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23.第二十三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
    駱晨雨是真的心疼她自己的零花錢, 本來每個月媽媽給的零花就不多, 她掰着小爪子數着才省出來那麼十來塊錢用來買心愛的大白兔奶糖。

    買奶糖就算了,家裏還有個跟她一樣喜歡喫大白兔奶糖的熊弟弟, 每次買奶糖回去,總是她都還沒有開始喫,弟弟就跑過來抱住她的大腿, 來回晃動着他那胖嘟嘟的手臂,賣萌說, “姐姐,姐姐, 奶糖奶糖, 大白兔奶糖。”那圓溜溜亮晶晶的眼睛, 看着就不忍心拒絕。

    買十顆回去, 趙永樂至少會要走六顆

    駱晨雨:qaq

    駱晨雨其實本來只想給趙永樂四顆, 自己私心大留六顆的,可

    “晨雨啊, 弟弟小,你就多讓着他一點。”

    聽媽媽這樣說, 駱晨雨伸出白嫩纖細的小手從衣兜裏摸出來一個給弟弟。

    “晨雨啊, 弟弟都哭了,你就多給一顆好不好啊”

    能說不好嗎

    不能

    趙永樂會睜圓着滴溜溜的大眼睛使勁賣萌, 實在不行就撒開小胖腿跑到那個偏心眼媽媽那裏使勁哭使勁哭, 那雙大眼睛像是水做的似的, 眼淚說來就來了。

    嗯。

    比抱駱晨雨的小腿有效。

    毫無意外, 駱晨雨又很是不捨的伸小手進衣兜裏摸出來顆大白兔奶糖給他,這時趙永樂嫩的能掐出水來的臉上立即現出笑臉,大眼睛裏的淚水說沒就沒了。

    “耶耶耶姐姐最好了好愛姐姐啊”趙永樂在客廳裏蹦躂着,高興完後,又跑過來伸出略微有些胖嘟嘟的食指指着額頭醒目的小紅花,說,“姐姐,今天你老師不會又沒有獎勵你小紅花吧”

    會心一擊。

    駱晨雨用牙齒咬住下脣,真想從趙永樂這小混蛋的手裏搶回那六顆大白兔奶糖。

    駱晨雨低頭看着微微發漲的胸部,很是無奈地搖搖頭,她很是委屈的想着,“又要勻一些零花錢出來賣胸衣了”

    tot

    趙景馳給含羞草澆完液體肥料後,瞅見駱晨雨緊鎖着眉心,那樣子似乎不怎麼高興啊。

    “怎麼了”趙景馳問。

    駱晨雨搖搖頭。

    雖然趙景馳認識駱晨雨的時間不算長,可他知道駱晨雨低着頭搖頭的時候,心情一般都不怎麼好。

    上次被生物老師罰到教室外面罰站的時候,她是這個小委屈表情。

    還有今天白天發生的事情,在校道里瞅見她的時候,也是這個小難受表情。

    趙景馳轉動了下黑如泥潭般的眼睛,想了一會兒,然後說,“抽屜裏有棒棒糖,喫不”

    駱晨雨想到白茉莉跟她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喫甜的心情就會變好了。

    駱晨雨軟糯糯地說,“喫。”

    太可愛了。

    趙景馳別過頭,忍不住笑了。

    駱晨雨見他別過頭,問他怎麼了

    趙景馳還是忍不住想笑,他還沒見過比駱晨雨要可愛的女生呢。

    以前趙景馳以爲自己喜歡長得漂亮的女生,可至從遇上駱晨雨開始,他漸漸的似乎不怎麼在乎外表了,至少這次,眼前這個叫他小鹿亂撞的女生,他到現在都不還知道她長什麼樣子呢。

    駱晨雨見趙景馳沒有回答她,就又問了句,“花斑豹,你怎麼了”

    趙景馳似乎有些適應駱晨雨這樣喊他了,在他心裏就當花斑豹是個很甜的愛稱了。

    想想都覺得甜蜜。

    趙景馳還是想笑,他伸出修長乾淨的右手,用食指指着彈簧牀邊淺黃色的小桌子,說,“第二格抽屜那裏有棒棒糖。”

    駱晨雨眨巴了下眼睛,又眨巴了下眼睛。

    在別人的家裏,自己去拿似乎不怎麼禮貌啊

    駱晨雨轉念又想,現在趙景馳家裏沒有別人,就只有他們兩個,也就不跟趙景馳客氣了。

    重要的是她嘴饞了。

    駱晨雨邁開雙腿,不急不慢地走着,來到彈簧牀邊又四下裏瞅了瞅,然後瞅見牀邊有個淡黃色小桌子,她走過去半蹲下身子,然後伸左手拉第二格抽屜。

    “咔噠”

    抽屜拉開來,首先映入駱晨雨眼簾的是一個粉紅色棒棒糖,很大個的那種,這樣大的棒棒糖駱晨雨在百貨超市的大架子上瞅見過,那時候她想買,不過看見一個大棒棒糖要花至少十個大白兔奶糖的錢去買,她就縮了縮手。

