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上你劫数难逃 >第877章 不怪他怪谁
    提起夜莫深,尉迟金眼底便燃起怒火,愤声道:“这个臭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让你伤成这个样子,小雪……你放心,尉迟爷爷绝对给你做主。他把你伤成这个样子,那他就必须负这个责任!”

    听到尉迟金这么说,端木雪伸手轻轻地拭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尉迟爷爷,那我这段时间可以住在这里么?我怕我爷爷哥哥知道以后……”

    说到这里,她很聪明地没有继续说下去,尉迟金便接道:“你放心住下吧,是我外孙把你伤成这个样子,尉迟爷爷是讲道理的人,不会不管你的。再说了,你是我尉迟家未来的孙媳妇,你爷爷和哥哥那边我会去交流的。”

    “谢谢爷爷。”

    端木雪表情柔柔地低下头,眼睛却闪过一抹精光。

    尉迟爷爷应该还不知道她给夜莫深下药的事情,就算知道,她到时候也不会承认。反正那杯茶他们尉迟家的佣人给的,她已经跟那个佣人通过气了,那个佣人拿了她的巨款,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说的。

    而夜莫深,都已经发生这种事情了,他应该也不是那种会把这件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说的人。

    她,只需要等着负责就可以了。

    正巧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谁啊?”尉迟金心情不好,所以语气也跟着不耐烦起来。

    于波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地看着尉迟金,“老爷子,深少回来了。”

    听言,端木雪眼睛一亮,他回来了?

    她心里欢喜,他可终于回来了。可是很快端木雪又想到什么,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因为她很珍惜昨天晚上那一次机会,所以她给夜莫深下的剂量很重,当时端木雪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把夜莫深留下来。

    可是后来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推倒了,自己撞得头冒金星不说,回神想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踪影。

    然后夜莫深消失了一夜,现在回来了。

    这一夜……可想而知被谁给占了大便宜。

    想着想着,端木雪气得握紧了拳头,真的没想到她居然给别人做嫁衣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谁让她是端木家的大小姐呢。

    尉迟金听到夜莫深回来了,仿佛受了刺激一样,刷地站起来,“他还有脸回来呢,那好,我现在就去看看他想怎么样!”

    “尉迟爷爷。”端木雪却柔柔地唤了他一声,替夜莫深求情:“您不要太怪深哥哥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他。”

    “不怪他怪谁?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等爷爷去收拾他。”

    说完,尉迟金便离开了房间,医生也让端木雪好好休息,然后跟着离开了。

    而管家于波跟在尉迟金的身后朝楼下走去,边走边听到老爷子愤怒地说:“于波,把家法请上来。”

    于波:“……老爷子,深少都这么大个人了,用家法不合适吧。”

    老爷子的观念比较传统,所以尉迟家现在都还有家法。

    尉迟金听言,步子一顿,不满地看着于波。

    “于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他这么大个人了,但他把小雪伤成这个样子,不上家法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听言,于波却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替夜莫深说了几句。

    “虽然深少在家里住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深少不像是这么冲动的人。而且再怎么说端木小姐都是女孩子,深少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至于会对端木小姐动手。”

    于波跟尉迟金的想法不一样,他只是个管家,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他就是个局外人。

    这局外人嘛,看事情总得比事件中的人要看得清晰一些。

    不像是尉迟金,满脑子都是自己固执的想法,然后越发觉得自己外孙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但在于波看来,深少一点都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不过就算是这样,尉迟金被他的话一点,脑袋似乎也清明了一瞬。

    他微微眯起眼睛,浑浊却严厉的目光盯着于波。

    “所以……你的意思是……”

    于波轻咳一声:“我猜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老爷子,深少怎么说都是您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外孙,老爷子可不要因为某些事情……而伤了深少的心呐。”

    尉迟金:“……”

    不得不说,于波不愧是能在他身边呆得长久的人,这番话算是彻底说到了尉迟金的心里。

    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在逼着夜莫深这个外孙,迟早有一天会把他给逼迫到受不了了。

    可是转念一想,当年他母亲的惨剧。

    尉迟金又觉得,自己就算再讨人厌一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他希望这个外孙可以永远地陪在自己的身边。

    想到这里,尉迟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行了,你别再说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楼下大厅,乔治和夜莫深来了一小会儿,于波就去找尉迟老爷子了。

    很快,于波就带着人过来了。

    瞧着两人渐渐朝他们走近,夜莫深站起来。

    砰!

    尉迟金抬手,拐杖就这样敲到了夜莫深的肩膀上。

    卧槽!

    乔治根本来不及阻止,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尉迟金是怎么出手的,这拐杖就落到了夜莫深的肩膀上。

    那沉闷的一声响,听着就觉得疼。

    乔治立马起身,“尉迟,你没事吧?”

    跟在老爷子身后的于波也吓了一跳,原本他以为自己说的那番话老爷子应该多多少少听进去一些了,谁知道他居然一见面就来这么一出。

    而且瞧着这深少的样子,似乎没想躲的样子。

    要不然按照深少的身手,估计是能躲开,于波默默地想。

    夜莫深还真的没想躲,只要是别逼他跟端木雪订婚就可以,挨这一棍也没什么,尉迟金消了火,呆会谈话会好进行些。

    其实他也是有自己的算计。

    尉迟金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没躲开,就那么站着生生挨了。

    他这一拐杖下去还真的不轻,以为这臭小子会躲开呢,谁知道……

    顿时,尉迟金有点心疼,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斥声道:“你这个臭小子,你把小雪伤成这样,你还敢回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