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204章 带着媳妇搬家
    霍庭深起身离开书房。

    他上楼,回到房间,温情正趴在被窝里看书,小腿翘起,惬意的前后晃动着。

    这真的是他见过的最接地气的女人。

    比起那些为了见他,花高价捯饬自己,恨不得把半斤粉都涂在脸上的女人,他真的是太爱温情这种随性的样子了。

    听到身后的动静,温情看都没看他一眼。

    霍庭深走过去,“温小情,给你下个通知。”

    温情将书翻了一页,目光还盯在书上:“不听。”

    他坐下,正色了几分:“你闹什么别扭呢,快点起来,保证你感兴趣。”

    “那你先把你嫂子的饮料钱给我报销了,我才能好好听呢,不然我的一颗心,全都在心疼那四百块上了。”

    她后悔了,自己一个大穷人,干嘛要为了赌气,就请有钱人喝饮料。

    “你……”霍庭深瞪她一眼,起身去了一旁拿起自己的钱包,掏出一张卡,走过来递给她:“这卡是不限额的,想要多少,随便刷。”

    “我不要,我就要四百块钱。”

    “你怎么这么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给钱也不要的。”

    “我就不要,这不是我该拿的啊。”

    霍庭深回去拿了四百块递给她。

    温情接过,蹭的坐起身,双腿盘起,看向他抿唇一笑:“说吧,什么通知。”

    “赶紧下床,收拾东西,回大城家园去。”

    温情盯着他的脸,哦,终于嫌她碍眼了是吧。

    她蹭的下床,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脸甩的老长,走就走,反正她本来也不愿意在这里住。

    她边收拾着,边感觉心里快要气炸了。

    收拾完,她拉起行李箱,正色道:“我收拾完了,请你出去吧,我换完衣服这就走。”

    霍庭深凝眉:“怎么只收拾你自己的,我的呢?你是真想看我天天在你面前光着是吧。”

    温情懵:“收拾你的干嘛?”

    “谁告诉你,只有你一个人要回大城家园了,我跟你一起去。”

    温情站在原地,盯着他的脸,半响才道:“你去干嘛?”

    “那你去干嘛?”

    “我哪儿知道,不是你嫌我碍眼,要让我走吗?”

    霍庭深忍笑:“所以,你刚刚生气,是以为我要赶你走?”

    “谁说我生气了,我是在高兴,我终于可以回我自己的小窝了。”

    “那也是我的房产。”

    “我可是签了合约,交了房租的,”温情瞪他,理直气壮。

    霍庭深扬眉:“行,那我去了以后,给你交房租,赶紧给我简单的收拾几套衣服。”

    温情努嘴,盯着他:“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你为什么要去大城家园?到时候,霆仁去住校,你又去了大城家园,那家里不就只剩下叶小姐了吗,你们这样,她会觉得你们是故意疏远她的。”

    “就是要故意疏远她的,她一个有家的女人,总跟丈夫分居,住在这里,也不合适。再说,有些人天天在醋坛子里上上下下的,我看了不是也心疼吗。所以我决定,与其三个人都住着别扭,还不如我把有些人从醋坛子里捞出来,带出去过二人小世界的好。”

    “你不酸我能死吗?”温情瞪他。

    他坏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尖,“我都说了,你吃醋的时候,我最开心。”

     

    ;她瞪眼:“霍庭深。”

    “好好好,不说了,快去收拾我的东西。”

    他拍了拍她肩膀:“你收拾什么我穿什么,你若是不收拾,可别怪我在家里的时候,光着到处乱晃。”

    她是真无语了:“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我都不怕被你看光,你还有什么担心吗?”

    “我是说,我们都走了,只把叶小姐自己留在这里,这样好吗?”

    “那你到底是想回去,还是不想回去了?”

    “一直都想,特别的想。”

    “那还废什么话,收拾东西。”

    温情白他一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收拾东西就收拾东西,反正他走了,伤心的又不是她,她还不管了呢。

    大中午的,两人从楼上下来。

    霍庭深对佟管家道:“派人上楼去把温小情收拾的行李拎下来装车,让老陈送我们去大城家园那边。”

    佟管家担心道:“少爷,您跟温小姐要去大城家园住吗?”

    “怎么,还有事?”

    “二夫人这边……”

    “你就照实说。”

    佟管家这才恭敬的道:“好的。”

    陈师傅将两人送回了大城家园。

    霍庭深留下了车钥匙,就让老陈先回去了。

    回到了久违的‘家’里,温情觉得心情舒畅。

    她心情不错的指使霍庭深将被褥抱到了阳台上晒了晒。

    霍庭深埋怨道:“全世界,只有你敢指使我干粗活了,你怎么这么有脸。”

    “这也叫粗活,一个大男人,干这点儿事儿就唠唠叨叨的,合适吗?”

    她举了举手中的拖把:“我干的这才是粗活儿呢。”

    “我看,你是忘了我的人设了吧。”

    温情看着他眯眼,耸肩一笑:“你不是说,你的人设在我面前不一样的吗,既然不一样,我为什么不能指使你干活儿?”

    她指了指厨房:“帮我倒杯水,我要温热的。”

    霍庭深剜了她一眼,不过到底还是去了。

    温情看着霍庭深的背影,不禁偷笑。

    她还是喜欢过这样的生活。

    周末结束,叶晚落也没有给霍庭深打电话来‘兴师问罪’,这倒让霍庭深有些诧异。

    周一上午,校长将温情和黄娅叫到了办公室。

    因为周五那天她们英勇救人的举动,经学校领导层商议,给予了她们两个表彰和每人一千块钱的奖金。

    受奖励的人还有霍霆仁,可因为霆仁去参加篮球比赛了,所以奖金由温情这个辅导员帮忙代领了。

    中午,黄娅说要跟她出去搓一顿,压一下周五那天的惊。

    温情当然没有意见。

    两人去吃了一顿火锅,从火锅店出来,温情看到了不远处的女装店。

    想到周六那天的那四套男装,她努了努嘴,对已经先走了几步的黄娅道:“黄老师,你先回去吧,我要去买点东西。”

    “要我陪你吗?”

    “不用,我很快就能回来了。”

    她打车,来到市区,走进了一家国内的男装品牌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