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的秘密 >第八二五 直接接火
    第八二五直接接火

    严家奇的突然回怼,还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大家似乎也明白了,他为什么突然之间胆识大增的原因了。

    不过,多数人还是觉得他这样明目张胆的与吴昊怒怼是不明智的。毕竟吴昊不是一般人。

    当然了,也有人为这种大胆的回怼暗暗点赞,看吴昊如何回应。

    “严家奇同志,你是不是实事求是我不知道,但今天召开的是统一思想认识,认真贯彻、执行省市有关滨海新区主要领导拟任公示内容的县委扩大会议,而你却有意的对公示人之一孟莎县长大讲特讲,什么意思难道对省委对徐梦华书记的拟任命不满吗我们在统一思想,你却在大搞个人崇拜,难道你是想跟中央唱对台戏吗严家奇同志,在县委扩大会议上,破坏县委的统一布置,无理的打断领导的正常讲话,有意的扭曲会议主题,你是什么用意难道你想当这个县委书记你想主持县委扩大会议你也有点太着急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呀想主持县委扩大会议你就能主持得了吗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公然与县委扩大会议叫板你想凌驾在县委之上吗作为一名县级领导,一名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你还有一点组织观念和组织原则吗就算是孟莎县长,名字已经列为公示似任领导,也没有你这么嚣张啊,你哪来的这么大的勇气请你把这几个问题说清楚,否则,明天你就不用到我们大青县上班了,可以直接去市委。周秘书长,把会议记录原封不动封存,马上跟我一起去市委,我要向市委直接汇报,散会。”吴昊说完,把猛的一拍打桌子,直接起身,向会议室外面走。

    “吴书记,您先坐下,不要发这么大的火吗,严家奇同志不是这个意思”吴昊突然暴怒,让在座的所有人是目瞪口呆,尤其是严家奇,更是如傻了一般,鬓角的冷汗,“刷”的一下可就下来了,手脚更是拔凉,想说点什么,可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哆嗦着一张嘴,“我我”两声,看着吴昊向门外走去。

    孟莎反应还是比其它人快,她赶紧站起身来,上前两步,拦住吴昊说道。

    “他不是哪个意思难道他告诉你了,跟你商量了”吴昊脚步一停,冷冷的盯着孟莎问道。

    “他怎么可能跟我商量呢我的意思是,严家奇怎么可能对省委对徐梦华书记的拟任命不满呢更不敢跟中央唱对台戏了。也不是想取代您主持县委扩大会议,这点组织原则还是有的吗。怎么可能与县委扩大会议叫板呢更别说是凌驾在县委之上了。他只是想借着这个会,拉近一下与领导之间的关系。当然了,他不应该无理的打断您的讲话,这是他的不对,但您也不能上纲上线是吧”孟莎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不是上纲上线,不是你说是就是,也不是我说上就能上得去的,原始记录都在这里呢,上级领导会有自己的判断的,这一点请你不要怀疑。如果你不放心我会不会如实汇报,你也可以一起去吗。”吴昊根本就不给孟莎面子,把话说完,继续向门走去。

    “吴昊书记,难道你就非得要把事情闹大吗”孟莎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脸色一变,十分不善的说道。

    “孟莎县长,你现在只是似任公示,还是县长,没有权力跟我这么说话,听明白了吗公然藐视县委扩大会议,这事小吗,孟莎同志”

    “吴昊书记,你这么说可显得有点小气了吧。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突然的暴怒,其实,严家奇只是个导火索,就算没有他的那番话,你也会找到其它的机会爆发的。因为对这一次省委通过的滨海新区主要领导拟任公示,你心怀不满,感到十分的不公平。我这么说没错吧在你心里,别说我孟莎了,整个大青县的所有干部,没有一个能赶得上你的,所以,你认为似任领导理所当然的就应该是你。

    恰恰公示中的不是你,而是我,所以你愤怒,你委屈,你感觉不公平,当然,你也抱怨,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

    我之所以说严家奇的那番话只是个导火索,那是因为不管他说不说这番话,今天的在这个会上,你一定会找个机会把自己心中所有的愤怒,委屈,不满和不公平发泄出来。用一句俗语来说,就是严家奇正好碰到你的枪口上了。

    说起来,严家奇的心态,在很大程度上与你现在十分相似。你现在的心情跟他以前的一样。

    从常务副县长,被挤到政协,不但县长没有他的份,而且还被人从权力核心发配到养老的岗位,放在谁的身上,都会有这种愤怒,委屈,不满和不公平。而这些愤怒,委屈,不满和不公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恰恰是因为你的到来造成的,而在这一次的滨海新区主要领导拟任的公示中,正好你被我取替了,你的风头被我压过了,在未来的新区,你不但和他一样,要听从我的领导,而且还有可能不如他,这怎么能不让被压抑了这么长时间的严家奇不兴奋呢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奚落你的机会呢所以,他才有了那番话。

    之所以他穷尽所能的赞美我,表扬我,说我能力及品质高等等,我知道,那是他在借我来打击你。这么说吧,如果今天公示的不是我,换做任何人,只要不是你,家奇同志也会这么恭维对方的。家奇,我这么说你别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

    吴昊,我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你理解一下严家奇这么长里间被压抑的心情,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我和他一样,同样被压抑了这么长时间,些时的心里,也想也想好好的发泄一番,好好的打击打击你,让你也尝一尝那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郁闷。”

    说道这儿,孟莎那双俏眼,风情的看着吴昊,看他的反应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