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696章 傅景琛,我信你
    第696章 傅景琛,我信你

    傅景琛看向连奉国,一脸认真的道:“放下了。”

    连奉国又问道:“你确定。”

    “我确定,我若不放下,为什么要结婚?”

    “很好,傅景琛,我信你,我也希望你能相信你自己。既然结了婚,就把心收好,好好对待这个,说可以陪你一辈子的女人,这是作为男人的责任,你若做了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儿,我可是帮理不帮亲的。”

    傅景琛笑了笑:“你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少跟我贫嘴,你出去吧。”

    傅景琛拉开门出来。

    苏瑶听到声音回头,见只有傅景琛自己,便有些放松的笑了笑。

    傅景琛走到她身边:“走吧。”

    “现在就走?”

    “不然呢?”

    苏瑶心想,这就算是过关了吧。

    两人离开后,连老爷子从书房里出来。

    徐叔立刻上去搀扶:“老爷子,慢点儿。”

    “小徐呀,你觉得这姑娘如何?”

    “老爷子,我看这少夫人不错,虽然看到您老儿的时候,她很紧张,但说话很大方,个性应该很好。”

    “嗯,我也很满意,”连老爷子说着,转头望向徐叔:“你看到那姑娘手上了吗?”

    徐叔随和的笑着道:“老爷子,我看到了,少夫人手上,带着那枚戒指呢。”

    连老爷子来到沙发边坐下:“我也有些意外,但愿这次景琛是动了真格的……”

    “老爷子只管放心,少爷从小做事稳当,这三十年来,也没出过什么差错。”

    “怎么没有,那女人……”

    连老爷子说着,欲言又止。

    徐叔弯身,给老爷子递上热茶:“老爷子,人这辈子,哪能一次错都不出呢,对于少爷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他已经是最优秀的了,您且放宽心,我刚刚看到少爷从您书房出来,跟少夫人相视而笑的样子,和睦的很。这回,肯定错不了。”

    “但愿吧。”

    苏瑶上了车后,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傅景琛看向她,淡然道:“看看你这副如获大赦的样子,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我刚刚差点儿就想找强心丸吃了。外公在北城,可是神一般的人物,可我刚刚竟然在他面前撒了谎,我良心不安啊。”

    “你撒什么谎了?”

    “我……”苏瑶凝眉:“你是不知道吗,外公盼我们好,可我们却是假结婚……”

    傅景琛冷着脸道:“谁说是假的?那结婚证,是从正常渠道,通过合法的手续领出来的,怎么会假。”

    苏瑶凝眉,所以,这家伙就是这么骗自己去哄老爷子的。

    高,真是高。

    不过,他也没说错,那结婚证,的确不假。

    “对了,西年今天怎么会来这里的,是你安排的吗?”

    “昨天,我们聊过,他自己主动说要帮忙的。”

    苏瑶打了个响指:“仗义,他这恩情,我记下了。”

    “不必。”

    &nbs

    p;苏瑶看他。

    傅景琛道:“我兄弟的恩,我自己领,用不着你惦记他。”

    苏瑶无语,说什么呢,谁惦记莫西年了。

    傅景琛将苏瑶送回家后,就去了公司。

    苏瑶上楼将结婚证取出来看了一会儿后,放进了抽屉里。

    她刚想着换身衣服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行李还在家里。

    见时间还早,她便出门回家去取衣服。

    车子在家门口停稳,见门旁还停着一辆红色的豪车,她眉心蹙了蹙。

    她下车走到大门口,见门没锁,推门进去。

    进入玄关后,见继母滕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格格都在,她心中恼怒。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见她回来了,滕萍冷声道:“你既然关机躲着我们,那我们就只能来这里守株待兔了。”

    苏格格直接炸毛,冲向苏瑶,一把捏住了苏瑶的衣领。

    “苏瑶,你这个贱人,竟然为了不嫁给孙树韬,就去傍傅家这棵大树,你是想毁了我是不是。”

    苏瑶讥讽一笑:“你这话怎么说的,滕阿姨不是一直都觉得,孙家是个好归宿嘛,她选定的好人家,我怎么好意思霸占,当然是要留给她的亲生女儿用咯。”

    滕萍斥道:“苏瑶,你别太过分了,你能跟我们格格比吗?她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苏家小姐,你呢?你妈都已经死了,你连健全的父母都没有,还妄想嫁入高门吗?”

    苏瑶眼神一凌,“我早就说过,你们惹我可以,但不要羞辱我的母亲。你一个小三儿上位的续弦,也敢在这里叫嚣自己的女儿正经?你配吗?”

    她说着,一把捏住了苏格格揪着自己衣领的手腕施力,苏格格吃痛,嚎啕大叫:“妈,好痛啊。”

    滕萍见状,立刻跑上前来帮忙:“你放开她。”

    她一把撕扯住了苏瑶的头发。

    可苏瑶也不是省油的灯,反手抓住了苏格格的头发。

    三人就这么迅速扭打到了一起。

    原本纤瘦的苏瑶,此刻竟也爆发出了无穷的力量,发了疯似的对两人下狠手。

    良久后,苏格格受不住了,这才大喊着退出了战局。

    三人分开,身上都挂了彩,苏格格的情况最为严重,脸上和脖子上全都有抓痕。

    滕萍心疼的捧着苏格格的脸,咒骂道:“苏瑶你这个贱人,格格脸上若是落了疤,我饶不了你。”

    苏瑶上前一步,那母女俩却同时后退。

    她们都从未见过苏瑶如此嚣张泼辣的样子。

    苏格格咬牙:“苏瑶,你这贱人,你别以为你高攀上了傅家我就怕了你,我就不信,傅景琛会真的喜欢你这样的人。”

    苏瑶目光凌厉的望向两人:“就算是高攀,我苏瑶,现在也已经是高门傅家的女主人了。如果你们还妄想着让我像以前一样,对你们逆来顺受,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

    滕萍,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丑事没人知道,我妈到底是怎么死的,从现在开始,真相,我会一点点的全都揭开,该承担责任的,一个都别想逃。”

    滕萍眼神紧缩,故作镇定:“谁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瑶看着她,嘲讽的笑了,“不知道?没关系,很快你就会知道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