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辣妻重返1980 >第627章 不好欺負老實人
    對方打開的那一條被單,顧寧擡手摸了下,布料確實如同對方說的,很是細膩。

    摸在手裏滑滑的,很舒服,這料子確實和以前的不一樣,柔軟許多。

    只是,缺點也很明顯,被單被展開後,那重影的牡丹花,佔據了大片的位置,直接在中間綻放開來。

    本來,牡丹花很漂亮,大幅度綻放的時候,開得栩栩如生,連帶着每一個花瓣,都很細膩清晰。

    只是,漂亮的牡丹花被疊加後,就顯得幾分凌亂,破壞了原先被單上的美感,反而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見顧寧長久不說話。

    還在伸展着被單的工人,頓時有些忐忑不安,“怎麼樣?”

    按照他們業內人來看,這些被單實在是很醜,因爲花紋印錯後,整個被單全部都跟報廢了一樣。

    不止是質檢的標準達不到,連帶着對外,也沒法出售。

    顧寧摸了整個料子,前後把被單全部都看了一遍後,這才點頭,“可以是可以。”接着,她話鋒一轉,“不過,其他被單也都是這麼一個情況嗎?”

    花紋重影是重影,對於業內人來說,這批被單是毀損的,但是對於外面的普通人來說,這批被單絲毫不影響使用。

    並不是每一個家庭,都注重外觀的,還有很多家庭,甚至買不起被單,用的也只是棉紡布。

    所以,對於紡織廠來說,是壞的,是毀損的被單,但是在顧寧眼裏,卻是寶貝。

    那年輕工人,聽到顧寧的問題,忙點頭,“是的,都是一個問題,機器故障導致的。”說完,又搬出來了兩箱子的貨物,全部拆開,讓顧寧查看。

    “你看。”疊得整整齊齊的被單,被拿了出來,幾乎能看得到,側面的地方,全部都是偏黑色較重,一眼望去,幾乎整箱子的被單都是這樣。

    也側面驗證了一句話,所有的被單,都是同一個問題。

    花紋重疊。

    顧寧頓時心裏有數了,僅僅只是花紋重疊的外觀問題,其實,對於普通人家來說,並不影響使用。

    顧寧摸了摸,這才說道,“同志,能幫我一個忙嗎?”

    她很漂亮,擡頭看人的時候,一雙眼睛清棱棱的,乾淨透徹,帶着幾分認真。

    很明顯,她說的是真的,並不是開玩笑。

    那年輕工人有幾分不好意思,再加上被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同志注視下,他頓時磕磕巴巴,“當然。”

    “我現在去找我領導,同志,你等會,我很快就回來了。”

    說完,撒腿就跑,活活像是後面跟有狼追一樣。

    旁邊的倉庫的工人們,忍不住笑着打趣道,“剛六這小子,還害羞了。”

    顧寧倒是沒有被打趣的窘迫,反而還坦蕩蕩道,“他還年輕。”

    這話說的,怎麼怪怪的呢。

    畢竟,顧寧跟剛六子歲數差不多呀。

    怎麼這語氣,像是過來人看年輕人一樣。

    顧寧沒有解釋,可不是在她眼裏,剛六子就是一個年輕人,別看他們年紀差不多,但是心態,完全是不一樣的。

    顧寧的心態更多時候,偏向成熟,是略盡千帆的成熟。

    她沒有年輕人的朝氣,反而有一股沉穩。

    只有在真正熟悉的人面前,她纔會放鬆下來,帶着幾分孩子氣。

    當然,外人是看不到這一幕的。

    顧寧的沉默,讓旁邊倉庫的工人,也下意識地跟着安靜了下來。

    大家一起等待着,銷售科的領導,和車間的領導一起過來。

    趁着這個時間段,有人感念着,之前顧寧做事厚道,還遞給他們兩包大前門,這讓他們也打心眼裏面,覺得顧寧是個不錯的老闆。

    當即就趁着人還沒來之前,忍不住朝着顧寧道,“顧老闆,這批被單都是毀損的,按照往常,我們爲了不影響市場,都是拿去銷燬的。”

    言下之意,你如果要了這批毀損被單,肯定會虧本的。

    對於別人的好意,顧寧自然是領情的,她點了點頭,“我曉得。”接着,她話鋒一轉,“不過,我還是想試一下,謝謝你了。”

    對方見顧寧沒聽進去,反而這麼客氣,也就沒在勸說。

    因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決定。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左右。

    先前那個剛六子,領着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位年輕女人過來,男人的工作服上有着大片的黑色,像是被不小心蹭到了不少機油,那機油不止在衣服上,甚至臉上都還有一些,也就越發顯得對方的牙齒很白。

    而年輕的女人穿得極爲體面,燙着一頭波浪卷,身穿紅色透白點的確良長裙,外套搭了一個黑色大西裝,腳上踩着一雙粗跟高跟鞋。

    很是摩登。

    “你要買我們毀損牀單?”

    年輕的女同志在工人身上打量了一番,最後定格在顧寧臉上,先是閃過一抹驚豔,隨後,這才問道,“你要買我們廠內毀損的牀單?”

    高高在上的打量,和趾高氣揚的語氣。

    讓顧寧下意識擰眉,“是我。”

    “被單廠賣嗎?”

    這話一問,年輕女同志還未回答,旁邊的身着機油工作服的中年男人,當即就開口了,“賣賣賣,怎麼不賣?”

    他是生產車間的黎主任,國外進口的機器,繼而連三出現問題,造成被單的毀損,本就是他頭頂的一座大山。

    如今來了一個肯買毀損被單的人,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對於黎主任搶話,黃麗梅很是不高興,她下意識擰眉,“黎主任,銷售科這邊還沒確定賣不賣呢?你這邊就這樣答應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這話一落,黎主任冷笑了一聲,“這種上門的買賣,銷售科不答應?怎麼?你們銷售科老大腦袋裏面裝的是麪糊嗎?這毀損被單不賣出去,打算砸手裏?全賠?”

    “你——”

    黃麗梅被懟得說不出話來,頓時氣得面紅脖子粗的,“黎主任,你怎麼說話的?”

    黎主任,“我不明白銷售科爲什麼派了你這個花瓶來,既然做不了決定,何必來拖後腿?”說完,他就朝着剛六子吩咐,“六子,你去找銷售科的孫主任過來,你說有要緊的事情。”

    這話一說,黃麗梅氣到爆炸,自從她進了銷售科,還從未被這般嚇過臉過。

    她當即氣得胸口發抖,“黎主任,我們走着瞧。”

    說完,還不忘狠狠地瞪了一眼顧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