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藏刀在西夏 >第一卷 楼兰密语 第十一章 血书
    翌日清晨。

    陆离又被那个熟悉的梦惊醒。那袭在他脑海里不断萦绕的红衣似乎更像个魔咒一般挥之不去。

    窗外又下起了小雨,雨花打在屋后那几簇硕大的芭蕉上,劈啪作响。

    芭蕉是野生的,在这楼兰城里,处处都是沙土,可能也就是陆离住的这一处地方能够长出这种中原才能见到的东西来。

    陆离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只感觉一股酸痛从全身散发出来,让他一瞬间都几乎动弹不得。

    半响,陆离才缓过神来,想起昨晚上那出玄之又玄的境遇。那场近乎梦幻一般的大雨,让自己感受了一次有史以来最艰难的行走。但是陆离此时的心情是澎湃的,那场雨,毫无疑问,一定是刀客的手段。至于是好是坏,陆离都把它当成了一场对自己的磨砺。

    想到此处,陆离脸上甚至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他顺势起身坐在了床上,吸了吸鼻子,却闻到那股熟悉的淡淡酒味。陆离顿了顿,索性闭上眼睛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活了整整十六年,那么多次看到徐老头拿着个酒壶自己都会避而远之。这是第一次,陆离觉得这酒味也是如此的好闻。

    一吸一顿,良久,陆离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忽然有种错觉,刚才还酸痛的身体似乎都缓解了大半。直到这个时候陆离才微微抬起头来扫了扫屋子的四周。床前的方桌上摆着一壶还冒着热气的茶水,茶壶边整齐的放着两个杯子,杯子里盛满了茶,在这冷冽的清晨,竟然也还冒着腾腾热气。

    唯一的那根长凳安静的靠在床头,所有的杂物都被重新整理过,一眼而去,有种莫名的舒心。

    陆离愣了愣,就算当初徐老头在的时候,这屋子也从来没有这么干净整洁过。陆离最后瞥到了那块一直压着酒窖盖板的大方形青苔石上,眼神忽的一亮。

    他索性起身走到了桌旁安静地坐了下来,茶杯是温热的。陆离拿起来其中一杯抿了一口,开始出神。

    由于昨天遗迹的那场变故,陆离今天暂时还不需要去值岗。赵爷最后发过话的,等到钦天九监什么时候把那个事情解决了,他们才会过去。而如今南门都是关中黑甲兵在把守着,也暂时不需要陆离去顶位了。

    陆离脑海里又浮现出在遗迹看到的那一张张恐怖至极的脸。就算经历了那场大雨,可自己还是没有和刀客说上一句话。那些心中的疑问依然没有得到答案。

    那群跳出来吃人的东西,不管是面相还是穿着,都和自己第一次看到刀客那个样子一般无二。那么他们一定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陆离心里闪过一丝异样,如果钦天九监抓不到那群人,那么自己是唯一一个最可能接近真相的那个人。他又想起昨晚拦住自己的那个红衣女子,她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难道就是那些人口中的余孽么,但是余孽又是指的什么。

    陆离想着只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他看了看窗外的小雨,觉得肚子有点饥饿,便起身想出去吃点东西。可正当他站起来转过身,就看着那个叫素九的红衣女子静静地站在自己的身后,她脸上看起来似乎有了些血色,倒不像昨晚那般苍白。

    陆离一个激灵,下意识地退了两步,皱着眉道:“我说姐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陆离顿了顿,又瞥了一眼房门的位置,自己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陆离艰难地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怪异,他又轻轻地退了两步,盯着红衣女子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素九闻言一阵错愕,看着陆离这一副见到鬼的样子,倒捂着嘴笑了笑,道:“我就这么推门进来的,只是你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而已。”她说完索性走到了桌子边坐了下来,拿着另外一杯茶自顾自抿了一口。

    “大白天的你别跑我这里来害我,现在城中巡视的人都扎堆了,我先告诉你,我不是什么菩萨心肠,我能瞒着这事没有捅出去你已经要烧高香了。”陆离盯着茶杯语速有点快,但这番话的确是他的心里话。

    那晚上看着她和那个白胡子打斗,首先是出于好奇,最后也是出于对弱势的一种本能的怜悯。所以陆离自己当时才慌张成了那般样子。

    说到底,陆离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边关卒,可能换做任何一个人,不管是刀客也好,红衣女子也罢,这事早就被抖了出去,或许还能因此立个大功,升了官职。陆离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么做,但是他有私心的。除了徐老头教导过他的那些话,让他对人对事本能的有种辨识,最重要的,还是陆离自己对修行的那份渴望。

    徐老头那句几乎算是断死他的话,让陆离始终觉得自己活成了一个废物,而自己这条贱命更显的微不足道。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根修行的稻草,陆离就算冒点险,吃点苦头,也都在情理之中了。

    但是,正如李三三前几天对他说过的那番话,修行一定是建立在活着的基础上,如果连命都没有了,那么一切都是虚谈。

    素九显然早就猜到了陆离的心思,这样一个混迹在边关的小喽喽,一定比绝大多数人要惜命的多。她脸色显的很是平静,看着陆离的侧脸,轻声道:“我知道我现在和你说什么人间大义那都是狗屁,你也不会理解,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素九顿了顿,看着陆离依然盯着手中茶杯的神情,继续道:“放心,我说完就走,绝对不会给你造成更多的危险,让你帮我的这个忙,也一定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也肯定不会把你至于死地。”

    陆离闻言这才微微扭过头来,问了一句很实际的话:“ 我为什么要帮你。”说直白一点,陆离就只是想跟着刀客看能不能摸到修行的门槛。其他所有的生死大义,就算陆离心里清楚一点,明白一点,但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去做的。

    素九这次显然没有料到陆离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所以她愣了半响,随后沉默。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陆离两人就那么安静地坐在桌子前,这壶茶更像是事前给他俩备好的一样,两人自顾自地抿着,谁也没有开口。

    陆离在权衡,倒也不是说权衡,更像是两种心理上的斗争。如果说帮她做了,且不管是什么事情,那么自己就和她绑在一条船上,只要有一点差错,自己这条贱命就一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遇,到时候可能就算是李朝南,也救不了自己。可是,陆离又隐隐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包括徐老头以前的那些话,包括李朝南,李三三对朝廷的态度,包括朝廷对他们自己这群边关卒的态度,包括陆离自己听到的那晚上的对话,最后包括刀客愿意使出那玄妙的一刀。

    可这些在陆离看来,都是他自己根本触及不到的大公大义。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