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方乾坤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杀气现
    “阁下一身道行不浅,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来并非魔门中人。”

    女子声音冷冷淡淡,仿似千年不化的风霜,令人听着,只感到浑身一颤,她果然是苏家家主苏长青的小女儿,苏倩么……

    传闻苏家这千年来,天赋最高之人……无人能够超越!

    四十多年前,苏家家主苏长青逐渐隐退世间,此后苏家大大小小的事务,几乎都由苏倩来完成,今日她为何会突然现身此地?

    众人实是想象不到,而她刚刚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时,不少人又向那神秘黑袍人看了去,此人难道竟是道门中人?可若是道门中人,为何他看上去这等邪异?

    “看来,果真是苏长青的女儿……”

    黑袍之下,再次传出阴森森的声音,而这一刻,微风轻轻将那女子的斗袍掀起,萧尘一动不动,这一刹那,看见那斗袍下的面容,竟与当初梦境里面看见的,那张熟悉而又模糊的脸,隐隐有着几分相似。

    “你们还不走么?”

    就在这时,那紫袍女子突然转过了头来,萧尘与她目光对视的一刹那,也说不清是怎样一种感觉,她是……

    “先离开此处再说……”

    花未央心思敏捷,立即拉了拉他的衣袖,她当然一下就猜出来眼前这名女子是谁了。

    萧尘也回过了头来,不再犹豫,手一抬,立即领着众人往云宗外面去了。

    半空中那黑袍人手一伸,一股黑雾立时卷去,然而这一瞬间,那紫袍女子同样伸手一拂,一道紫气飞出,轰然一声,将那黑雾震散了。

    附近的人皆是一惊,即便是唐青石和梦清河两位准圣,也同样感到有些心惊,她的修为,难道已经……

    ……

    夜里时,天上一轮明月高悬,萧尘一行人已经远离苍山的地界了,找到一座灵气充沛的山谷暂作休息。

    今日白天,萧尘在云宗损耗过重,必须尽快恢复真元,否则不但随时随刻处于危险当中,甚至还会影响往后的修炼,使得修为更加难以有所突破。

    到了中夜之时,满地的月光,冰冷如水,无欲天的人已经全部敛去气息,暗藏在山谷附近。

    而在灵气最充沛的山谷深处,萧尘双眼轻闭,运转三十三重离恨诀,慢慢吸纳谷中灵气入体,到现在,也只恢复五成不到的真元。

    过了许久,才见他慢慢睁开眼,脑海里一点一点,又开始浮现出白天在云宗的一切,而这一切,就像是梦一样,尤其是后来,那个苏家之人的出现……

    这一刻,他的胸口之处,又感受到了一丝丝冰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是帝孤剑,而是那枚血玉。

    萧尘慢慢将血玉取出,玉上的纹路,仍然清晰可见,今日白天在云宗的时候,他几乎真元耗尽,而最后云道子同归于尽那一下,似乎又是这枚血玉替他挡了下,否则的话,他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传闻之中,玉能护主,若是哪一天,一直带在身边的玉突然碎了,必定是替主人挡了一劫。

    此刻,萧尘拿着手里的这枚血玉,一丝丝冰凉气息,缓缓从玉里面传出,而这一丝冰凉气息,大概只有他能够感受得到,就像是一种,血脉相

    连的感觉。

    当年那些人追杀父亲,又会不会……是为了这一枚玉。

    而师父,时隔十六年后才将这枚血玉拿给自己,她究竟知道些什么,却从来没有告诉自己……

    迷雾,似重重掩来,而此时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也在外面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未央?”

    萧尘立即将血玉收入怀中,起身向山洞外面走去,满月之下,只见花未央静静站在山洞外的泉边,月光仿似给她身上,也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你……好些了吗?”

    朱唇轻启,却似欲言又止,她眼眸如水,连此时的月光,也变得温柔了起来,照在她身上,宁静而无瑕。

    “怎么了,未央……”

    萧尘见她神色怪怪的,知道她有话想说,慢慢走了过去,轻声道:“恢复得差不多了,没事,不用担心。”

    花未央轻轻抬起头来,清澈的眼眸,似月下泉水盈盈,弯弯长长的睫毛,若蝉羽轻轻颤动,如花美眷,似水柔情,却依旧难掩,眉间心上,那一痕浅浅的忧伤。

    “呆子……”

    自萧尘成为无欲天尊上以来,她便很少再这样称呼过对方了,此时依靠在对方胸膛上,脑海里又忽然浮现出了,当年那个在林中抚琴的玄青少年。

    “噗……”

    她忽然笑了出来,萧尘不知她为何突然发笑,但又想到,她笑便是不难过了,如此则好,问道:“未央,

    你笑什么?”

    花未央抬起头来,看着他道:“我笑你当年是个傻子,被我骗啦,我手上只是染了些墨汁,你便说我中毒了,还非要替我运功解毒,我当时还在奇怪,名满天下的妙音仙子,怎么教出来的徒弟,却是个大笨蛋……”

    听她说完之后,萧尘愣了愣,这一刻,从她话里面听出了什么来,皱眉道:“原来你当时知道我的身份?”

    “略略略……”

    花未央朝他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刚才她不小心说漏了嘴,现在便想这样蒙混过去,可萧尘却不依不饶,仍是追问道:“你那时为何知晓我的身份?”

    花未央见蒙混不过去,轻轻一哼,说道:“我当然知道了,那个时候,你一路往玄青而去,每到一处地方,但凡大事小事你总要管上一管,大到山贼扰民,小到那个什么王大娘家的牛弄丢了,也是你去山沟里找回来的,完了还有模有样地抱拳说道,在下师承玄青门妙音仙子……”

    听她这样说着,萧尘脑海里一幕幕,又浮现出了年少时的往事,那个时候,自己总是以师父为傲……

    这一刻,二人心头都忆起了当年的旧事,萧尘轻轻一笑,往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说道:“那个时候,你还扮成婆婆来骗我,平顶山上,你还假扮成我去骗别人……未央,你怎么了?”

    前一刻还好好的,这一刻,花未央眼睛里却又有泪水滑落下来,萧尘愣了一下,轻轻抚着她的脸颊,拭去她眼角的泪水,轻声问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哭了……”

    花未央泪眼婆娑,无语凝噎,只是轻轻靠在了他胸膛上,萧尘闻着她淡淡的发香,这一刹那,柔心似水,不再去想什么隐圣了,也不再去想什么幕后人了。

    只想有朝一日,待所有事情都结束了,能与她仗剑天涯,轻歌曼舞,遍观人世春花秋月,她喜欢这个人间,那就以操纵生死,让这人间的百花,永不凋零……

    然而此时,在他脑海里,却又响起了昔日她的声音:“当很多年以后,你看见满天落雪时,你还会不会再想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