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5.第五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
    駱晨雨寫完作業,纖細的小肩膀揹着書包往學校門口的方向走去,來到單車棚附近,她轉個身進了單車棚,來到早上寄放本體的地方。

    她瞅了瞅那片較爲偏僻的空地,瞅了眼,又瞅了眼,登時睜圓了烏溜溜的雙眼。

    駱晨雨蹙緊眉心,說,“誒,我的本體呢早上我就寄放在這的啊”

    她來回找了幾遍,可都沒有看見,急得都快要哭了。

    妖修如果沒有本體的話,那可是會被打回原形的,嚴重的話是會魂飛魄散的啊。

    qaq

    瞅見駱晨雨雙眼泛起水汽,一旁的松樹精抖了抖樹葉,發出“沙沙”聲響。

    駱晨雨擡起烏潤透亮的雙眼直直看着眼前的松樹,300年妖修的松樹精開口說,“含羞草你別哭了,你的本體被一隻花斑豹帶走了。

    駱晨雨眨巴眨巴滴溜溜的雙眼,腦海裏很快想到趙景馳的身後有一條長長的花斑紋尾巴

    她說,“松樹精,是趙景馳帶走我的本體了麼”

    松樹精又抖了抖樹葉,說:“不知道,不過那豹子長得很帥,個子也很高。”

    駱晨雨心想八成是他了。

    她低垂着頭,心想着這可怎麼辦啊要是花斑豹隨手扔了她的本體的話,駱晨雨可是會枯萎死掉的

    駱晨雨趕緊摘下來一小片葉子,然後施了點小法術,問葉子趙景馳的家在哪裏,她要去找趙景馳拿本體回來。

    小葉子被一陣風帶飛了,駱晨雨邁開白皙的小腿走過去撿起來,瞅了瞅後,葉子上面出現一個小地圖,裏面有標誌着趙景馳的家。

    他依着葉子脈絡上的指向,很快來到了趙景馳家門口,令她沒想到的是,趙景馳的家居然就在她家隔壁。

    趙景馳是他的鄰居。

    駱晨雨:“”

    駱晨雨揹着粉紅色hellokitty書包,伸出纖細白皙的食指摁了下趙景馳家的門鈴。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兩聲後,棕紅色的實木門被拉開。

    “哐當。”

    木門敞開後,駱晨雨擡起頷首就要開口問趙景馳要回本體,可她怎麼都沒想到瞅見的並不是趙景馳,而是趙景馳的媽媽。

    “這位同學,你找我們景馳”趙媽媽說。

    駱晨雨:“”

    她愣了一會兒,然後很有禮貌地說,“您好,我是趙景馳的同學,請問他在家嗎”

    趙媽媽愣怔了下,眉頭稍稍蹙緊,她有些擔憂地說:“這位女同學,是不是我們景馳欺負你了是的話你跟我說,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的。”景馳總是跟別人打架,估計也傷到這小姑娘了。

    駱晨雨用力搖了搖頭,說,“不是呢,我就找他有點事。”

    落媽媽額頭出了些虛汗,趙景馳這孩子從小就比較皮,學校老師過來家訪時也說他總是逃課早退,在學校裏喜歡欺負同學,真是什麼不好他就學什麼。

    趙媽媽說,“景馳他還沒有回來呢,要不同學你進來坐下”

    “不用了,趙媽媽我家就住在隔壁,等景馳回來我再過來找他。”

    駱晨雨十分有禮貌地低了低頭,然後揹着粉紅色書包轉個身走向對面的單位。

    趙媽媽看着駱晨雨,輕嘆了聲,“這麼柔弱溫柔的姑娘,該不會真被我們景馳欺負了吧”

    趙景馳無辜臉:“”

    幾乎同一時間,趙景馳騎着自行車來到一間花店門口,停好車後走進去。

    花店老闆是個很年輕穿着白色連衣裙的女人,瞅見高

    大帥氣的趙景馳走進來,立馬迎了上去,“帥哥,想買花啊不會是要送給女朋友吧”

