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的秘密 >第一O六八 钱生财的推脱
    第一o六八钱生财的推脱

    朱亿万的话,还是让吴昊很犯心思。

    他说的没有错,以钱生财的资历,跟自己不可能有过多的牵扯,虽然对方也是厅级领导,但毕竟只是轻工厅的副厅长,最主要的是,对方的年龄,五十多岁的人了,副厅级基本上走到仕途之尽头了,不可能和吴昊争什么。

    但朱亿万的那句“你已经成了人家的挡路石”,还是让吴昊不得要领,而朱亿万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吴昊最终答应了朱亿万,答应他在适当的时候把那分资产交给他的儿子朱君。

    至于报仇不报仇的事儿,吴昊可不想陷得太深。从北方纸业事件中,他算看明白了,这些省级大佬背景太深,自己还是不招惹的好,但那只背后的黑手,让自己背黑锅的人,一定要揪出来,因为这是往死里整自己,不把幕后黑手揪出来,说不谁什么时候再坑自己一把,到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看来,根源在钱生财那里,有必要去见一见这个钱生财呀,只要能把他的嘴撬开,所有的事情,也许会一目了然了,钱生财是个关键。”

    受到北方纸业工人们所写的“血书”牵连,轻工副厅长钱生财先是被停职,紧接着是免职和双规,之后又移交到司法机关,最后因为受贿六百七十万,钱生财还要在监狱里蹲上八年。

    厅长左光也没有逃脱得了,判的比他还要重两年。当然受贿的钱也比他多了三百多万。

    收了近一千万,十年也值了。

    另外那名副厅长武来顺在三个人中刑期最短了,四年。剩下的那几名处长,也没有逃脱得了,二年到四年不等。

    加上北方纸业的朱亿万死刑,还有三名副手,一名无期的,另外两名分别处以十年到十五年徒刑,而朱亿万的老婆,因为从犯,判的最轻了,一年零六个月,小姨子属于职务犯罪,四年。还有朱亿万的两个哥哥,也都五年以上,他的俩个侄子大丹二丹,据说跑到境外去了,公安部门已经全国通缉,如果要是抓到的话,最少也得十年以上。

    这么多人被判刑,北方纸业所引起的这场地震,从新区到省里,厅级领导进去三个,处级领导算上北方纸业,六、七名之多,一个死刑,剩下的从无期到几年不等。这在整个华厦,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唯一庆幸的是,这一次事件,省级领导没有受到冲击,还算给省里的领导留点面子。

    这么大的地震,引起整个华厦的震动,把这个黑锅扣在吴昊的头上,说是他在背后搞的鬼,其险恶用心,不用多说,就是想把他往死里整。

    吴昊怎么可能坐得住呢

    吴昊通过白铁打听到,钱生财被押在省第二监狱里。

    省二监狱不在滨海境内,在一个叫凌源的地方,离着新区有近六百来公里的路程。

    吴昊是赶在五、一小长假,带着白铁,来到二监狱的。目的就是想探望一下钱生财。

    之所以带上白铁,因为白铁有位战友在二监狱当政委。

    吴昊特意给钱生财带了两条好烟。

    “怎么是你”钱生财一被带到接待室,看天吴昊的一刹那,吃惊的站在那里问道,连坐下都忘了。

    “怎么不能是我毕竟我们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而且曾经推心置腹的聊过,正好到凌源办点事儿,听说你在这里,特意来看看。你还好吧”看着钱生财虽然头发花白了,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吴昊问道。

    “呵呵,有什么好不好的犯了罪的人,还不都一样你这烟是给我的”钱生财看着吴昊面前摆着的两条中华烟,咽了口口水问道。

    “是的,知道你烟瘾大......你不用怕,政委是我的朋友,他答应这些烟给你。”吴昊轻轻的把烟推了过去说道。

    “谢谢谢谢。吴书记,你是我进到这里以来,第一个以同事的身份来看我的。唉,世态炎凉啊,想到年我当厅长的时候不说这些了,我知道你是个忙人,不只是来看我这么简单,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知道的,尽量的告诉你。”虽然身在监狱,但钱生财脑袋没坏,他知道,吴昊作为新区的书记,厅级领导,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来看自己的。更何况两个人之前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呢。

    “你已经知道了吧,朱亿万已经执行了。”吴昊叹了口气说道。

    “知道了,监狱的领导特意组织传达过了吴书记,你不会在朱执行之前与他见过面吧”吴昊这么一说,钱生财突然领悟到了什么,看着他问道。

    “我们见过面,是他主动要求见我的。”说这话的时候,吴昊盯着钱生财,留意着他的表情变化。

    果然一听吴昊这么一说,钱生财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特意要求见你的有点意思。”钱生财眯着眼睛,似乎尽力的回忆着什么说道。

    “是有点意思,我也没有想到,他会在临死之前要求见我。所以,我才特意来找你。其它的事儿我也不多说了,我就是想知道,当年北方纸业工人封路游行,是谁吩咐你的,要把这个黑锅扣在我的头上的这一招太狠了,你知道吗,现在省里的领导都以为我是那一次工人行动的幕后支持者呢,是我想搞他们,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踩死我呢。”吴昊知道接见的时间不会太长的,所以也不跟钱生财磨叽,直奔主题的问道。

    听吴昊这么问,钱生财并没有显得有多么的吃惊,只是苦笑着看着他:

    “吴书记,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真的记不得自己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了。就算是说过这样的话,可能也是无意的,你也知道,当时省市领导来了那么多,各种猜测都有,说什么的都有,我呢,也就是顺嘴这么一说。只是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样的这样的境遇。对不起了,吴书记。”钱生财说得到是十分诚恳,一点看不出来在说谎。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