”顾夫人也希望她能留下来,她看着儿子的目光正盯着许心悦,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温柔,还真是她从未见过的。

    儿子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别得女人呢!连许安安都没有这种待遇,难道儿子喜欢心悦?

    顾承霄蹲下身,抚摸着儿子的额头,已经转为低烧了,他的心弦松了几分,他看向许心悦,许心悦的目光落在孩子的身上,那份发自内心的关切,仿佛她就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一般。

    这种眼神,连许安安都无法拥有。

    许心悦一直陪着小家伙玩乐高解闷,中午便留在顾家吃午餐,下午,小家伙要去周边的公园里玩,她陪着顾承霄一起带小家伙出来溜弯。

    看着小家伙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许心悦的心情也说不出来的好,冷不丁的和身边的男人触上,她不由又羞赫的垂下了眸。

    顾承霄看着她,眼神里的热度很明显,刚渡过的那三天里,他对她分外的着迷热烈,从未有一个女人如此吸引着他。

    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在她的小腹处,虽然那里很平滑,几乎看不出有过一道伤疤,在黑夜里,她即便有次几次下意识的遮挡,但他还是借着月光看清楚了。

    所以,这就是这三天里,每次夜里欢爱的时候,她必须要求他关灯的原因吗?

    但不管这道疤是如何来的,他都不想追究,因为能追到她,得到她的回应,就已经让他费尽心思了,她的过去,他不会在意。

    许心悦留在顾家吃过晚餐,小家伙的烧也退下来了,有医生在家里全程陪护,她也放心了。

    “心悦,让承霄送你回家,以后出门的话,可以用他的司机,别在路上拦车,你这么漂亮不安全。”顾夫人说道。

    “好的!谢谢阿姨,我会注意安全的。”许心悦的脸微微一热,难道她拦车这个借口被识破了吗?

    顾承霄带着她一路到了花园里的车库,许心悦坐进车里,她的内心便绷紧了,和在海边酒店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顾承霄开车出来好几分钟了,身边的女孩也不发一言,这令他担忧的看过来。

    许心悦也在这个时候开了口,“这次的旅行结束了,我们也该回到我们自已的生活里,请顾先生遵守承诺。”

    顾承霄就知道她会提这件事情,他咬了咬薄唇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不用再联系我,不用再出现我身边,我们之间做陌生人。”

    “小牧还需要你。”

    “小牧需要的是亲生母亲,而我…我不是。”许心悦垂下眸,她是生出了他,可是他身上流着的是许安安的血。

    “你没有感觉到小牧对你,比对许安安要亲密得多吗?甚至在他的心里,你就是他的母亲。”顾承霄声线沙哑道,胸口也带着几丝起伏。

    许心悦的胸口一疼,她也很舍不得离开这个孩子,可有什么办法吗?

    “如果我娶许安安,你会开心吗?”顾承霄扭头看向她,目光灼灼。

    “那是你的事情,开不开心是我的事情。”许心悦抿着红唇,假装不在意。

    “好,那我明天就去向许安安求婚,把她娶回家。”顾承霄赌气似的说道,语气还很认真。

    许心悦直接胸口一窒,仿佛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强忍着痛苦道,“你爱娶就去娶吧!”

    “小牧需要母亲,我的确要娶一个女人回家,那就娶许安安吧!”说完,顾承霄的车子一转,就驶向了另一条街道的方向。

    “你干什么?不是要送我回家吗?”

    “明天我的求婚钻戒你来挑,你们女人更了解女人的心思。”

    “我…我不挑,顾承霄,你放我下车。”许心悦的内心如刀刮一般的疼,他娶别得女人,还要让她去挑钻戒干什么?

    “想要和我划清关系可以,替我挑一个求婚钻戒,不管我娶哪个女孩,我都要你挑。”顾承霄霸道的说道。

    许心悦有些恼的瞪向他,“你自已挑不行吗?”

    “如果你不给我挑,那我就缠着你不放,明天我就去你家提亲。”

    “你…”许心悦真是拿这个男人没办法了,她只得心一横道,“好,我给你挑。”

    “挑许安安会喜欢的款式,你们曾是堂姐妹,你应该明显她的喜好。”顾承霄冷酷道。

    许心悦扭开了脸,一丝眼泪在眼眶里闪过,不知道是慌了还是怎么的,她的心此刻真得很疼,疼得窒息。

    她这是怎么了?即害怕他娶别得女人,自已又没有勇气和他在一起。

    珠宝店。

    许心悦呼了一口气,认真的在柜台上看钻戒,身边的男人只盯着她,根本对这些钻戒毫无兴趣,看着她泛红的眼角,他的心也在疼着。

    “价格需要控制吗?还是随便挑?”许心悦抬头问道。

    “随便挑,我的妻子不需要在意价格。”男人眯着眸,仿佛宠妻无敌。

    一旁的服务员立即眼神一喜,“小姐,这边是贵宾室,里面有质量更好的钻戒。”

    许心悦不由好气,一头走了进去,她就要挑一个最贵的气他,进去之后,许心悦便挑了一款千万级别的。

    “小姐,我给您试戴一下吧!”

    “不是我戴,是给别人挑的。”许心悦微笑道。

    “你试戴一下,我感觉她和你的手差不多大小。”男人低沉沙哑的启口。

    许心悦见服务员在等着,她叹了一口气,伸手过去,戴得是无名指,那是结婚才会带的手指。

    “很合适您,小姐,您感觉一下大小。”

    是,一眼就挑了一个合适她的,许心悦苦涩一笑,抬头看向男人,“你要买吗?”

    “嗯!刷卡吧!”男人果然是有钱任性,眼都不眨一下。

    顾承霄拿着钻戒,两个人一起回到车上,顾承霄再眯眸问道,“许安安还喜欢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去问她,而不是问我。”许心悦要气晕了,这个男人总在她面前提许安安,令她很不舒服。

    顾承霄听着她这气呼呼的声音,他忍着一股笑道,“那也行,明天我亲自去问问她,看看她喜欢什么,就算她喜欢天上的月亮,我也想办法给她摘下来。”

    “你爱怎么对她是你的事情,赶紧开车,送我回家,我累了。”许心悦环着手臂,盯着窗外,光芒映在她的眼底,似有泪意在闪烁。

    “好吧!”顾承霄什么也不说了,送她回家。

    一到她的家门口,许心悦迫不及待的解开安全带,推门下去了,顾承霄的车也快速的调头离开。

    许心悦的脚步顿住,转身,看着离开的男人,眼泪突然打湿了她的脸,她即不敢回家,也不敢放声哭,就只能压抑着在门口旁边的路灯下坐下。

    就在这时,一束车灯照射过来,她吓了一跳,抬起头,就看见刚才那辆头也不回的车,又驶了回来,而且,车灯映在她满脸泪花的脸上,实在是令她慌乱之极。

    男人高大的身影推门下车,他几步过来,扯她入怀,哑声问,“哭什么?因为我要娶许安安了,你伤心了?”

    “你走开,没有的事情,我就是…就是眼睛被风迷了眼。”

    “傻瓜,你舍不得我娶别得女人,还嘴硬。”男人勾唇一笑,原来她的心,一试就知道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