    趙景馳瞥了她一眼,然後說,“我不買花,買肥沃的泥土。”

    老闆娘聽他這樣說,走近了些,“帥哥這是要種花啊什麼品種的花啊”

    趙景馳擡高了些左手,亮出白色塑料袋裏的一小棵含羞草,“不是花,是含羞草。”

    老闆娘:“”現在還有人種含羞草

    “帥哥,真是難得啊,沒想到你的口味這麼特殊,你是想要買哪種類型的土呢”

    “最肥沃最貴的那種。”趙景馳說。

    老闆娘人也麻利,很快用小鏟子鏟了一袋子黑土給他。

    趙景馳擡眼四下瞅了瞅,瞅見花卉前面還掛着五六瓶白色的營養劑,他抓起一瓶說,“老闆娘,這個是什麼”

    “哦,這個啊,是新型培育鮮花的營養液,最新研究出來的,對花卉的成長很有用的,就是價格有點小貴。”

    趙景馳伸出修長白皙,骨節分明的右手從白色貨架上拿下三瓶營養液,遞給老闆,說,“一起結了。”

    老闆娘沒想到趙景馳就種棵含羞草都這麼捨得花錢,她笑着給他結賬,一共350軟,瞅見趙景馳長得帥就收了300軟,還叫他有空多點過來光顧她。

    趙景馳跨腿坐上自行車,踩着車蹬子回了家。

    一進門,他媽也沒顧看他手裏提着黑土營養液什麼的,一開口就說,“兒子啊,你是不是欺負一個長得很可愛的女生啦”

    “啊”趙景馳有些蒙。

    “就個子不高,人瘦瘦的,卻長得很可愛的。”趙媽媽說。

    “媽,你說的這樣的女生我們學校一抓一大堆,你到底說誰啊”趙景馳伸手撓了撓鬢角的頭髮,之後邁開大長腿徑直走到涼臺那,找來一個比碗口大些的花盤,輕手輕腳地種好含羞草,用噴水壺撒了些水珠,又往花盤裏倒一些乳白色營養液。

    一切都弄完後,趙景馳伸出白淨修長的雙手捧起花盤,踱步走進了房間裏。

    他媽在房間門口說,“兒子啊,聽媽媽的話,高二開始好好學習,將來也好考個好一點的大學啊。”

    “咔嚓。”

    實木門拉開,趙景馳看着他媽,勾起斜斜的嘴角笑着說,“媽啊,大學那東西太過遙遠,咱們還是不要白日做夢了。”

    “你這孩子,你的成績不差的啊,只要你不整日吊兒郎當的話”

    趙景馳微微挑了挑眉峯,澄透深邃的眸子看着着實勾人,就連他媽都這樣敗下陣來了。

    ~

    駱晨雨回到家裏,現在不知道本體怎麼了,心裏很是擔憂,家裏這會兒也沒有人,就低着頭自己進了房間裏面。

    她呆坐了一會兒,想到英語老師佈置的作業,就又拿起英語必修二走到窗邊那準備背誦課文。

    伸出白嫩細長的右手拉開淡綠色窗簾,擡眼驀地瞅見正對面的那個窗子那,穿着白襯衫的趙景馳正拿着一瓶乳白色的液體在餵養她。

    駱晨雨:“”

    她恍惚時,趙景馳擡起頷首看了過來,駱晨雨瞅見連忙拉上了窗簾。

    不知爲何,明明她沒有得罪趙景馳,可那瞬間駱晨雨還是覺得呼吸有些微窒,興許是趙景馳天生強大的氣場,使得她望而生畏。

    窗簾合上了,趙景馳卻瞅見了駱晨雨的臉,他怎麼都沒想到班裏的那個小可愛居然會是自己的鄰居。

    這麼有緣。

    第二天清晨,駱晨雨揹着粉紅色書包從家裏出來,邁開白皙纖細,骨肉勻稱的小腿來到青石條小巷裏,不經意擡眼,瞅見不遠處趙景馳推着自行車正目不轉睛地看着她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