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的秘密 >第五五四 关切的爱怜
    第五五四关切的爱怜

    一看到吴昊双眼无神的表情,于淼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

    “吴昊哥,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于淼这么一问题,一下子把吴昊惊醒。一看到对方焦急的神态,吴昊赶紧掩饰着说道,强迫自己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来。只是他不强挤出笑意来还好点,他这一笑,看在于淼的眼里,让她不由得心里一酸,自己的眼泪差一点没流下来。

    “吴昊哥,我觉得你不用多想,要相信白雪,就算他们家真的让她相看对象,她也不会同意的。别人不知道你还知道白雪心里只有你。”于淼此时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宽慰吴昊。

    “不说这些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学会相互尊重。于淼,你不是说要汇报一下珠宝商行的情况吗”吴昊真的不想让自己不好的情绪影响于淼,这才把话题转移开来。

    一听吴昊这么说,于淼这才稍微的放下点心,忙打开自己的电脑,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张表格调了出来。

    “开业当天不是已经统计一次了吗昨天一上班,我就让财务人员把年底前的帐目整理出来,你猜猜,除去开业当天,这段时间我们又销出了多少”于淼看着吴昊笑着问道。

    “应该比开业当今要好吧。”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吴昊还是开口说道。

    “那是当然的了,尤其是春节前这段时间,具体的说就是开业的头两个月吧,其销售额度以每周百分之二十的速度递增。说得在具体点,截至到年底最后一天,也就是大年三十,财务部门匡算了一下,利润差不多有六千万到七千万之间。”

    “你说什么有这么高的利润怎么可能呢”于淼的这个数字还是惊着吴昊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年前开业,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两个月这么高的利润,一个月平均三千万,按着这个基数计算,一年的利润就三个多亿,那跟捡钱有什么区别呀

    “这是财务部门匡算的结果,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但看过报表之后我相信了,主要原因是那批翡翠原石没有成本,否则利润是不会这么高的。我已经安排财务把这批原石按两年摊入成本了,犹如递延资产,这样核算才合理。”于淼汇报着说道。

    “递延资产是什么东东”毕竟是第一次听说这外名词,吴昊有些蒙圈的看着于淼问道。

    “对不起吴昊哥,是我没有说清楚。递延资产是财务专业用语,意思就是指不能全部计入当年损益,应在以后年度内较长时期摊销的那部分费用。原石虽然对方没有要钱,但它也应该有自己的成本的,那就是比照国内同款原石成本来计算,在两年的时间内把它消化掉。”

    于淼的这番解释,吴昊只听了个大概。这也怨不得也只听了个大概,毕竟不是财务人员出身,对这些专业术语知道的不多。但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有于淼明白就行了。

    “吴昊哥,你对利润分配还有什么想法”一看吴昊对自己的解释没有提出什么疑问来,于淼接着问道。

    “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办,我没有意见。”吴昊到也干脆,直接说道。

    “是这样的,我已经与白雪打过招呼了,我们俩的意思是,按着事先约定好的分成比例,把利润分了。反正你拿的那些本金已经完全能够满足珠宝商行正常运营了,用不着这么多的流动资金。”于淼看着他说道。

    “以后这种事儿你就不用找别人商量,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吴昊听于淼这么说,并没有表态利润分不分,而是霸气的说道。

    他这么说,于淼怎么可能不明白那话里的意思呢不用找别人商量,无非就是告诉自己,珠宝商行的事不用跟白雪商量。当然,于淼也绝对没有傻到这是吴昊的真心话,只不过是一句气话而已。

    “知道了,以后我就按吴昊哥说的办,珠宝商行的事,用不着找别人商量,只对吴昊哥一个人汇报就行了。”于淼乖巧的看着他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吴昊心里的气这才顺了一点。

    “看来这珠宝行的利润还真的不小,选这一行就对了,什么园林公司,还有乡村度假旅游公园,都是狗屁。”可能是对白雪的气愤并没有完全的发泄出去,觉得还不解渴吧,吴昊又狠狠的加了一句。

    他这么说,于淼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吴昊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与怜悯,当然,那种从心里不自觉溢出来的关切和爱怜,自然就不用说了。

    对于于淼来说,经历了家庭的那场巨变,虽然还不能说是把世间的一切看透了,但对情了爱了的,并不敢有过多的奢望。这也正应了那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老话。

    她怕自己担不起家庭的这份责任,怕自己给心爱的人带来当头厄运,怕被对方瞧不起。

    虽然有这么多的怕,但毕竟是芳龄妙女,那种对婚姻、爱情的可望,就算于淼极力的躲避,但还会在那颗少女一般的心里蠢蠢欲动。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和大多数这个年龄的姑娘一样,于淼也可望体会一下被男人追求着的感觉。今天送你一束玫瑰,明天接你下班,后天带你去个有人拉小提琴的地方吃西餐,甚至还有人为自己吃醋。这样公主般被宠着的感觉虽然没有体会到,但一想起就会让自己夜不能寐,激动不已。

    还有传宗接代,对于淼来说,不只是母爱的伟大,更重要的是,她要用这种方式来延续于家的血脉,为于家留条根。

    当然,这些想法,如果没有遇到吴昊之前,也许于淼还不至于这么强烈,从那种恐惧中走出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但遇到吴昊以后,这种想法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没有吴昊,就没有自己的今天,就没有生存下来的勇气。

    吴昊就是自己的一切。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