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424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第424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他冷睨了霍庭驰一记后,转身就要走。

    霍庭驰指着他的背影:“你站住,这世间的感情,能有多少值得推敲,你没有忘记,当年你喜欢过叶晚落的那份心情吧,可现在,你不是照样放下了吗?我真的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好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一个敌人的女儿?”

    霍庭深停住脚步,重新回到他身前:“是,我曾经喜欢过叶晚落,可是那份有些懵懂的感情,被你破坏了,我自己的亲二哥,抢走了我的初恋,虽然我现在很感激你当年的横刀夺爱,但你以为,我当时作何感想?”

    霍庭驰望着他,未语。

    霍庭深又道:“现在我等待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温情,我不是喜欢她,而是爱她,用整个生命在爱。我宁可死,也不想失去她,可你呢?竟然又跳出来捣乱,霍庭驰,你猜,我现在能有多恨你?”

    霍庭驰微微叹息一声,他也只是想要让他们无法真正的在一起……

    “庭深,这世界上,没有感情值得你付出生命,温情也不过就是个平凡的女人,我真的怕你以后会像现在的我一样后悔。”

    霍庭深喝道:“弱水三千我只取温情这一瓢,在你们眼中平凡的她,在我眼中就是会发光的钻石。我愿意为我自己的选择,付出任何代价。别说我不可能后悔,就算我真的后悔了,我也绝对不会来你面前哭,所以,收好你的善意,别让我更加瞧不起你。”

    他很想再多给霍庭驰几个拳头,可是看到霍庭驰这副病歪歪的样子,他打架的心情都没有了。

    他转身大步离开,来到院落里,一直抱着孩子站在落地窗外的叶晚落,忙快步追到了门口。

    “庭深,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打你二哥?”

    霍庭深停住脚步,回头冷眼看向她道:“关你什么事儿。”

    “庭深,别这样,我知道以前的事情我做错了,我在忏悔,在改变,我只是看你们兄弟不睦,所以有些担心,我希望你们……”

    “你还是打住吧,怪不得你会跟霍庭驰成为夫妻,你们两个都一样,天天把为别人好挂在嘴上,窥探别人的生活,有意思吗?”

    霍庭深走到她身前:“以后我这个小家里的事情,你们少管。”

    他说完,冷漠的上车离开。

    叶晚落心中的气愤难平,她分明是好意。

    从前的霍庭深,又怎么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呢。

    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温情……

    她死命的咬住唇角,忍住了眼底的泪。

    她转身回到了别墅里,将孩子交给阿姨后,便一个人进了客厅。

    霍庭驰还在费力的扶轮椅。

    她上前,先把轮椅扶起,又去搀扶霍庭驰。

    可霍庭驰却一把推开了她:“滚开,我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叶晚落咬唇:“我管你,你说我是假好心,我不管你,你说我冷血无情,霍庭驰,你到底想我怎样。”

    “连你也来跟我吼?叶晚落,你找死吗?”

    叶晚落蹲坐在地,双手捂着脸颊:“我只是觉得委屈,为什么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的呢?庭驰,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我到底还能做些什么,才能再回到从前。”

    “从前?”霍庭驰倔强的扬起下巴,冷漠的看着她:“想回到没有认识我之前的从前?呵,我也很想回到那时候,我宁可娶一个风尘女人,也不想为你这样的人,废掉双腿,滚出去,给我滚。”

    叶晚落站起身,哭着离开。

    可是出了门口,她脸上的泪就瞬间被敛去。

    她回头冷漠的看了门口的方向一眼,去从阿姨手中,将孩子接过。

    霍庭驰的庇护已经不在,她现在一切靠自己,靠手里这个孩子……

    霍庭深回来的时候,温情正在客厅里回踱步。

    见他回来,她担心的来到他身前道:“你到底去干嘛了?”

    霍庭深解气的道:“揍了他一顿。”

    温情凝眉:“你二哥一定气疯了。”

    “他活该,”霍庭深提起他,还是满肚子火。

    看到餐桌上的菜都还在摆着,他问道:“吃过了吗?”

    温情摇头:“在等你呢。”

    霍庭深揉她的头发:“都说了,让你先吃饭。”

    “你那么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我哪儿还有心思吃饭呀,你二哥承认了吗?”

    “他有不承认的资格吗?我连证据都有,他了解我的个性,所以连句反驳的话都没说。”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因为不喜欢我?因为我是白成泰的女儿?”

    霍庭深叹息一声。

    温情无奈道:“看来真的是这样,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拆散我们而已。”

    霍庭深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真相大白,以后,谁也别想再欺骗我们,拆散我们。”

    温情仰头看着他:“可我……还是很纳闷,二叔保险柜里开出的那份鉴定证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总不至于,也是你二哥捣的鬼吧。”

    “他?”霍庭深摇了摇头:“二哥应该并不知道霆仁在收拾那套老别墅的事情,他动手脚的可能性并不大。”

    “那就奇怪了。”

    温情沉声:“好好的,你二叔干嘛要弄一份假的亲子鉴定放在自己的保险柜里呢?”

    这件事,霍庭深也着实有些想不通。

    不过,他可以确定,二叔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温情窝在他怀里,仰头看着他的下巴道:“你不好奇,过去到底发生过些什么吗?”

    霍庭深看向他:“你呢?”

    “我好奇啊,我当然好奇咯,从小到大,我生活中虽然有一点点你二叔的痕迹,但关于你二叔的故事,却从来没有从我妈口中听说过一星半点。我很好奇,他们上一代人,到底经历过些什么。白成泰,白家那对姐妹,我母亲和你二叔,他们之间这份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你不好奇吗?”

    霍庭深想了一会儿后道:“或许有一个人,可以为我们解开谜题。”

    “谁呀?”

    霍庭深松开她,叫进了后院儿里的佟管家。

    “佟管家,你还记得韩渊这个人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