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第816章 非要将我赶尽杀绝吗
    第816章 非要将我赶尽杀绝吗

    “证据?我当然有,”傅景琛起身,看向连素初。

    连素初走过来,将手中的录音笔交给了傅景琛,低声道:“他刚刚的话,全都录下来了。”

    傅景琛接过录音笔,关掉,重新蹲下身道:“这里面有没有我女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亲口承认的罪行都被录下来了,交给警察,就是罪证。”

    “你……你算计我。”

    傅景琛耸肩:“你利用你女儿算计我母亲的时候,就该知道,天道好轮回的道理。”

    他起身,对自己的人摆了摆手:“送走,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告诉你,我关不了多久的,等我出来,一样不会放过你们的。”

    傅景琛扬眸,重新走回到他身前:“是吗?那你可就打错如意算盘了,算上你欠了我岳母的那条命,你觉得,你这辈子还有可能出的来吗?”

    路海峰顿了一下:“你胡说八道。”

    “滕萍都招了,她花钱雇你杀了我岳母,她有当年,你们之间的转账记录为证。路海峰,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我,把你捶在监狱里吧,带走。”

    他说完,转身要走。

    路海峰慌忙大喊:“素初,素初你救救我,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呀,没有感情也有亲情在了吧,你不能这样对……”

    连素初走过去,连续掴了路海峰两巴掌。

    她一脸沉痛的道:“你利用我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儿,事到如今,还敢跟我提亲情?我告诉你,我恨死你了,你去老老实实的,承受你应得的报应吧。”

    她说完,回到傅景琛的身边,挽着傅景琛的手臂一起离开。

    ……

    知道父亲被捕的消息,路蕊彻底慌了神儿。

    没了父亲,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活?

    她想到了江印,给江印打电话。

    可此时江印为了避风头,自然不会搭理路蕊。

    路蕊走头无路之下,再次给连素初打电话。

    可这一次,连素初也不接她的电话了。

    傅景琛这边接连传来好消息,唯一可惜的是,始终没能抓到江印的犯罪证据。

    江印玩儿起了失踪,他的消失,对傅景琛来说,就像是心头的一根倒刺。

    总觉得,江印一日不除,苏瑶就一日不安全。

    路海峰被捕后的一周,欧阳端再次送来了好消息。

    撞伤苏瑶,导致苏瑶早产的摩托车手被抓。

    他供认了自己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儿。

    幕后主使和转账之人,正是江印。

    江印失踪,警务人员对他展开了追踪,甚至下了全国通缉令。

    可一连几天,都没有半分线索。

    为了保护妻女的安全,傅景琛嘱咐苏瑶,这几天不要出门。

    苏瑶虽然觉得,傅景琛有些太过小心了。

    但也不愿意给他添麻烦,所以便听话的留在了家里。

    清晨,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过饭后,傅景琛正准备去公司,门口佣人进来通报道:“老爷子,路小姐带着孩子在门口,想见大小姐和傅少。”

    傅景琛冷脸不悦道:“不

    见。”

    “她说……她知道江印在哪儿。”

    傅景琛抬眸,这倒是让他有些感兴趣。

    苏瑶道:“让她进来吧。”

    连素初看向苏瑶:“瑶瑶,万一,这又是什么害人的计谋呢?”

    “路海峰倒了之后,路蕊手里应该并没有什么钱,撑不了多久,我想过她会找上门来,但她比我想的回来都要早一些,看来,她是把钱花完了。”

    傅景琛勾唇:“我也觉得,她是来要钱的。”

    佣人将路蕊母女请了进来。

    她一进门,就跑到连素初身前,跪下抱着连素初的大腿哭了起来。

    “阿姨,你救救我吧,我快要活不下去了。”

    苏瑶坐在傅景琛身侧,眉心挑了挑。

    还以为会有什么过度。

    没成想,上来就直入主题。

    看来,她这真是穷到极致了。

    连素初后退一步,淡淡的道:“我能怎么救你呀?”

    “阿姨,能不能看在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份儿上,收留我一段时间?”

    苏瑶起身,走了过去:“听路小姐这话的意思,是想住到老爷子家?那你是不是求错人了?这里,不是我妈的房子,是我外公的呢。”

    老爷子嗤笑:“白日做梦。”

    连素初也道:“路蕊,你也看到了,我在这里没有话语权的,我收留不了你。”

    路蕊听完,转而又起身跑向了傅景琛,跪在了傅景琛身前。

    “哥,你就答应收留我吧,我知道我做错了,可我当年对你真的是真心的,就看在……”

    “你的真心,我可不敢当,路蕊,请把你的手,从我膝盖上移开,我嫌恶心。”

    见路蕊不动。

    傅景琛直接将她的手扫开,还嫌恶的拍了拍自己的腿。

    “路蕊,我实在是佩服你的无耻,明知道这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欢迎你,你还来做这样的戏,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一想到自己因为这个女人,伤害了苏瑶,傅景琛就打从心底里觉得恶心。

    这女人,到底能有多无耻和下贱?

    路蕊凝眸,低头:“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得养活自己,养活孩子啊,你们就可怜可怜我不行吗?”

    老爷子冷嗤一声:“路边等着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我们凭什么可怜你?你看看你这副德行,啧啧,脸皮真厚。”

    傅景琛起身,走到了苏瑶身边,自然地搂着苏瑶的腰,望向路蕊。

    “你该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能跪在这里,是因为你刚刚说,你知道江印的下落,如果你连这个也说不出来,那你现在就可以滚出去了。”

    路蕊咬唇,低头看着地上洁白的毛毯,心一横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从我嘴里套到江印的下落,除非……你们花钱来买消息。”

    傅景琛刚要拒绝,就听苏瑶不疾不徐的问道:“你想要多少?”

    路蕊想也不想的道:“一千万。”

    苏瑶抿唇:“江印不值,他现在是全国通缉的逃犯,早晚会落网,我们又凭什么花这一千万呢?”

    路蕊睨着苏瑶,目光凝重:“苏瑶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你就非要将我赶尽杀绝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