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1130章 这孩子今天必须拿掉
    第二天上午,司墨南带着顾沫去做检查。

    两人到了医院,刚做完检查,就遇到了陪苏鱼来医院做检查的顾昕。

    看到两人居然从产科出来,康顾昕懵了:“什么情况,墨南哥,嫂子,你们怎么也在这儿?”

    司墨南得瑟的伸手搂住顾沫的肩膀:“你哥我宝刀不老,你嫂子怀孕了。”

    “啊?”康顾昕一脸惊喜:“我说嫂子,你这嘴巴也太严了吧,昨天看到你,你怎么也没跟我分享这好消息呀。”

    顾沫的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唇角带着笑意“我也是昨天回到家才看了医生知道的。”

    “那我一定是第一个恭喜你们的人吧,恭喜恭喜了咯。”

    这边三人正聊着,苏鱼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苏鱼鼓足勇气,划开接听。

    顾沫将疑惑的目光落到顾昕身上。

    顾昕偷偷道:“卢斯宙的。”

    顾沫吐吐舌,没有做声。

    苏鱼的声音不大,却冷清的道:“喂。”

    “你是不是跟康顾昕在一起?”

    “对,我是跟顾昕大小姐在一起,你有话就直说吧。”

    电话那边的卢斯宙脸色都冷了几分:“苏鱼,你如果再不听我的警告,我就不会再纵容你了。你父亲瘫痪在家,母亲改嫁的事情一定没有什么人知道吧。”

    “卢斯宙你想干什么?”

    “我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我也一样不会让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做我孩子的父亲,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了,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一定会把他生出来的。”

    苏鱼再不给卢斯宙说话的机会,直接将手机挂断。

    那边卢斯宙气愤的抬手将手机摔的粉碎。

    ……

    之后的一个月,顾沫被司墨南供成了家里的菩萨。

    体重也开始由原来的九十多斤奔百而去。

    这天,康顾昕联系着带她跟苏鱼约好一起去做产检。

    顾沫爽快的答应了。

    产检完,三人约着一起去吃饭。

    康顾昕去开车,顾沫与苏鱼两人聊了起来。

    “小鱼你孕吐厉害吗?我之前怀登儿的时候,每天都吐的死去活来的,可这一胎就很少吐,真希望这一胎能是个女儿。”

    苏鱼点头:“我吐的很厉害,几乎什么都不能吃。”

    两人正说着呢,门口停下了一辆商务车。

    车门正对着两人拉开。

    像是已经有所准备似的,车上下来两个男人。

    一人一个的将顾沫和苏鱼给架上了车。

    顾沫大吼:“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放手,松开我们。”

    可是才上车,原本也在跟着一起喊的苏鱼就忽然禁住了声音。

    因为她看到车后排坐着的男人,正是当初她见过的卢斯宙的男秘书。

    她按住还在挣扎的顾沫,声音很轻:“顾沫姐,别挣扎了,咱们保持体力吧,这群人是卢斯宙派来的。”

    她凌厉的瞪向那个秘书:“卢斯宙要干嘛?有什么事儿让他光明正大的做,不要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

    “我只是个工作人员,您有疑问,还是一会儿见到我们卢总后,自己跟他说吧。”

    车子一路驶进了卢斯宙的别墅。

    刚刚在车上的时候,顾沫听到了秘书给卢斯宙打电话。

    所以他现在正等着两人。

    进他家客厅的时候,顾沫伸手拉着苏鱼。

    卢斯宙的目光阴冷的扫了苏鱼一眼:“我小看了你,居然有办法跟小笙走到一起。”

    苏鱼有些害怕,她紧紧的拉着顾沫的手。

    “我不像有些人,我是诚心待人,为何不能跟顾沫姐在一起。”

    顾沫冷眼睨着卢斯宙,声音凄冷的道:“卢斯宙,你要请我们做客的话就给我老公打电话约时间,干嘛要用这种方法,如果我们坚持追究的话,你这就是绑架罪。”

    “小笙,别跟我伶牙俐齿。我今天的主要目的不是你,是她。”

    “那你现在就放我走,”顾沫扬眉。

    “放你走,然后找人回来帮忙吗?”

    卢斯宙优雅的从沙发里站起来走到两人身边,他打量了一会儿顾沫后,再次看向苏鱼。

    “这个孩子今天必须拿掉。”

    顾沫一抬手将苏鱼挡到了身后:“你没有这个权利,要求别人拿掉腹中的孩子。”

    “这个孩子是我的,你说你有没有权利。”

    顾沫视线凌厉:“一个连自己的孩子都接受不了的男人,凭什么让别人接受你,卢斯宙,你怎么能狠得下心?你不觉得你自己真的很过分吗。”

    “我过分?小笙,我问你,清风的股份是不是在你手里。”

    顾沫心一缩,他知道了?

    “怎么不说话?我追查了那么久的股份居然在你手里,你知不知道,司墨南和康家联手反击我,康顾昕在我的董事会上,差点利用你那点股份闹翻我的公司?”

    这些事情她当然知道,“要闹的,自然不是顾昕,是我。”

    卢斯宙抬手握住她双肩,声音发狠。

    “小笙,你可真狠啊,明明知道我爱你,居然还用这种方式对付我,你这是在背叛我。”

    她咬牙:“我从来就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何来的背叛?不过,如果我这样做,能让你知道被人背叛的滋味,也算是值得了。我想,清风当年被自己的亲舅舅背叛的时候,一定也像你现在一样难过吧,不然,他怎么会宁可把股份给我,都不留给你?”

    卢斯宙沉着的看向顾沫,那眼神中传达的不屑令人无奈:“我跟清风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教训我。”

    “你觉得我刚刚说的那些是在教训你?我为什么要教训你?吃饱了撑的不成,我是在警告你,离我远点儿,你这样的人,我不稀罕!”

    卢斯宙冷笑一声,休想。

    他慢慢的松开顾沫,对秘书道:“送她离开。”

    “是卢总。”

    顾沫以为他想通了,心里松了口气,转身拉住苏鱼:“走吧小鱼。”

    卢斯宙冷嗤:“我只说让你走,没说让她走,她得留下,今晚,她肚子里的孩子必须做掉。”

    这孩子,他绝不要,而把顾沫留在这里,司墨南就一定回来干涉,他不允许失败。

    “都还愣着干什么,把顾沫给我带出去,苏鱼绑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