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5188张龙周晴 >1904 无事不登三宝殿
    牛二蛋当然很惊讶地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而我则很平静地看着他。

    “你……你能救出我来?!”

    “是的。”

    “我可是杀了十多个人啊!”

    “不叫个事。”

    再多的人,我也杀过。

    牛二蛋还是很震惊地看着我,以前的他知道我关系很硬,但究竟硬到什么程度,他也并不清楚,也不可能清楚。只是看向我的眼光,又多了几分崇敬和感激。

    “如果我真的能出去……”牛二蛋喘着粗气说道:“我就给你当牛做马……”

    我摆摆手:“别这么说,你是为了帮我,救你也是理所应当。好了,安心在这里呆着吧,我一定会把你捞出去的。”

    说着,我便起身往外走去。

    牛二蛋则回到了他的号房。

    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安排人保护号里的牛二蛋,老牛那两口子当然也没放下,我还是挺担心俞雪峰会报复他家的。毕竟俞老板死了,俞雪峰会继承整个家业,十几亿的资产不是开玩笑的,在当地不说呼风唤雨吧,也有相当的能量了。

    现在,俞雪峰忙着给自己老爹料理后事,可能没什么时间报复,但日后就说不定了。

    而且据我所知,俞老板就是今天下葬,俞雪峰日后会干什么,谁也说不上来,还是防范点吧。

    而且,接下来我要想办法捞牛二蛋,也没时间去关注什么俞雪峰。

    所以,还是防范为主。

    理论上来说,救出牛二蛋不是问题,我这张老脸还是可以卖一卖的。但牛二蛋是实打实犯了罪,而且证据确凿、性质恶劣,再加上俞老板也有一些人脉,俞老板的靠山非常愤怒,很努力地把这事往大了闹,案件已经进了某部门的系统,想要翻案不是那么容易。

    总之,就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这些年来,我在炎夏积累了不少人脉,从上到下的人都认识吧,但一个个电话打过去,才知道这事相当的难。炎夏毕竟是个法治社会,从上到下都要走流程的,这事要是刚出我就插手,还能想办法遮起来,不继续扩大化,但是现在已经闹到上面,天城好多人都知道了(俞老板的靠山在天城有关系),再想掩盖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搞得我现在非常被动。

    闹到现在这个地步,除非几位老人亲自出手,否则已经压不住了。

    几位老人之中,我最熟的还是魏老,在经过一番挣扎后,还是无奈地给他打了过去。

    魏老倒是很快就接了我的电话。

    “哟,稀罕啊,有什么事?”从声音听,魏老的心情不错。

    “没事。”我赶紧说:“不是很久没和您老人家联系了吗,特地打电话问个好,看看您怎么样了。”

    “可拉倒吧,前不久过春节,也没见你打个拜年电话!”

    “嘿嘿,不是怕您忙吗,看电视里您都忙坏啦,过个年也不消停,还在满世界跑!”

    “行了,别废话了,到底有什么事?我还不了解你,无事不登三宝殿!”

    我正想说,但还是没勇气,只能随口说道:“真没事,就像问问您最近怎么样了,身体还硬朗吗?”

    “硬得很呐!”魏老说道:“最近我的心情不错,自从亚菲特被干掉,战斧也瓦解后,很多问题都在迎刃而解,香河那边也不闹了,人民安居乐业,湾岛最近也在商量回归的事……你到底有什么事,有事就赶紧说,我这还忙着呢。”

    “没事,您先忙吧。”

    魏老便把电话挂了。

    看着没了声音的手机,我长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怎么开口,魏老给我们的已经够多,真心是不想再麻烦他。可是不麻烦他,牛二蛋就完蛋了,一个蛋都没了。

    那可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啊!

    我一咬牙,又给魏老打了过去。

    不管那么多了,卖老脸就卖老脸吧,不能眼睁睁看着牛二蛋上刑场吧。

    魏老又接起电话来,哈哈笑着说道:“就知道你小子有事,说吧!你是咱炎夏的大功臣,提出来的一切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的。当然,有一点是底线,不能触犯法律!”

    我硬着头皮道:“要不触犯法律,我也不会找您!”

