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140章 别跟我讨价还价,你不配
    “三爷,您来就来吧,不用送花儿的。”

    霍庭深勾唇:“那怎么行,空手探望病人,不是我的作风。”

    他拉过一把椅子,翘起二郎腿坐下:“我刚刚去跟医生打听了一下,听说林校长心律不齐?”

    “唉,我这不是心脏一直都不太好吗,今天下午,我跟温情那丫头起了冲突后,心律不齐的老毛病就犯了。”

    “嗯,心脏不好这事儿,可不能拖,林校长还是早日治疗吧。”

    “三爷放心,我会尽快……”

    “也不用尽快,心脏这种毛病,哪有一下子就治好的,你以后,就慢慢留在医院里治病吧,这北城师范大学校长一职,我看你也没有办法再连任了,我会找到合适你的人选,替代你的。”

    林优乐脸色一紧:“三爷,我……”

    “这件事,我已经跟相关部门谈妥了,现在只需要你出具一份辞职报告就可以了。”

    “我不辞职,我为什么要辞职,”林优乐有些失态的喊道:“我没什么大碍,明天就能出院了。”

    “医生已经出了诊断,你这心律不齐的毛病,应该也不是跟医生串通好写的假病历,所以,有病还是要治病的,带病之身,如何能服务好学校里那些祖国的花朵?这件事,没的转圜了。”

    “霍三爷,您不能这样排挤我。”

    霍庭深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

    “排挤?如果林校长非要这样说,那就算吧。我这个人,一向言而有信,我记得,我上次警告过林校长,那是最后一次,可显然,林校长并没有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

    “霍三爷,我实在是好意呀,温情这个女人,一边跟你纠缠,又一边养着我儿子这么一个备胎,她显然是没把你放在眼里,不然,她怎么会纠缠我儿子。难道,你要一直被这样一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吗?”

    “备胎?高默然不配,还有,纠缠对方的人,不是温情,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霍庭深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最好尽快把辞职报告交上,我可没有太多耐性等。”

    林优乐坚定摇头:“我不会辞职的。”

    做为校长的她,在这北城,享受了太多的特权,她怎么可能甘心辞职。

    “高氏和你的工作,你只能二者保其一,你自己决定,如果你坚持要继续做校长,那我也不为难你,不过,高氏的倒闭,就将是你必须要为这件事儿付出的代价。”

    “你……”,林优乐气的手都几乎有些颤抖了。

    霍庭深冷笑:“我这可是为了你好,毕竟,你有病,不是吗?”

    “她只不过是胳膊蹭伤了一点皮,霍三爷,您不至于如此赶尽杀绝吧,这也太过分了。”

    他不屑的扫了她一眼,口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冷:“只不过?女孩子身上若留下疤痕,是最让人心疼的,可你竟然敢给她制造伤口。你认为的只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是无法忍受之事,今天的结果,是你咎由自取,别跟我讨价还价,你不配。”

    温情在房间里吃完了水果,洗完了澡,又看了半个小时的书,这才听到楼梯上有脚步声

    她将书放下,下床,滴溜溜的跑到门边,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口的动静。

    这边才刚贴上,门忽然从外面推开。

    她的脑袋被撞了一下,吃痛的往后退开两步,‘哎呀’一声痛喊。

    霍庭深推开门,看向捂着右侧

    额头的她:“我撞到你了?”

    “你进别人房间前,都不敲门的吗。”

    “谁能想到门口刚好有个人,这个时间,你站在门后干什么?”

    温情眼珠子眨巴了两下:“我……练倒立呢。”

    “倒立?”

    “是啊。”

    “你在门边练倒立,我会伤到你的右额头?”霍庭深勾唇,坏笑:“温老师,你撒谎的技术,并不怎么样。”

    温情咕咚一声咽了一下口水:“我听到楼梯口有声音,这不是刚下来吗。”

    “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又没有人会因为我骗到了你就给我颁奖,”她说着,若无其事的往屋里走去:“我还以为你要很晚才能回来呢。”

    霍庭深勾唇:“你知道我出去了?”

    “啊……嗯……阿姨来送水果的时候说的啊。”

    “你肯定问了。”

    “我哪有。”

    “要对峙吗?”

    温情无语:“你怎么知道我问了?”

    “家里的阿姨,从来不会多嘴多舌,你不问,她们怎么会说?”

    温情心虚:“阿姨来送了好多水果,我以为是给咱们两个人吃的呢,所以就随口问了一句你在哪儿。”

    “所以,你进步了。”

    “啊?”

    “有好吃的,知道关心我有没有吃了。”

    “我都说了,是因为阿姨送的水果太多了,我以为是两人份的。”

    霍庭深点头一笑:“行,你说的都有理。”

    “是真的。”

    霍庭深戳了她眉心一下:“你真的太不适合编瞎话了。”

    温情郁闷,算了算了,她还是适合老老实实的做诚实的孩子。

    霍庭深拉起她的胳膊,看了一眼:“怎么样,还疼吗?”

    “没多疼,我也没那么矫情,不就是磕破点皮吗,小事儿。”

    霍庭深凝眉:“那什么伤算大事儿?”

    温情看着他,他好像忽然就生气了。

    “以后对自己上心点儿,这个世界上,随时能够关怀到自己的人,不是站在你身边的人,是你自己,别人的手再长,也有来不及的时候,别总像个孩子一样。”

    温情看他:“你这样说,我会觉得我做错了。”

    “你就是做错了,不爱自己,就是错。”

    温情嘟嘴:“我很爱我自己。”

    “爱你自己,就学着改变。你是女人,别把自己包装的心那么硬,明明受了伤你也会痛,何必要装坚强?在我面前,你可以矫情,可以撒娇,可以耍赖,记住了没有。”

    温情望着他,微微握了握拳心。

    霍庭深看着她紧握的小拳头,顺势握了上去。

    她垂眸,心里莫名的慌乱了起来。

    她的心底叫嚣着。

    霍庭深,不要再靠近了,真的不能再靠近了。

    我怕,怕我的心……会沦陷。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