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21.第二十一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
    趙景馳說完後, 擡腿又往前走。

    駱晨雨伸手又抓住他的花斑紋尾巴,趙景馳擡起的右腳頓了頓,他擰轉頭看駱晨雨, 還沒開口說話呢, 駱晨雨說, “景馳, 你不是說要藏好尾巴嗎怎麼還不藏好”

    趙景馳:“”

    他眉頭擰成一個細疙瘩, 心裏想着,“藏尾巴可我都沒有尾巴啊,怎麼藏啊”

    趙景馳說,“怎麼藏”

    駱晨雨轉了轉烏潤透亮的眸子,然後說, “把尾巴放進牛仔褲裏面。”

    趙景馳實在是不知道尾巴在哪裏,他就說, “那你幫我放進去。”

    駱晨雨白皙如瓷的小臉立即就燒紅了,她害羞地低下頭, 伸手到趙景馳的身後, 抓着那條又粗又長的花斑紋尾巴,很是羞澀地說,“就這個你放進褲子裏面。”

    趙景馳擡了擡眼瞼,心裏恍然, 原來小可愛說的是白襯衫的衣角啊, 趙景馳伸出雙手抓住襯衫衣角往牛仔褲裏面塞, 沒一會兒就束好襯衫衣角了。

    他身材本就挺拔高大, 這會兒束好白襯衫,看起來倒是比平時多了幾分高冷禁慾的氣息。

    趙景馳伸手拉起駱晨雨的手,駱晨雨出於自然反應,連忙伸另一隻手推開趙景馳的手。

    趙景馳明顯感受到駱晨雨對他還是有牴觸的心裏,他微微勾了勾嘴角,說,“怎麼,還對我保持距離”

    駱晨雨眨了眨眼睛,嘴脣微微啓動,軟綿綿地說,“媽媽說不能跟男生接觸過密”

    趙景馳:“”

    瞅見駱晨雨這麼乖,他就忍不住想要摸駱晨雨的頭,他伸食指揉了揉鼻尖,然後放下已經擡起的手,說,“這麼聽媽媽的話啊,媽媽有沒有跟你說上學的時候別逃課啊”

    駱晨雨牙齒咬住下脣,低聲說:“媽媽說了。”

    趙景馳見她低着頭,似乎心情越發的不好了,他連忙道歉,伸雙手到兩側鬢角做出道歉的姿勢,說,“對不起啊,我不該提這個的。”

    駱晨雨扁着櫻紅的小嘴,說,“沒事。只是今天沒有小紅花了。”

    她都能想到放學後回到家裏,她那個熊孩子弟弟扭着小屁屁來到她面前,說,“不會吧,你老師就只獎勵你一天小紅花啊我老師可是每天都獎勵給我呢姐姐,你得加把勁啊”

    想到這裏,駱晨雨的頭埋得更深了。

    和弟弟相比,自己確實很少拿到小紅花。

    qaq

    趙景馳知道駱晨雨不開心了,他也不再多說些什麼了,跟駱晨雨走過學校附近的小山坡後,來到水泥公路上。

    趙景馳的自行車在學校裏面停放着,這會兒出去就只能在公路上攔車了。

    接連有兩輛進口小轎車從身旁駛過,可趙景馳招了好幾次手,車子就是沒有停下來。

    最後還是駱晨雨瞅見一輛車子遠遠駛過來,她撒開小白腿跑上前,那司機大哥瞅見駱晨雨一個小姑娘在公路里等車這才停下來的。

    駱晨雨跟司機大哥說了幾句,司機大哥答應搭她和趙景馳了,駱晨雨高興得勾起嘴角的弧度,天藍色口罩底下露出兩個白皙的小酒渦。

    她來到趙景馳的身旁,說,“景馳,我攔到車子了,司機大哥答應搭我們到市中心。”

