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慕微澜傅寒铮 >第1202章:纪准夫妇-小情歌篇(1)
    北城九月的天,酷暑已过,可夏季的闷热踩着尾巴眷恋的还没离开。网  网

    此时,北城一中的篮球场上正角逐着一场非正式的斗牛赛,三对三的斗牛,穿着蓝色球服的那一队,瘸了一个坐在旁边焦灼的观战,蓝色球队里只剩下两个人,二对三,局面必输无疑。

    穿着红色球衣的队长,嚣张的指着对方说:“最后一球定输赢,纪凌洲,记住你说的话,谁输了就跪下来叫对方一声爸爸,不惊动学校和教导处,不然谁就是孙子。”

    蓝色球服为首的少年,眉眼清隽狂傲,眼角眉梢带着不屑的笑意,他没说话,手指指了一下对方,又指了下自己,大拇指朝下,做了个鄙视的动作。

    完全不将对方的狂言狂语放在眼里。

    红色球衣队长骂了句靠,将篮球丢出去。

    少年挺拔悦动的身躯猛地一跃而起,抬手将那投向篮筐的篮球在半空中截下,一记漂亮的盖火锅。

    篮球被少年劫住后,他挑眉冲对手嚣张的挑衅:“嘿!爸爸请你吃这火锅味道还不错吧?”

    “纪凌洲!马上我就让你跪下来叫爸爸!”

    红蓝双方又开始激烈的角逐。

    年少轻狂的汗水挥洒在篮球场上,篮球的拍地声、球鞋摩擦地面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回荡。

    篮球场外的林荫大道上,两个女孩抬着一箱矿泉水朝篮球场走。

    乔乔一双眼一路盯着篮球场上的少年们,“宋准,快看,那个红色球衣的队长是高三的校草安野,真的好帅啊。你快看呀!”

    走在后面抬着矿泉水的女同学,懒洋洋的,眉眼冷淡的朝篮球场瞥了一眼,嗤笑了一声,打趣道:“校草是哪个眼瞎的随便选出来的,这红色球衣的学长还没那个1号球衣的看着顺眼。”

    “1号球衣……那好像是高三新来的转学生纪凌洲!听说这纪凌洲初中念书的时候就经常斗殴打架,是北城外国语初中出了名的校霸,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念了高中后,忽然变成了一颗怂蛋,干啥啥不行,忍气吞声第一名。基本不出风头,就算长着一副人神共愤的上好皮囊,因为过于怂蛋,也没多少人选他当校草。女生嘛,都喜欢盖世英雄,谁喜欢怂货。何况,他转来一中不久,也没几个人认识他。”

    宋准听着那些八卦,左耳进,右耳出,不是很感兴趣,整个人神色倦倦的,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什么校霸、校草,与她无关,她只想好好念书,考上心仪的大学,尽早离开北城这个地方。

    乔乔瞥她一眼:“宋准,这大中午的,你打什么哈欠。你昨晚不会又看书看到凌晨吧。”

    “中午了,该午睡了,赶紧把这箱水送过去,学校领导究竟什么想法,中午举行篮球海选。”

    乔乔嘲笑道:“还不是跟你一个想法,不想浪费学习时间呗,所以就午休搞这些有的没的,下午接着上课。”

    宋准跟乔乔拎着那箱矿泉水进了篮球场,将矿泉水送到各个评委桌上去。

    头顶烈阳。

    宋准觉得自己能晒晕过去,要不是班主任差遣没法推辞,就是给宋准一百块来篮球场暴晒她也不来。

    正想着下午的数学课学几何,她还一筹莫展,几何空间是她的弱项,可在高考数学里又是拿分大项,她必须要把几何学好。

    忽然,乔乔刺耳的尖叫声穿透她的耳膜:“宋准!小心!”

    一个火球般的篮球,几乎呈直线状朝她飞来。

    宋准木讷的站在那儿,脑海里空白的只剩下物理的计算公式。

    这颗篮球的运行速度和在空中的运行轨迹,反物理。

    砰。

    大脑震荡。

    宋准的头,被砸偏过去。

    篮球落地,在篮球场弹跳了好几下。

    耳边,乔乔担心的喊着她:“宋准,宋准?你没事吧?”

    晕厥感包围。

    宋准眼前一黑,直直的晕了过去。

    这篮球,能把人砸成个大傻子。

    宋准倒地的那一刻想,或许她这辈子,再也考不上首府帝都大学,拜这颗篮球所赐。

    ……

    医院。

    “从脑部ct来看,患者颅内没有出血,但被砸出了中度的脑震荡,需要卧床至少静养一周,这期间不能下床走路运动,否则会影响恢复。”

    纪凌洲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篮球会把人小姑娘砸进医院到住院的程度。

    纪凌洲问:“医生,这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中年医生蹙眉:“后遗症?”