    魏老的语气顿时严肃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便把牛二蛋的事情告诉了他。

    当然,我没说牛二蛋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只说南王和红花娘娘不小心出了车祸,是老牛一家帮忙送到医院里的。

    现在牛二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也不可能不帮他。

    本来,我自己能处理,但是因为回来迟了,事情已经闹大,只能通过魏老。

    并在电话里面,一再重申这事不怪牛二蛋,是俞老板想杀牛二蛋,牛二蛋被迫反击,才把他们都杀了的,顶多算是防卫过当……

    但我还没说完,魏老就发怒了。

    “一口气杀掉十几个人,你跟我说是防卫过当?!”魏老恼火地说:“你满世界去说,看有没有人信!”

    我哑口无言,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确实是俞老板的人先动手……”

    “你们这是流氓互殴,和谁先动手没关系!”

    “牛二蛋不是流氓!”

    “可拉倒吧,跟着你的,哪个不是流氓?”

    “魏老,您别太过分了!”

    “怎么,难道不是?”

    “用得着我的时候,说我是炎夏英雄,用不着我的时候,就说我是流氓?哦,我是痰盂呗,有用了拿过来,没用了一脚踢开?”

    “你本来就是个流氓!”魏老怒吼:“是我给了你重生和改过的机会,要不现在哪有这些舒服日子!我告诉你,这种事你以后少掺和,小心把自己也陷进去!杀了十几个人,不判死刑还有王法吗,你也有脸找我说情,门都没有!”

    说完之后,魏老便把电话挂了。

    我也气得不轻,直接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

    早知道魏老是这个态度,哪个鬼才给他打电话啊!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心里还是觉得恼火不已,虽然我知道魏老就是这样的人,一发火了什么话都能往外说,但还是觉得义愤难平。

    可再义愤有什么用,救得出牛二蛋吗?

    我开始在脑海里盘算对策,如果“公”这条路走不通,就只能用我私人的法子了。

    我可以找几个人,把牛二蛋劫出来,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不过,牛二蛋从此以后就是通缉犯了,永远不能光明正大地活在阳光下,要过一辈子隐姓埋名的生活。

    或者,把他送到东洋或是老米?

    在那边,我也有很多人脉,保准牛二蛋过得舒舒服服。

    而且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世界大部分国家,我都能让牛二蛋过得很舒服。

    当然,这些都是下下之策,能让牛二蛋光明地活着,肯定要好过远离他乡在国外啊!

    我决定还是求求魏老。

    我知道,魏老一向刀子嘴、豆腐心,好好地和他说一说,或许可以有回旋的余地。

    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又给魏老打过去电话。

    但魏老已经不接了。

    我打了好几遍,魏老都没有接。

    我并没有放弃,直接第二天就飞往天城。

    打听到魏老在哪出席活动,直接过去和他面谈。

    魏老今天在某酒店和布鲁斯会谈,两人现在的关系如胶似漆,一个星期总要见一面的,不是魏老飞到米国,就是布鲁斯飞来炎夏,并且已经开展了好多合作。

    我直接赶到某酒店,打听到他们就在楼上,便大剌剌地走了过去。

    以我现在的身份,直接走过去根本没人拦,无论我去中海别院,还是几位老人的府邸,都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去,随便推门就能去找他们。

    曾经有人问过魏老:“就不怕张龙对您不测吗?”

    魏老说道:“这样的一个大英雄,如果真想对我不利,那么我也认了。”

    足以说明魏老对我的信任了。

    但是这次,守卫竟然拦住了我。

    “你们看清楚了没有,是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怎么会拦我啊?”

    “张龙先生,我们知道是您。”西装革履的保镖说道。

    “那为什么拦我?”

    “这是魏老的要求。”保镖说道:“他说,这几天你一定会来,还说你就像个狗皮膏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让我们一定要拦住你。”

    听了这话,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该说什么好,魏老竟然如此了解我么?

    不过,魏老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也太可笑了。

    我堂堂天玄境七重高手,想要见他一面易如反掌好吧,就是昆仑四剑也拦不住我!

    我直接退到酒店外面,找了处偏僻无人的地方,便顺着外墙开始往上爬去。对我来说,真的别提多轻松了,我就像个猿猴一样,抓着外墙上凸起的砖块,以及空调外机、下水管道,轻而易举地就荡了上去。

    飕——飕——飕——

    不出一会儿,我就攀爬到了二十六层,魏老和布鲁斯在三十三层会谈。

    眼看马上就要到了,但我的手刚抓住三十层的外墙,一阵强烈的电流突然传遍我的全身。

    “啊……”

    我一声惨叫,身子疾速坠下……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