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443章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第443章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霍庭深的声音森寒了几分:“出什么事了?”

    “他昏迷了,我现在在医院里,他还在抢救。”

    霍庭深挂了电话,对温情道:“我出去一趟。”

    温情见他脸色不对,起身追到门口:“发生什么事了。”

    “我二哥晕倒了,现在正在抢救,我得去一趟医院。”

    温情忙道:“我也一起去。”

    霍庭深没有阻拦,温情快步跟了出去。

    路上,他给霍霆仁打了一通电话。

    温情看着一脸担忧的霍庭深,拍了拍他的手。

    霍庭深反手握住她的手,就没再松开。

    温情问道:“你二哥怎么会晕倒呢?”

    霍庭深摇头:“霆仁说,他最近身体不太好,先去看看再说吧,应该没事的。”

    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叶晚落正双手合十,焦躁的在抢救室门口来来回回的走着。

    见到霍庭深,她忍不住哭着走上前,手死死的拽住了霍庭深的手臂。

    “庭深,我好害怕,庭驰会不会出事儿,如果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知廉还那么小……”

    “别乱说话,”霍庭深不悦:“二哥他不会有事儿的。”

    如果是平常,叶晚落对霍庭深动手动脚,温情或许会很生气。

    可今天,看到叶晚落这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温情忍了。

    她问道:“二嫂,二哥怎么会晕倒呢?”

    叶晚落摇了摇头,闭目,蹲坐在地上。

    “都是我不好,他这段时间,脸色一直都不太好,我劝他来医院看看,他却让我少管闲事……如果我坚持非要让他来检查,或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他。”

    她说着,双手捂着自己的头发,哭的伤心。

    霍庭深冷声道:“别哭了,我说过了,二哥不会有事儿的。”

    温情抬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对他摇了摇头。

    霍庭深沉声,走到一旁椅子上坐下,双手也是捂住了脸颊。

    过了十几分钟,霍霆仁赶来了。

    他气喘吁吁的问道:“二哥呢,怎么样了?”

    见叶晚落和霍庭深都没心思回应他,温情道:“还在抢救。”

    霍霆仁闭目,身体靠在了墙边,满脸担忧。

    温情虽然很清楚,霍庭驰并不喜欢她。

    但见霍家这两个兄弟这么难过,她的心里也并不好受。

    可这种时候,她也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

    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霍庭驰没事儿。

    手术室门口的灯熄灭。

    门打开,医护人员走了出来。

    几个人一起站起身,迎了过去。

    霍霆仁最先开口问道:“医生,我二哥怎么样。”

    医生表情严肃的摘下了口罩:“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请各位……节哀顺变。”

    听到这话,叶晚落跌坐在地上,痛哭失声。

    霍庭深也是一脸悲痛的向后退了两步。

    霍霆仁不服气的拎住了医生的衣领:“你胡说,我二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走就走了,他不会死的,你回去给我继续抢救,去,去压。”

    霍霆仁说着,就将医生往手术室里推去。

    温情上前拉住了霍霆仁,劝慰道:“霆仁,别这样。”

    霍霆仁一甩手,差点儿将温情摔倒在地。

    温情站稳后,重又上前拉住他:“霆仁,冷静点。”

    “我不能冷静,我前几天才刚见过我二哥,他虽然看起来有些憔悴,但却好好的,他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

    霍霆仁说着,悲痛的哭了起来。

    这还是温情第一次看到霍霆仁这样失态的大哭。

    医生为难的道:“二爷是心梗引起的心脏骤停,他被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生命迹象了。”

    叶晚落抬手,掴了自己两巴掌。

    “是我害死了他,今天中午,他说不吃饭了,把阿姨赶了出来,我因为他每天跟我赌气,所以也没有去劝他,直到下午阿姨进去给他送水果,才看到他在轮椅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如果我能早点儿进去看看他,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是我不好,我害死了霆仁,害知廉没有了爸爸。是我,我才是最该死的人,我是罪人。”

    她说着,头往地上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

    温情凝眉,上前拉住了她,“二嫂……”

    叶晚落抱住她,趴在她肩头大哭了起来。

    而此时,护士已经将霍庭驰推了出来。

    霍庭深走过去,伸手拉开了霍庭驰身上盖着的白色布帘。

    望着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死死的闭目躺在床上的霍庭驰。

    霍庭深双手按住了床沿。

    “二哥……”

    蹲在地上正半抱着叶晚落的温情,抬头望向霍庭深。

    她能读懂他眼底的悲痛。

    所以此刻,她也真的好心疼他。

    霍霆仁上前,抱住了霍庭驰的身体,大哭道:“二哥,你醒醒呀,我是霆仁呀,二哥。”

    叶晚落起身,踉踉跄跄的绕到了霍庭驰头顶的位置。

    她哭着,弯身抱住了他的脸,眼泪滴答滴答的滴落在他的脸颊上。

    她声音不大的喃喃道:“是,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很生气,我恨你为什么不好好珍惜我们母子,为什么总是对我们发脾气,可我也一直都很感激你,因为我一直都知道,你才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

    温情侧过脸,眼眶里也有了雾气。

    叶晚落在霍庭驰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对不起第一个孩子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惩罚我就好,为什么要连自己也惩罚?你知不知道,看着你深夜,偷偷一个人去知廉的房间里,握着他的小手儿,跟他说话,亲吻他的脸,我有多后悔。

    如果我没有做错事,你就不会因为那个孩子,恨我这么久,就更加不会对知廉不理不睬……我知道的,这几个月,你比我们都痛苦。

    庭驰,是我错了,我改,你醒醒好不好,知廉还那么小……你怎么忍心丢下他……又怎么能丢下我?”

    温情拉着她:“二嫂……”

    叶晚落摇了摇头,甩开手:“不要拉我,庭驰,你走了,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人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了,庭驰……醒醒,求你了,嗯?”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