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谋婚 >第四百五十二章 谁都想踩一脚
    夏太太的话说到这儿就被夏莞尔给打断了:“妈,你睁着眼睛说什么瞎话,兰峥嵘长得像兰瑜?”

    “你少说两句会憋死啊!”夏太太狠狠地瞪着女儿。

    又假意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对胡丽娜陪着笑脸:“那个,老胡啊,我今天还约了私教,这马上到时间了。”

    “哦。”胡丽娜应了一声,眼神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胡丽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夏家出来的。

    来时的车,兰瑜开走了,夏家也没让司机送她,她也忘了打电话给兰家的司机让到夏家接她,就那么行尸走肉般地在街上走着。

    峥嵘不是兰瑜亲生的。

    这是个秘密,她觉得,普天之下就她一个人知道。

    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过,包括兰峥嵘和兰静。

    她以为谁都不知道,可为什么谁都知道了呢?

    夏莞尔说是峥嵘告诉她的。

    可峥嵘又是怎么知道的?

    是谁告诉峥嵘的?

    虽然是她的亲儿子,但这种事情,她真的不知该怎么问兰峥嵘。

    人上了年龄就健忘,这个时候的胡丽娜完全忘了那次把兰黎川从总裁的位置上弄下去后,兰峥嵘打游戏的时候她就跟兰峥嵘说过这话,只不过那时候兰峥嵘似乎打游戏很专注没有听到。

    事实上,当时兰峥嵘听到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就像楚云娴不愿意承认师瑞芳是她亲妈一个道理。

    这兰峥嵘哪里愿意承认李正山是他亲爹啊。

    放着兰瑜这么好的爹不要,认李正山那个迪奥丝爹?他傻了啊?

    所以,当时兰峥嵘打着游戏装聋没听见。

    他也不可能对夏莞尔说兰瑜不是他亲爹。

    可胡丽娜这个时候的思维已经进了死胡同,相信了夏莞尔的话,认定就是兰峥嵘说的。

    但她实在想不出来兰峥嵘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突然,她站住,脑子里闪过一个人。

    难道是他?

    对,一定是他。

    “去看守所。”胡丽娜当即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她要去跟李正山问个清楚明白。

    市看守所。

    尽管隔着厚厚的玻璃,胡丽娜也看到李正山老了许多。

    到了嘴边的质问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呆愣愣地望着他,望着这个又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这个和她有过最亲密的关系,她却从来没有动过心也没有动过情的男人。

    她对这个男人有的,全是利用。

    从三十年前开始,到现在,她就一直在利用这个男人。

    可悲的是,这个男人到现在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一直在利用他。

    因为,胡丽娜就没打算让他知道,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男人,她对这个男人说尽了谎言,什么最爱的人是他,嫁兰瑜只不过是为了儿子好。

    傻子都能识破的谎话,这个李正山却偏偏就信了,心甘情愿地为胡丽娜卖命。

    这也就是所谓的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吧。

    胡丽娜的突然来探监,让李正山很是意外。

    那次在安妮的死亡案件中,李正山将全部罪责都承担了下来,因为认罪态度好,又加之胡丽娜多方活动,由死缓转为无期。

    虽然自从他到这里面就再没见过胡丽娜,但他从来没有怪过这个女人,他理解她,知道她不能见他。

    此刻,望着胡丽娜,李正山的眼里全是柔情,似乎在说:你终于来看我了,你是想我了吗?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太想他来才不顾一切地来看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胡丽娜一句话不说,只是那么直愣愣地望着李正山,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望出个什么来。

    “他还好吗?”李正山终于找了个话头,打破了沉寂。

    这个“他”指的是谁,两个人心知肚明。

    那是两个人关系存续了三十年的纽带。

    李正山以为这是让两个人心贴近的话题,却不料胡丽娜忽然激动起来了:“你只顾着你!你顾过我吗?!”

    李正山愣了。

    这叫什么话,什么只顾着他,怎么就没有顾过她了?

    为了她,他再没有结过婚成过家,就是为了她不孤单不寂寞,时时刻刻随叫随到,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为了她,他没有了自己的人生。

    为了她,他把所有的罪责揽下来。

    现在,他的后半生就要在这牢狱中度过了,这个女人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却这么冷冰冰地质问他。

    这些天,他也冷静回想了这一生,说实话,他真的是后悔了,后悔为了这个女人毁了自己的一生,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他这一辈子是完了,可他还有儿子。

    好在这个女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他也深爱着这个女人,可以心甘情愿地替这个女人去死。

    只希望这个女人能记得他的好,记得他的情,那么,他也死而无憾了,人生该体验的他差不多都体验了,唯一没有体验的就是没听见儿子喊一声爸爸没有看到孙子。

    可此刻,看着女人的神情,似乎对他一点情谊都没有,有的,似乎只是仇恨。

    “是不是你告诉他了?”胡丽娜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

    碍于有狱警在场,她没有将话说明,但她相信李正山听懂了。

    “他知道了?”李正山确实是听懂了,眼睛里还放出了光亮。

    胡丽娜哭吼起来:“你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你这是要毁了我们母子啊……”

    “你说什么呢?”李正山却又不懂了。

    “你少装糊涂,难道不是你告诉他的?”

    “我什么都没跟他说过。”李正山眼中的光亮暗了下去。多少次,他都希望胡丽娜能把实情跟兰峥嵘讲了,让他们父子相认,只是暗地里认了就好,毕竟,他也不想毁了儿子的前程。

    他觉得,既然胡丽娜像她说的那样那么爱他,就该想办法让他儿子知道这个实情啊,就该想办法让他体验一回为人父的快乐啊。

    可是,没有,胡丽娜连一点点这个意思都没有。

    此刻,听了胡丽娜这话,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可能就是利用他,利用他怀了一个儿子,作为嫁入豪门的踏板啊。

    “那他为什么知道了?!”胡丽娜不知道李正山心已经凉了,还在那儿吼着问。

    她聪明一世,这时候却糊涂了,顾不上忖度他人的心思了。

    因为听了夏莞尔说兰峥嵘不是兰瑜的儿子的那一刻,她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我在这儿几个月,你没来看过,他也没来过,我就是想说也得有机会说。”李正山的脸色也冷了几分。

    他可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和胡丽娜说过话。

    见李正山也这么对她,胡丽娜原本就很糟糕的心情更加糟糕了,觉得她现在失势了,谁都想踩一脚,就连这个一直对她唯唯诺诺的男人也敢对她冷言相向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