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第2004章 准备
    外面天色渐亮,晨光照了进来,宫人们小心翼翼的进出将灯笼熄灭后带走。

    皇帝和皇后默默地烧最后一把纸钱,太子起身去烧香和添灯,脚步转过殿中的一个大柱时脚步一顿。

    服侍着太子去添灯的吴公公微微一抬头就看到周满仅靠着大柱,脑袋侧靠着大柱睡得正香,也不知她何时拖过去一个蒲团在膝下垫着,但跪也不好好跪,直接像是坐着,一手还搭在左手的药箱上……

    因为殿中挂着白帐,这柱子上绑了白麻,垂下来正好挡住她,昨天晚上谁也没留意到她竟是躲在这里的。

    太子见她睡得嘴巴微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实在伤眼,便快步从她身边走过,走过时脚尖轻轻的碰了一下她。

    满宝瞬间惊醒,一下就坐直了,她一脸懵的扭头看了眼太子的北影,一抬头就对上正冲她挤眉弄眼的吴公公,她还没领悟呢,吴公公就跟着太子跑了。

    满宝挪了挪身子,让跪麻的双腿缓解,半响才扶着柱子起来。

    太子将殿中需要添的灯都添好,回来时就见周满将蒲团移出了柱子后面,跪到前面去了。

    只是因为靠着柱子睡,她半边脸还有印子呢。

    太子瞥了她一眼后当没看见,走上前去将燃好的香递给皇帝和皇后。

    皇帝和皇后上了一把香,磕了头后才相携着站起来。

    皇帝还要去沐浴更衣到前面去见百官,皇后一会儿也要去见官眷,互相带着各自的手下哭灵,所以皇帝没有和皇后多言,只是点了跪在后面发呆的周满道:“周满,照顾好娘娘。”

    满宝回神,立即应下,等皇帝和皇后太子走过才从垫子上爬起来,然后拎着药箱跟皇后回了太极殿。

    满宝给皇后看过脉,和她偷懒不同,皇后是实打实的守了一夜,所以此时身体有些虚弱。

    尚姑姑也知道这一点儿,一会儿还要见官眷诰命,所以她让满宝给皇后看一下是否需要吃药。

    这时候也不能吃药膳,因为补气血的药膳许多都要用到荤腥之物,所以满宝还是开了药,然后让皇后去沐浴更衣,给她扎了针,又吃了早饭后才吃药。

    等忙完这一切,皇后就靠在榻上闭目养神,等着时间去前面见官眷诰命。

    可能是因为既扎了针又吃了药,也有可能是因为一夜没睡,一向浅眠的皇后竟然靠着软枕沉沉的睡起来,因为大家都听到了轻轻地鼾声,这是很少见的。

    于是宫人们手脚都轻了起来,悄悄退了出去。

    尚姑姑就拉了满宝轻轻的退出去,她笑道:“让娘娘睡半个时辰,周太医先去用饭吧,一会儿你还要陪着娘娘去跪灵呢。”

    满宝应下,转身去偏殿用饭。

    等皇后醒来时,前面已经准备好了,皇后去了灵堂,太极宫上的广场上已经分两边站满了人,皇帝和皇后领着宗室中的人站在了灵堂前,满宝跟着尚姑姑她们站在了侧边,隔着一个大殿,对面就是负责照看皇帝的萧太医。

    刘太医已经轮班下去休息了。

    礼部尚书主持丧礼,指引着帝后下拜,外面则有传令官传令,百官和百官家眷听令下拜,然后是哭灵。

    满宝一直到正午才跟随皇后下去,在她下去休息时趁机回了一趟灵堂的偏殿,这里已经是他们太医院的临时办公房和休息的房间,此时里面都是趴着睡和坐着休息的太医和医助。

    郑辜郑芍和刘医女也在,三人是一大早领命进来帮忙的,才去给人熬完提神汤和消暑汤,看见师父进来,立即上前。

    满宝便招了他们上前,师徒四个将床下的箱子拉出来,她查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没什么错漏,这才让郑芍抱出去给吴公公,托吴公公让人先帮她带回东宫。

    吴公公要派人回东宫拿太子的欢喜衣裳,接了东西后压低声音道:“殿下让你看紧了娘娘和小皇孙。”

    满宝点头,“我会注意的。”

    吴公公满意,让人抱了东西后转身离开。

    满宝这才回头安排三个弟子,“郑辜,我和萧太医说好了,你去给他打下手,郑芍,你去跟着郑太医,三娘你跟着我。”

    将只能熬药打下手的三人安排的妥妥帖帖,屋里还坐着休息的医助们羡慕得不行,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了。

    满宝回身看见,想了想后去找萧太医,“刘太医说今天还不显,但过两天生病的人肯定很多,不如轮着来,分批留在后面抓药熬药,这样前面后面的人都可以休息。”

    萧太医明白周满的意思,她是想培养更多的太医,但是,“百官,勋贵,还有各家女眷都在宫中,陛下要是体贴,七天也就散了,陛下要是孝顺,那九天就是最少的,跪在最前面的那些老大人,病了谁我们都不好交代,所以我们不仅要速度快,医术也要好,这些医助没经验,带到前面去还得重头教……”

    这也是他们不喜欢带没经验的医助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不出事而已,他们最多受一点儿气,可要是耽搁了谁,或是失手做错什么,自然不是医助的错,只可能是主治太医的错。

    郑辜三个还好,不说他们在济世堂时就被周满带着坐堂过一段时间,他们还长时间进宫给宫女内侍们看过病,对切脉,下方,针灸,熬药等各种步骤都不陌生,脉案也都能写得很详尽和规矩。

    但其他医助就不一样了。

    满宝想了想道:“所以还是得教。”

    她转身道:“您和刘太医早就应该带着他们了,这样有事儿才不至于太忙乱,将来这样的事儿说不定还多着呢,不如从现在开始。”

    萧太医知道她是觉得他们没有好好培养医助,可他谁的医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些医助又不是自家的子侄,学东西本来就要靠自己,他们平时该带的也带了好不好?

    就是现在,他也不是给周满白带徒弟的,他愿意教郑辜还是她说的过后会一起研究《青囊经》。

    有些话不好说,但萧太医看着周满,目光便表露了一切。

    满宝领悟过来后叹道:“好吧,那我再选两个医助带在身边?”

    萧院正便笑道:“周太医愿意操劳我自然是没意见的。”

    满宝也不再勉强他,进去又挑了两个她觉得医术品行都还不错的医助,让他们跟着她一起走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