    她還是更喜歡大白兔奶糖。

    駱晨雨抓住粉紅色棒棒糖直接拿了出來,粉紅色棒棒糖抓起後,駱晨雨細長的眼睫毛眨了眨。

    她愣住了。

    原來抽屜裏面不僅有顆大

    棒棒糖,在大棒棒糖的下方還放着個深藍色正方體的小盒子。

    駱晨雨黑色的瞳仁亮了亮。

    她沒多想,伸手就抓起了深藍色小盒子。

    半蹲在淡黃色抽屜旁,右手抓着深藍色小盒子搖了搖,說,“景馳,你不是說這盒口香糖丟了嗎怎麼在你的抽屜裏啊”

    趙景馳聞聲回頭看,只一眼他渾身都僵直了。

    趙景馳心跳慢了半拍。

    駱晨雨低着頭,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撕開深藍色盒子的包裝袋。

    “哧啦”一聲,牽動趙景馳耳部神經。

    趙景馳愣怔了下,回過神來連忙邁開修長的雙腿,大步走過來。

    可這時駱晨雨已經撕開白色包裝小袋子,伸拇指和食指從小盒子裏面捏起來一個藍色四方形的塑料小袋子。

    駱晨雨:“”

    怎麼不是口香糖

    她黑溜溜的眼睛看得都愣直了,這時趙景馳急忙走過來,擡手就從駱晨雨的手裏奪過小雨衣。

    他動作太麻利了,以至於駱晨雨都還沒能反應過來。

    趙景馳搶了過來,立即就要插進褲兜裏。

    這時駱晨雨喊了他一聲,“景馳,這是什麼啊”

    趙景馳:“”

    他心裏其實很矛盾,按理來說駱晨雨和他同年,應該是知道這玩意是什麼的,可在24小時便利店裏,駱晨雨抓這個小雨衣遞給趙景馳,叫趙景馳把這個也買了的時候,趙景馳知道小可愛應該是不知道這是那方面要用到的小雨衣的。

    趙景馳頭腦靈活,立即開口說,“哦,這個啊,是新型口香糖。”

    “新型口香糖樣子還挺好看的。”駱晨雨說着走到趙景馳的面前,擡手就從趙景馳的手裏又把“口香糖”拿了過來。

    趙景馳伸手要從她手裏拿回來,駱晨雨說,“我還沒喫過新型口香糖呢,櫻桃味的,正好是我喜歡喫的口味,景馳你要不”

    “”

    趙景馳腦部的神經都徹底繃直了。

    他該怎麼跟駱晨雨解釋,其實這玩意根本不是什麼口香糖,而是避孕套。

    趙景馳第一次覺得智商有些不夠用。

    和一個跟他同年紀的女生解釋這是男人用來穿的小雨衣,這個他可怎麼和駱晨雨開口啊

    爲難,好爲難。

    不是一般的難以啓齒啊

    在趙景馳不知所措時,傻乎乎的駱晨雨已經伸手從深藍色小盒子裏面抽出來一個深藍色四方形塑料小袋子。

    看着還挺別緻的。

    駱晨雨烏潤澄透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很快就要撕開小雨衣最後一道防線了。

    趙景馳急忙開口說:“別撕”

    駱晨雨擡了擡頷首,“啊”

    趙景馳說話的同時快步走過來,一手從駱晨雨的手上搶過安全套,他的動作幅度有點大,駱晨雨一個沒反應過來,腳一滑身子朝後摔了下去。

    趙景馳伸手就摟住駱晨雨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細腰,重力作用下,他也沒能站住,身子朝駱晨雨的身上壓了下去。

    兩人一起摔到彈簧牀上,駱晨雨脊背率先摔在彈簧牀上,她睜圓着一雙烏溜溜的眸子看着身材高大的趙景馳朝他直直壓了下來。

    看着就很重。

    花斑豹的身子太大了。

    駱晨雨不敢想,連忙合上了雙眼,害怕得身子瑟瑟顫抖。

    趙景馳不受控制地壓下去,瞧見駱晨雨已經緊閉着眼睛了,他連忙雙手握緊成拳,有力的手肘屈着率先落在彈簧牀牀墊上。

    兩條有力肌肉線條分明的手臂撐在駱晨雨嬌小的腰身邊,雙腿支開來,整個人凌駕在駱晨雨之上,並沒有真的壓下去。

    駱晨雨緊攥着小拳頭,身子不停在抖。

    趙景馳低沉着很有磁性的嗓音,說,“晨雨,別怕。”

    駱晨雨聞聲,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睫,只一眼就瞅見與他近到快要負距離的趙景馳,特別是那雙幽深低溫,眼底淬了冰雪的眸子。

    四目相對的時候,趙景馳心跳也突然絮亂了。

    他看深了眼駱晨雨的臉,雖然她臉上戴着個水藍色口罩,巴掌大的小臉已經被遮住了大半,可趙景馳還是被駱晨雨那雙又大又水靈的眼睛給吸引住了。

    畢竟是荷爾蒙暴漲的年紀,趙景馳渾身的雄性激素瞬間飆漲,他目不轉睛地看着身下嬌小的駱晨雨,白皙脖頸處凸出來的喉結上下蠕動了下。

    趙景馳腦海裏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一個想了很久很久的想法。

    這一刻他真的忍不住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