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上你劫数难逃 >第106章 夜莫深的女人
    “那方面有问题”夜莫深的眼神陡然变厉变深,“谁告诉你的”

    他的眼神太过凌厉,令沈翘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外面的人说的。”

    “呵,外面的人说的你就信了我那方面有没有问题,你不知道吗”

    夜莫深忽而抓住她的手腕放在某处,沈翘急得惊叫一声,想将手拿回来

    “好好感受一下,我到底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沈翘的脑袋一片空白,哪里有时间和想法去感受他,她吓得低头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趁他失神的时候赶紧将手抽回来。

    “夜莫深你个大变态”

    “我变态昨晚求我要你的时候怎么不说我变态”夜莫深邪气地笑了声,低头在她小巧的下巴咬了一口:“真把自己当成野猫了动不动就咬人”

    沈翘的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

    她怎么觉得夜莫深对她的态度太不一样了

    “记住”夜莫深凑到她的耳畔,语气坚定:“从今天开始,你是夜莫深的女人。”

    沈翘心口一跳。

    他说什么

    “以后无论是你那个前夫,还是夜凛寒,又或者是别的男人,你都不准再跟他们来往,也不准你多看一眼。”

    沈翘:“”

    “如果让我发现你跟他们有来往,或者你生出什么异心的话”

    叩叩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夜莫深挑眉:“什么事”

    萧肃的声音恭敬地从外间传来:“夜少,开会的时间快到了。”

    “知道了。”

    夜莫深看向脸色还呆懵的沈翘,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听见没有”

    沈翘虽然还没有回过神,但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点了点脑袋。

    “今天好好呆在医院,我会派人守着你,下班以后我过来接你。”

    “喔。”

    夜莫深走了以后,沈翘还是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于是,她自己坐在床上将昨天发生的事,还有夜莫深刚才说的话都认真的地理了理。

    昨晚她中了药,房间里也被点了迷香。陆寻常认为夜莫深无能所以故意给他下药,目的就是为了折磨夜莫深。顺便想害她,可是最后夜莫深好好的,她醒来的时候也好好的,只是身上莫名其妙多了很多又欠爱留下的痕迹而已。

    而此时夜莫深又告诉她,从今天开始她是他夜莫深的女人。

    那是不是代表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一想到身上那些痕迹是夜莫深弄的,沈翘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升高起来。

    天。

    她先前还以为老天爷跟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想要玩死她。

    没想到

    没想到昨天晚上跟她在一起的那个人,居然是他。

    一时之间,沈翘竟不知自己应该是喜是悲。

    她独自在医院呆了大半天的时间,后来实在呆得无聊了,她便想去申请出院。

    可得到的消息是,在夜莫深还没有回来之前,她不能出院,必须在这里等他。

    故而沈翘只能返回了病院,开启一天的无聊时光。

    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沈翘的双腿在微微地发抖,她趁着刚才又看了一下,除了脖子以外她身上可以说到处遍布痕迹,发颤的双腿也在宣告着昨晚她们二人有多疯狂。

    可是她却有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只是依稀能记起夜莫深一直问她舒不舒服,还想不想要

    然后她就

    总之,沈翘现在特别羞耻。

    她觉得,自己几乎没什么脸见夜莫深了。

    正思索着,外间传来声音,似乎是轮椅滚动的声音。

    他下班了

    沈翘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就闭上眼睛装睡。

    “二少爷下班了二少奶奶闲了一天了,这会儿应该睡着了。”

    谢谢陈妈嗷呜这个时候沈翘在欢呼,她应该可以继续睡下去逃避夜莫深了。

    “嗯。”

    低沉又清冷的嗓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很快轮椅的声音放轻了几分,然后到了她病床的跟前停下,沈翘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继续装睡。

    “你们出去吧。”

    沈翘听到两个脚步声出去了,应该是萧肃和陈妈。

    之后病房里便陷入了寂静之中,过了一会儿沈翘听到了纸页翻动的声音,她偷偷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夜莫深居在换了个位置,低头在看杂志。

    沈翘:“”

    什么鬼,他难道不走吗要留在这里看杂志

    沈翘重新闭起眼睛,哼,让你看吧,老娘继续装睡。

    沈翘依旧不动,夜莫深继续看杂志。

    夜莫深翻书的动作不大,可是在他听到床上的人儿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下来以后,他翻书的动作几乎没声了,最后抬眸,清冷的目光落在那张白皙的小脸上。

    她在装睡,他知道。

    她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但人睡着的时候呼吸和没睡着时候的时候是不一样的,还有心跳都可以辩别、

    这个笨女人还以为自己装得很高明。

    沈家,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人来

    夜莫深微微眯起眼睛。

    脑子里想起了萧肃给他的资料。

    沈翘的生活方式一直两点一线,每天很普通,都是上班回家,买菜做饭,照顾着丈夫的日常起居。

    可那个男人在外面一直有女人。

    甚至,那场婚姻就是具有很大的欺骗性的。

    在结婚前,男的就已经开始劈腿。只不过他跟那个女人吵架了,大抵是一气之下就跟沈翘结了婚,再之后女的回来了

    直到男人中彩票的那一天,两人终于离婚。

    虽然她的遭遇很惨,但她怎么可能说嫁到夜家就嫁到夜家来在北城有很多想跟夜家攀上关系的,但大多数是想跟夜凛寒,而不是他夜莫深。

    因为夜莫深在所有人的眼里是一年到晚都坐在轮椅上的废物,日常都必须有人照顾,而且还不能人道。

    所以嫁给他意味着,不仅要当一个照顾他的佣人,而且还要守活寡。

    至少,在外人的眼中是这样的。

    一般女孩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做除非就是非要跟夜家攀亲不可,贪慕夜家的权势和钱财。

    可是如今沈翘的举动,已经让夜莫深看不懂了。

    她来夜家的这段时间,根本没有什么动作,每天都在做着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就连昨天晚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