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谍影 >第两百一十三节 交易(中)
    不过乌元化也没想到这才过了几个月时间,王动的实力增长如此之快,如果这是加入峨嵋后的结果,那么峨嵋当真是不可小视,同时越发让他感觉此番一定要拿下王动。

    两人互相追逐之下,其实是形成了各杀各互相威胁的局面,王动以飞剑扰敌,乌元化以一具银尸帮助自己抵抗飞剑,使自身基本不受困扰,另外的仆尸则持续追击。

    王动则一面御剑,一面以峨嵋的种种道术,如掌心雷之类的将迫近的仆尸震伤、震退。

    表面上看,乌元化占了攻势,但却在追击中已经有三具铜尸被破坏,似乎吃亏还大点,但乌元化却是面带笑意,铜尸对他来说要更换并不困难,只要追击中的两具银尸无损即,王动这样耗费真元,必不持久,一旦追上,合他与仆尸之力,王动便难逃劫数。

    果然,前方王动处又传来一声大震,掌心处发出的雷光将一具银尸震退,但另一具银尸却迅猛的扑了上去,这次王动没来得及发出掌心雷,只能勉强将身横移,躲过银尸的猛扑,同时施了个指土成钢术,银尸踏破地面的双脚在拔出来之前,那包裹着他足部的泥土陡然变得硬如精钢,顿时令得银尸一时拔不出脚来。

    乌元化却是大喜,王动这一路上应付仆尸时所施展的道法中,对仆尸最有威胁的就是雷法,但是现在却施展不了,说明真元耗费太过。

    他不顾飞剑袭杀,直线冲刺上去,那具为他抵抗飞剑的银尸吼叫着再次帮他拦下飞剑,而且不惜身中一剑,任由黄精剑刺中其身体,没入三寸,然后双手抓住飞剑,任由其颤动,却锁住了黄精剑。

    乌元化趁机扑至,双手一探,爪尖泛起黑芒,施展摄魂炼魄爪,五道黑芒从指尖如牢笼般罩向王动。

    王动猛抬头,却不见惊慌之色,乌元化不由心中一颤,感觉有点不妙。

    就在这时,原本被银尸死死抓住的黄精剑陡然消失在银尸手间和腹腔的位置。

    同一时间,摄魂炼魄爪也抓在无法躲闪的王动身上,甚至还有一只银尸和两只铜尸也扑咬着他。

    乌元化却感觉头顶处杀机陡现,他连头都不敢抬,中断了摄魂炼魄爪,转而施展九尸化身大法中的替死之术。

    黄精剑突兀的出现在乌元化头顶一尺处,闪电般下斩,这是五台派剑术中最厉害的跃空杀剑,术成后,只要剑在物剑者神识感应范围内,便可以摆脱绝大多数束缚,神异的杀向指定目标,而且威力是平时御剑一击的三倍。

    最可怕的是跃空杀剑之下,任你用什么隐形仙法,或是峨嵋炼成的无形仙剑,都瞒不过这一剑,因为这一剑是纯心灵的感应,只要你对御剑者有杀意,这一剑便不会落空,会依循杀意自动找到你,除非你能将杀意在瞬间消弥干净。

    不过施展这一剑并非没有代价,除了耗费的真元较多,而且自身的防御力也会跌落至少一半,甚至你杀剑修得越深,最大可将威力提升至平时一击五倍、十倍,但防御力也同样会跌到平时的五分之一,十分之一。

    这才是五台派最可怕的剑术,也是太乙混元祖师在峨嵋长眉之下尤可自傲,能剑败修成帝府天篆兜率真敕的齐漱溟,迫得东海三仙联手,再加上两个明劝架暗帮忙的嵩山二老,才饮恨败北的所恃。

    只不过这剑术在太乙混元祖师手中可提升至十倍之力,在许飞娘和王动手中就没这么高境界了,王动之前都不能保证施展得出来,这还是在修习了峨嵋剑术后,合两家之长,加深了对跃空杀剑的理解后,才能施展出这三倍杀剑。

    可惜这一剑还是没能成功斩杀乌元化,剑将及身时,仆尸替死完成,瞬间乌元化和替死的仆尸互换了个位置,那具铜尸在乌元化的位置上被一剑斩中,碎裂成无数肉块。

    乌元化心有余悸的回望,以为终于逃过杀劫时,却忽然感觉不对,面色剧变,下一刻,他的身上出现纵横交错的剑痕。

    乌元化狂嘶一声,再次施展替死之术,这次他顾不得许多,上次他是用的一具铜尸替死,没想到这跃空杀剑如此酷裂诡秘,明明已经替死成功,但杀剑威力是王动平时御剑一击的三倍,远远超出了铜尸能承受的上限,溢出的伤害竟然还能追索着乌元化。

    再爱惜银尸,但也比不过自己的小命,迫得乌元化只好以银尸替死,这才将余下溢出的伤害抵消,银尸身上也留下纵横交错的剑痕,宛如雕刻,好在这次的伤害是被两具仆尸先后分担,再算上乌元化自己也分担了一些,所以这一剑仍未能破坏银尸的根本核心,只是伤及身躯表面,看似伤口可怖,却肉眼可见的在缓缓恢复中。

    乌元化这才惊魂稍定,心道这一剑虽厉害,但应该也是对方最后的杀手锏了,他中了自己的摄魂炼魄爪,也不可能好过,胜的终究是自己。

    等他举目望去,却是又惊又怒,原来王动身上的确中了那记摄魂炼魄爪,再算上被仆尸抓咬的尸毒,按理说早该尸毒发作,就算不死,也是身体麻痹僵硬,只能任由乌元化处置了。

    但看到的却是王动已经再次震开仆尸,好端端的游动着。

    两人这下动了真着,过了一回合,结果都没奈何对方,不由叫苦。

    王动将心一横,放下施展十二都天神煞之心,仍然是跃空杀剑,黄精剑再次跃现在乌元化面前斩出,不过如此一来,他也身形一滞,追击他的仆尸又抓住机会扑了上去。

    而乌元化也是全神应付,一见王动施展杀剑,立即再次以仆尸替死,这次是一具银尸半个身体差点被黄精剑剖开,不能复原,站在原地用双手竭力将自己的身体勉强维持住,不过伤害却没能再溢出到乌元化身上,被仆尸全部承受下来了。

    乌元化倒吸一口气,威力比跃空杀剑还大的,他并不是没遇到过,带有神识感应追踪的杀着,他也听说过,但两者合在一起的却是首次遇上,单只一方面,他的九尸化身大法完全不惧,如果带了更多的尸群在身边,更可以用替死之术一个个替死来消耗对方的大招。

    但像跃空杀剑这种明明被替死之术挡下,但一旦替死的仆尸不能完全消解剑上之力,剩下的伤害会继续追索自己的,便很能克制乌元化了。

    九尸化身大法是炼尸宗的绝学,仆尸若是金尸级数,御主便可以借用金尸保留的部份前世神通,乌元化没天尸童子的修为,手上也没金尸,只能以仆尸替死而已,而以仆尸替死,仆尸的等级越高,施展替死之术也就越难,因为仆尸等级越高,灵智渐生,到银尸时便稍有灵智了,要御其替死,非得多耗精神压制,也就是说如果要以银尸替死,乌元化也不能在应付一记完整的跃空杀剑周期时间来多次操纵银尸,而且他也就只有三具银尸级数的仆尸,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