    “比如失忆、比如智力退化?”

    “……”中年医生有点无语,道,“这个不至于,但一定要卧床静养。”

    纪凌洲暗暗松下一口气,千万别砸出个傻子来黏着他要他负责后半辈子,那可真比恐怖片儿还恐怖。

    纪凌洲询问完病情后,朝病房走去,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宋准病房里传来中年女人的声音。

    “这才刚开学,你就给我惹麻烦!”

    “你不好好念书,去篮球场干什么,跟那群男孩子斗殴打架吗?”

    “宋准,我最近要跟你杨叔叔结婚了,你最好别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否则让杨叔叔对你印象不好,你现在的学费和生活费,可都是杨叔叔给你付的。”

    “宋准,就当妈妈求你了,别再给妈妈闹事儿了,好吗?”

    多句言辞之间,没有一句是问候宋准病情的。

    这是宋准的亲生母亲,吴青梅。

    宋准靠在床上,神色恹恹的道:“说的好像我愿意被篮球砸中一样,说的好像我愿意得脑震荡似的,说的好像我愿意用杨叔叔的钱念书一样,说的好像我愿意当你的拖油瓶一样。”

    “啪。”一个巴掌,响亮的落在宋准脸颊上。

    宋准觉得脑震荡的脑袋更晕了几分,她朝吴青梅弯了弯嘴角,“完了,现在更晕了,得花杨叔叔更多钱住院了。”

    “宋准!你再这样口不择言的对我说话,我就把你送去你爸那儿!”

    “我爸人呢,你找得到吗?”宋准冷淡的丢了句,漠然的又提醒吴青梅,“我还没到十八岁,吴女士,容我提醒你一句,你现在要是丢掉我这个拖油瓶,不养着我,你作为我的第一监护人,可是违法的。”

    吴青梅被宋准三言两语气的脸色涨红,瞪着她,将医保卡丢在宋准脸上,“你最好好好学习,赶紧高三毕业,给我考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

    “是,我巴不得,离吴女士十万八千里。”

    吴青梅气的出了病房。

    宋准坐在病床上,捏着那张医保卡,指节苍白,眼圈通红的像个随时咬人的兔子。

    纪凌洲在病房门口轻咳一声,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走进来,语气一如平常的没个正行,“小妹妹,感觉怎么样,没成个傻子吧?”

    纪凌洲伸手就去摸宋准的额头。

    宋准下意识的让开脑袋,嫌弃又郁闷的看着他,谁啊,这么自来熟,上手就摸。

    纪凌洲看她愤愤的眼神,漂亮的眼角挂着一滴清亮的泪珠。

    美人落泪,他可舍不得。

    纪凌洲抬手,动作自然的将她眼角那滴泪揩去,匪气笑着:“有这么疼?疼哭了?我记得我没用力啊。”

    “……”胡说八道什么。

    浪荡子。

    像个轻车熟路的小混蛋。

    宋准打开他的手,耳根通红,防备的瞪着他:“你,砸伤了我的脑袋,你得赔我医药费。还有,医生说我一周不能下床走动,也就是说,我一周不能去学校念书,你还得赔我误学费。另外,你的篮球惊吓到我了,精神损失费也得赔一点。”

    “小小年纪,伶牙俐齿,敲诈勒索倒是干的脸不红心不跳。医药费我出了,但误学费又是什么玩意儿。”

    宋准现在闲着没事儿,本懒得跟陌生人扯淡,但如今她心情极度不好,便跟他说道说道:“误学费也叫误工费,我是北城一中高一的学生,我们这一周刚好要学重点内容,别的不说,就说数学吧,要学几何,几何在高考数学里算大分项,我要是这一周不念书,几何就学不会,学不好,那我高考时丢十几分,考不上帝都大学,考不上帝都大学我就找不到高薪工作,你赔得起吗?”

    纪凌洲听着宋准的理论,不由痞笑起来,“小妹妹,你要考帝都大学啊?那你可得好好努力,帝都大学可是国内综合实力排名第一的大学,你要加把劲儿,没准儿我们还能在一个学校。”

    自大。

    宋准咬了咬牙,不耐烦的质问:“你究竟赔不赔?”

    “误学费不成立,我不赔。”

    “你!”

    纪凌洲起身,不顾身后已经被惹毛的宋准,转身朝病房外走,朝后挥了挥手,丢了句:“不过这一周,放学后我会来帮你补几何数学,比误学费实在,小宋同学,你可赚了。”

    宋准一堆烦心事,此刻更是炸毛,拎着一个病床上的枕头,就朝走到门口的纪凌洲砸过去,“谁要你这个误人子弟的教!”

    纪凌洲单手接住那砸过来的枕头,回眸勾唇浅笑着:“你可知足吧,没准儿我一教,你就上瘾,到时候可别求着我教你数学题。”

    “……”

    ,content_num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