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上你劫数难逃 >第1034章 动情者最蠢
    离开海江别墅之后

    萧肃自己开车回家,路上收到了代笔江小白给他发来的短信。.90xss.

    {萧大先生,资料你家上司还满意否?}

    看到这条消息,萧肃并没有多想,直接回了两个字。

    {还行。}

    回复完了,退出界面,萧肃下意识地点开通迅录,看到上面那个熟悉的名字。

    周小颜。

    两人从国外回来那天之后到现在一直没见过面,也没有联系过。那天小颜说的那些话让萧肃觉得,如果他再去打扰她,那自己就真的不是君子所为了。

    所以,他一直忍着没有去找对方。

    也不知道这么久了,她过得怎么样了。

    最终,萧肃还是压下了给她打电话的念头,而后继续开车。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萧肃不知不觉中,居然把车开到了小颜之前公司的大楼下。

    因为是礼拜天,所以公司里并没有人,萧肃索性将车停了下来,降下车窗看着公司的大门。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似乎可以从自己的记忆里想象出来小颜上班的样子。

    在回国之前,小姑娘上班的时候应该是很开心的,穿着属于她自己的小裙子,背着小包包,然后因为赶着去上班急急忙忙地往公司里边小跑着,跑得急了,可能手里拿的东西还会掉出来。

    然后小姑娘就弯腰去捡东西,可能会因为动作过于匆忙而导致其他东西也跟着掉了。

    反正应该是一副丢三落四的样子,以前萧肃不喜欢这种女人,可是如果这个女人换成小颜的话,他就觉得异常可爱了。

    果然滤镜这种东西,真的是可以让人变得不理智吧。

    萧肃突然想起来一句话。

    动情者,最蠢。

    他不敢给小姑娘打电话,跑过来停在没有人上班的公司大楼下的样子,最蠢。

    片刻后,萧肃离开了公司大楼下。

    时间匆匆而过

    小颜每天都呆在医院里亲力亲为地照顾苏父,这段时间她的认真苏氏夫妇都看在眼里,暗地里,罗慧美都不知道给苏父夸过多少次小颜了。

    “老苏啊,你有没有觉得你女儿这次回来懂事了不少,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而且好像一点都不累不生气的样子?”

    听言,苏父也赞同地点头:“说的没错,的确是变得懂事了不少,我还以为五年没见,我们父女俩真的要反目成仇了。”

    “说什么傻话你,再怎么说你们都是父女俩,只要你这个老东西不要太固执,你们俩怎么可能会反目成仇?”

    太固执?苏父听到这个词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我怎么就固执了?”

    “你还不固执?你家女儿是成年人,她想做什么事情你偏要拦着,拦着就拦着呗,你还说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难不成你希望她在你的影响下,靠你的想法过一辈子吗?”

    苏父当初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现在被罗慧美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片刻后他无奈地道:“我从来没有想过限制女儿的生活,只是当时那份工作得来不易,她那种不珍惜的态度实在是让我生气。再说了,如果你真的这么觉得,当初你怎么不提,现在翻旧账,你倒是翻得狠了?”

    罗慧美自己剥了个橘子,将橘子上面的白丝弄得干干净净,然后往自己的嘴巴里送,苏父眼巴巴地看着,可是却没有吃到一瓣。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说她:“你说你吃橘子,你把丝剥得那么干净做什么?”

    听言,罗慧美低头看了橘子一眼:“我一向这样吃橘子,怎么,都过了几十年了你还有意见啊?”

    “而且,你听听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我翻旧账?我那叫翻旧账吗?当年你态度那么强硬,我哪里敢说你,省不得前脚和女儿断绝关系,后脚就要跟我离婚呢?我敢说吗?”

    苏父:“……”

    “你能不能不要把人想得这么可怕,你跟我在一起都生活多少年了,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吗?我怎么可能连离婚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罗慧美听了并不以为意,继续吃着橘子,一边道:“是,我跟你生活那么多年了,你什么德性我都知道,就是因为你什么德性我都清清楚楚,所以在你说出要跟女儿断绝父女关系的时候,老苏你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吗?我在想这人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德性以前没见过啊,那一刻你就变了,你觉得我敢说吗?如果我说了,你再跟我说要离婚,那咱们这个家就散了,你知不知道?完全靠我在维持这么多年。”

    苏父:“……说半天,你就是把功劳全揽到你自己身上了?”

    “怎么,这功劳难道不是我的?这五年来你和颜颜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啊?逢年过节的不是我给她打的电话?我要是也跟你一样,女儿都指不定跟谁跑了不再回来了。就像这次,你出车祸的时候,还不是我打电话一把眼泪一把求的把你女儿叫回来,要不然你能有今天呐?”

    罗慧美说着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你现在想过河拆桥是不是?”

    苏父觉得如果再跟她说下去,两人肯定又要吵架,自从小颜离开以后,夫妻俩吵架的次数就比以前多了很多。可每次吵完,罗慧美都是偷偷地自己躲房间里抹眼泪,苏父又生气又后悔,还带心疼的。

    可是又拉不下脸去哄对方。

    现在经历过生死之后,他突然对这些事情都看淡了。

    他都这个年纪了,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计较得那么清清楚楚,特别是家人之间,明明只是一件很微小的事情,为什么要放大呢?

    就像现在,如果是以前的话,苏父可能会觉得对方实在是得理不饶人,铁定要跟他的妻子吵上几句,最后再说她怎么这么任性居功啥的。

    可是现在这些对于苏父来说都不重要了。

    人生短短就这么些年,对于他这种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来说,剩下的日子更是不多了。

    想到这里,苏父便叹了口气,轻声道:“好了慧美,我没有想过河拆桥,这些年你为了这个家也付出了很多,当年是我老糊涂,没有想清楚。”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