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的秘密 >第一六八七 恶从心中生
    第一六八七 恶从心中生

    吴昊在下午下班前给江雅洁打的电话。电话一接通,还没等说话,江雅洁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我不对,不应该耍态度,你你就别哭了。”对方一哭,吴昊的心里不由得一软,赶紧小声的说道。

    “我那么说,不是着急吗我也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呀。”江雅洁抽泣着说道。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一听到这个传闻,我也无法淡定。我就是想弄清楚,谁是这件事儿的始作俑者。”吴昊解释着说道。

    “那个姓宋的,你还是要小心点的好,他在部里的时候,就喜欢用这种两面三刀的手法。”虽然流着眼泪,但吴昊一给自己打电话,江雅洁的心情好了不少。

    “我知道,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弱,不会被这种小技俩影响的。不知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既然知道是这家伙在后面搞的鬼,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吴昊,记住了,千万不要明火执仗,现在你和以前不一样了,省里甚至上面都在关注着你,绝对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

    “嗯,我会注意的,小家伙怎么样有机会带她过来住几天。”

    “等休假的,我带她看小哥哥去。”一提到孩子,江雅杰的心情彻底的好了起来。

    与江雅洁和夏文君通话的第三天,欧阳春来到吴昊的办公室。

    “吴市长,这叫什么事儿呀,昨天省政府纠风办的人到我们那里,说什么要了解一下有关海洋公园补贴款为什么会失而复得这件事儿,还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有人指使我到京城把第一次上面决定的补贴决定推翻了。让我一顿的臭骂。吴市长,这个姓宋的是不是不想在这儿干了他到底要干什么呀”一见到吴昊,欧阳春情绪十分激动的说道。

    “来,先喝杯茶,这可是朋友刚从西湖寄来的新茶,味道不错,一会儿走的时候,拿一包。”吴昊并没有着急,而是亲手给欧阳春泡了一杯新茶,笑着递到对方的手里说道。

    “吴市长,这都欺负到脑袋顶上了,您还真的坐得住”欧阳春接过茶来,并没有急着喝,而是放到茶几上,看着吴昊说道。

    “有什么坐不稳的世间自有公道在,做了那么多的亏心事儿,想转移大众的视线,把这个黑锅甩给别人,你真的以为能得逞吗”吴昊微微的一笑着说道。

    “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了。吴市长,你能忍受,我欧阳春可受不了,我要把海洋公园之前强拆及姓宋的拿了朱明启二百万还要百分之三十利润的事儿,全都报到委里,让上面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妈的,就算不能把姓宋的搬倒,我也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欧阳春气愤的说道。

    “汇报委里是对的,但你有真凭实据吗朱明启二百万的事儿到没有什么,虽然这个姓宋的最后交到了廉政帐户,但只要到纪委一查,看一下上交的日期,是在朱明启进去之前交上去的,还是进去之后交上

    去的,就可以说明问道了。关键是他对胡枚公司所要的那百分之三十,这件事口说无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吴昊看着欧阳春说道。

    吴昊说的随意,但欧阳春听得认真。

    欧阳春不笨,从吴昊的话中,听明白了两点,一个就是纪委所掌握的那个二百万,这个宋宁是什么时间上缴廉政帐户的。如果是在朱明启进去之后上缴的,那就说明,宋宁不是主动上交的,只能算是主动坦白。主动上交,不算犯犯错误,但你无奈的坦白,那说明你的错已经形成,为了减轻处罚而不得不采取的一种行为。

    第二个就是,有关宋宁主动索贿,要胡枚百分之三十利润这件事儿,虽然大家都在传,但还真的没有人能说得明白,这件事儿究竟发生过还是没发生过。朱明启到是在监狱里面检举了宋宁,这也说明,这个件事儿,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吴市长说的对,没有证据,就算委里最后替自己出气,可也没有说服力呀。

    看着欧阳春一付思考的样子,吴昊又是微微的一笑;

    “来,欧阳主任,你先喝口水,压压火。这件事儿,既然你想通过委里,那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了,这样说起来才有力度。还有,我也要提醒你一点,这个宋宁看来上面还是有些势力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容易的把钱要下来。”

    听吴昊这么说,欧阳春把喝了一口的茶杯又放了下来:

    “他有势力有势力这笔钱能不给他吗切,他也就是在你们面前装大尾巴狼吧,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渣。吴市长,这件事儿我知道怎么做了,您放心,只要我欧阳春出手,没有他宋宁活路。妈的,原本我想放过他一马,没有想到,跟我玩这一手,我到要看看,他怎么收场。”欧阳春说完,把一杯水全都喝了下去,然后就从吴昊的办公室里出来。

    看着急冲冲走出办公室的欧阳春,吴昊不由得微微的笑了一下。

    说起来,这一段时间,对胡枚来说,无疑是人生最为黑暗的一段,甚至比老公苟仁来倒台的时候,还要暗黑。

    老公倒台,公司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尤其是在工程方面,在吴昊的关照之下,并不有受到什么冲击。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强拆的二百万冤枉就不用说了,虽然是自己手下强的拆,但没有宋宁这个王八蛋点头,自己怎么敢这么做呢现在出事了,姓宋的一推六二五,什么也不管了,胡枚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呢但胡枚也就认了。

    可是,拆迁多支付的六百万,你宋宁当时牙对牙口对口的说没有问题,现在却翻脸不给了,这让胡枚非常的受伤。

    这个宋宁欺人太甚,胡枚气得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

    实在是出不了心中的这口恶气,胡枚把牙一咬,恶从心中生,拿起电话,给一位早年江湖上的朋友打了过去。

    “老娘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既然你不让我好活,那老娘我也不让你舒坦,雇佣杀手,把这个王八蛋一枪干掉算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