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的秘密 >第五十四章 有些错不能犯
    第五十四章有些错不能犯

    与吴昊相同,此时江雅洁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但贻误了自己的终生,而且很有可能会坑了吴昊。

    于是,假期的一天,吴昊应约来到了滨海的一家咖啡店,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这么高档的地方。

    也正是这一次私会,让两个人才有了今天。

    只是没想到,事事难料。

    吴昊平静了一下心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应该面对。吴昊这前之所以纠结,更多的是那种不确定的因素在作梗,一旦排除了不确定,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以吴昊的性格,绝对不会逃避的。

    “,这到是省事了。江雅洁呀江雅洁,千不该万不该,你不应该做出愧对我们初衷的事情来,更不应该对我说谎。”吴昊看了一眼病房的门,在心里暗暗说道。

    傍晚的时候,江雅洁已经从昏睡中醒了过来。这两个吊瓶还是很起作用的,高烧已经退了下去,只是身体的羸弱,江雅洁显得有气无力。

    吴昊在外面的饭店给她炖了一只乌鸡,医生告诉他,病人除了静养外,更多的是要补充一些营养。

    “老公,让你受累了。”说着这话的时候,江雅洁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吴昊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她叫自己老公,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我没什么事了,一会我们就回家,明天我要给你好好的做一顿饭。”喝了一碗乌鸡汤,江雅洁精神头明显的好了不少,强坐起来,靠在床背上,爱怜的目光看着吴昊,轻声说道。

    “不行,要听医生的。明天上午还有两个吊瓶,挂完了才能出院。用不用我告诉家里一声”吴昊原本对她满肚子的怨气,但接了神秘女人电话之后,竟然无形之中消失了。

    “唉,这也许就是爱之深恨之切吧,没有了爱也就无所谓恨了。”吴昊在心里叹息道。

    “不要告诉爸妈好吗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听老公的,今天就不出院了,你也回家休息吧,累了一整天,我心痛。”江雅洁娇羞的看了吴昊一眼轻声说道。

    只是对面病床上的少妇,此时看江雅洁的目光,更增添了几分怜悯。

    “这是口服药,按着医嘱,现在吃两粒,明天早六点再吃两粒。记住了。”吴昊看看时候,差不多七点半了,虽然不知道神秘女人是什么目的,但他还是想去一趟。

    “明天早上你你不过来吗,老公”江雅洁紧张的问道。

    “过来,明早我把早餐一起带过来,你休息吧,我出去一会,晚点再回来。”

    “她们还没走吧”江雅洁还是没有忍住问道。

    “没走,我不是去看她们,我有别的事。我与四海集团只是业务关系,所以她们才跟我一起过来。”

    “老公,我知道,我我相信你。”

    “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事。好了,不跟你多说了,休息吧。”吴昊说完这些话之后,拿起手机转身走了出去。

    江雅洁出神的望着吴昊走出病房的背影,一时间心里如倒了五味醋一般,许久,轻轻的叹了口气,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她有些自责。

    凭心而论,从恋爱到现在,吴昊对自己的爱可以用娇宠来形容。在部队的特殊性,让两个人不能经常的在一起,但每一次休假,一到家,家务活从来不让她粘手。

    吴昊工资全给她,连在外执行任务时的补贴和一些不能说的收入,也都交由她支配。

    怕她住宿舍不舒服,吴昊特意买了现在住的这套公寓。

    怕她上下班公交车又热又挤,在买完公寓之后,又把最后一点积蓄拿出来,给自己买了一台车,使她成为她们这波同事朋友中最早的有车族之一。同事和朋友都说,你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找了个好老公。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一提起老公来,她感到特别的骄傲,特别的满足。

    江雅洁从来没有想过,与吴昊之间会出现矛盾,而且还是因为这种事出现矛盾。更不会想到,会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也不知道是那根筋出了毛病,可能是寂寞,可能是被娇宠的太多了,可能是自己太想当官了,太想拥有权力了,也可能是一帆风顺的生活有点平淡了。想着想着,无声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小妹妹,你们俩还没有结婚吧”对面的少妇看着江雅洁,突然问道。

    “噢,你你怎么知道其实,我们俩之间就差那张纸了。原本说好了这一次他一回来就去领证,谁知道出现点差错。”江雅洁偷偷的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说道。

    “你眼光不错,这小伙子是个好丈夫。”

    “大姐,看你也不比我大多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正好心里憋得慌,江雅洁恨不得有人跟自己聊聊呢。

    “我叫徐凤,是滨海大学的讲师,教的是心理学。再过一年就三十了。比你怎么着也能大上四、五岁吧。”徐凤看着她说道。

    “徐老师,你真年轻,我叫江雅洁,是公务员。”

    “你不会怪我多嘴吧也是,学心理学的,好说,有话就想说出来,这也算是职业病吧。”徐凤自嘲道。

    “哪里呀,你这叫助人为乐。我还巴不得早点认识徐老师你呢。”江雅洁有些心虚的说道。心理学老师,眼睛特别的独,她还真怕让她看出点什么来呢。

    “你们俩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吧不会是同学吧”徐凤丝毫不顾忌江雅洁的感受问道,也不知道她看没看出来对方的心虚。

    “我们俩是高中同学,本来是想上同一所大学的,后来他被特招到军院,这才分开。不过,我一毕业,我们俩就在一起来。四、五年了。”江雅洁感慨道,眉宇间那一丝的难过,还是没能逃过这位心理学家的眼睛。

    “其实,无论男人和女儿,无论是结婚也好还是热恋也好,谁都有可能犯错,但对于心里已经装下另一半的人来就,有些错能犯,有些错不能犯,因为一旦你触犯了不能犯的错儿,你就很难有改正的机会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