    趙景馳內心是拒絕的,特別是當他瞅見駱晨雨攔下的是一輛又老又舊的農家三輪車,他心裏就越發的牴觸。

    從小錦衣玉食,過慣好日子的趙景馳平時騎來上學的自行車都是進口一級品牌的自行車,他還從來沒有坐過外形如此簡陋,而且還四處鏽跡斑斑的老式三輪車。

    駱晨雨說,“快點景馳,司機大哥人好,他可是要趕着去送糧食的。

    趙景馳瞅了瞅駱晨雨,雖然他覺得到市中心坐老式三輪車過去很沒有面子,可駱晨雨伸手來抓了抓他襯衫的袖子,趙景馳就願意了。

    老式三輪車後車鬥比較高,駱晨雨身子嬌小,想要上去,卻被攔住上不去,最後還是趙景馳帥氣一腳邁進車斗裏,然後伸手來拉她的手臂,才坐上了三輪車。

    司機大哥從褲兜裏摸出一包煙,瞅見趙景馳就側身遞一根給他。

    趙景馳擺手說不用了。

    小可愛一直都戴着口罩,估計氣管不怎麼舒服吧,還是不要抽菸了。

    司機大哥說,“現在的小夥子不抽菸真的少啊,小夥子不錯啊。”

    趙景馳:“”

    司機大哥插鑰匙進三輪車開關裏,扭動三輪車開關,開着三輪車“登登登”往市中心開去。

    趙景馳伸手拍了拍裝着糧食的黃棕色麻袋,蕩起了些飛塵,之後叫駱晨雨坐在麻袋上面。

    他坐在駱晨雨的身旁。

    路上,趙景馳受不了車斗裏的刺激性氣味時不時打個噴嚏,駱晨雨拉開粉紅色書包拉鍊,從裏面拿出來一個還沒用過的天藍色口罩,遞給趙景馳,說,“城裏的空氣會更渾濁,要不你也戴個口罩。”

    趙景馳說,“不用了,我只是不適應三輪車裏面的味道。”

    這車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剛運過豬,聞着有一股淡淡的豬糞味。

    他伸手捂着鼻子,最後還是忍受不了那難聞的氣味,戴上了駱晨雨給他的天藍色口罩。

    紅色油漆有些脫落的老式三輪車裏,駱晨雨和趙景馳都戴着口罩,倒是成了一道絕美的風景線了。

    過了約莫二十分鐘左右,三輪車在市中心的一條街道邊停了下來,趙景馳和駱晨雨從上面跳下來,趙景馳本想給司機大哥錢的,可司機大哥怎麼也不肯要,說就是順便載他們出來而已。

    最後趙景馳伸手進深色牛仔褲褲兜裏摸出來一包上好的香菸,遞給司機大哥。

    司機大哥瞅見是好煙,也沒客氣就收了。

    司機大哥離開後,駱晨雨揹着粉紅色書包走在大街上,趙景馳踱步走過去,伸手就從她肩上抓過來小粉色書包,手腳麻利一下子背在左肩上。

    駱晨雨看了看他,趙景馳說,“來,跟我走,帶你去一個解壓的地方。”

    駱晨雨很好奇趙景馳到底會帶她去哪裏,跟在他的身後走着走着,最後來到了一家遊戲廳門口。

    趙景馳左肩揹着小粉色hellokitty書包,大步走

    進遊戲廳裏面,駱晨雨跟在他身旁,兩個人來到打拳王的遊戲機前,趙景馳問駱晨雨想不想打。

    駱晨雨進到城裏這麼久了,可還沒有玩過遊戲機,她也挺感興趣的,就像小雞仔啄米那樣微微點了點頭。

    趙景馳大步走到售幣臺,從湛藍色的錢包裏面取出來一張大紅色軟妹幣,全部用來買遊戲幣。

    她拉着駱晨雨來到一臺97拳王遊戲機前坐下,很有耐心,一步一個解說地跟駱晨雨說搖桿怎麼用,每個遊戲人物的絕招怎麼放。

    駱晨雨很認真的一一記下,可到真的玩起來卻什麼都忘記了,都還沒開始打,就被敵方暴擊,血槽已空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