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24.第二十四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二更)
    趙景馳朝駱晨雨壓下去時, 捏在手裏的安全套掉在彈簧牀上。

    駱晨雨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趙景馳,見趙景馳深深地看着她,突然有些小緊張。

    趙景馳陡然擡起右手,修長白淨的食指伸過去撩起駱晨雨面頰上些許散亂了的頭髮, 很是溫柔地放到她那尖尖的小耳朵上面,微涼的食指稍稍摩擦着駱晨雨微微有些發紅的耳尖, 冰涼的觸感瞬間席捲駱晨雨全身。

    她不自覺抖了抖。

    “景馳,你壓着我了。”駱晨雨微微啓動櫻紅的脣角, 低聲說。

    聽見駱晨雨軟綿綿的聲音, 趙景馳越發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呼吸有些急促地看着駱晨雨,那瞬間真的好想狠狠親駱晨雨一口,親到嘴皮子破的那種。

    內心燃起的慾望叫他真的就這樣做了。

    趙景馳半句話都沒有說,抵在駱晨雨耳尖的食指摩挲着駱晨雨小巧的耳朵,伴隨着的是駱晨雨不自覺的顫慄。

    她本身就是一株很軟萌的含羞草, 只要稍稍有些微小的動靜, 身子就會不自覺顫抖。

    趙景馳又咽了下津液, 修長的食指勾動水藍色口罩白色的帶子,撩起半截。

    趙景馳的心也砰砰跳了起來。

    在他最後摘下面罩前,房間裏突然傳來一陣“咔嚓”的開門聲。

    “景馳你”

    很熟悉的聲音, 趙景馳擰轉頭看, 輕描淡寫地一眼, 整個身子卻頓時軟了。

    推至極致的慾望瞬間被兜頭潑下一盤足以冷到渾身顫抖的冰水。

    趙媽媽急忙走過來, 更叫她驚詫的是, 此刻趙景馳和駱晨雨的身旁居然還放着一個十分扎眼的深藍色安全套

    “景馳你你你”趙媽媽一時間都不知道要說啥了。

    趙景馳擰了擰川字眉,悠然從駱晨雨的身上起來,第一時間沒有跟她媽解釋,而是想到駱晨雨現在應該會覺得尷尬。

    “晨雨,你先回去吧。”趙景馳說。

    駱晨雨趕緊從彈簧牀上坐起來,她伸手捋直了頭髮,邁開小白腿走到趙媽媽身旁,很有禮貌地說了聲,“阿姨好。”然後走出趙景馳的家。

    駱晨雨離開後,趙媽媽長嘆了一聲,說,“兒子啊,你現在纔讀高二,你這麼快就”

    “不是你想的那樣。”趙景馳說。

    “還不是我想的那樣,你連這個都準備好了。”趙媽媽看向放在彈簧牀上深藍色的安全套。

    趙景馳:“”

    真是百口莫辯了。

    “兒子啊,你現在還是長身體的時候,這麼快就跟女生不怎麼好啊。”

    “我都十八了,還長什麼身體啊。”趙景馳伸手撿起安全套,踱步走到淡黃色小桌子邊,拉開第二格抽屜,扔小雨衣進去,又“啪”的聲合上。

    趙景馳沒有說,趙媽媽都忘了兒子已經十八歲成年了

    她愣了愣說,“那也還是有點早吧。”

    趙景馳百無聊賴坐在靠背的椅子上,“早什麼啊,爸跟我說他當年可是高一就跟你在一起了。”

    趙媽媽:“”

    趙媽媽一時間竟然語塞了,她當真沒想到趙振輝會把這個都跟兒子說。

    “那時候怎麼一樣。”趙媽媽說。

    “有啥不一樣的。”趙景馳抽了根菸出來,摁下機械打火機開關,騰地下升起一束火,點燃煙尾。

    “媽,這有什麼大不了的,爸當年不也是年輕氣旺被你迷住了。”趙景馳說。

    趙媽媽當真是沒話說了。

    “這事我不跟你說,我讓你爸跟你說。”

    趙景馳抖了抖肩膀,說,“爸跟我說了,做男人要敢作敢當,遇到喜歡的女人不要慫就是幹”

    趙媽媽:“”

    徹徹底底敗下陣來

    “這趙振輝怎麼搞的,啥好的不教你,竟教你這些了。”趙媽媽差些被氣暈了。

    “有啥不好的,聽我爸說媽你可是你們學校的校花,老爸會先佔地爲王,那纔是有真本事,要不然這世上還不知道會不會有我呢。”趙景馳說着,好整以暇地吸了一口煙。

    “你們兩父子,我是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趙媽媽說着就要走出趙景馳的房間,她都已經合上實木門了,轉瞬又推開,見趙景馳雙腿自然交疊着,她說,“那姑娘是咱們隔壁家的吧看着挺聽話懂事的,你對人家好點。”怎麼着也是鄰居,出門不見關門見的。

    趙景馳說,“嗯,我會的。”

    趙媽媽又是一陣脈搏加快,她搖搖頭,最後說:“記得剋制點,一週別那麼多次,不然身子真受不了,別弄壞身子知道了不”

    趙景馳:“”

    趙媽媽說完後,很快又給趙景馳端來一碗湯,說是補身子的。

    趙景馳:“”

    我這麼精壯持久,用得着這個

    趙景馳怕喝了這碗湯,今晚就真的不用睡了。

    趙媽媽說,“想什麼呢,就是一般滋補的湯,喝完後早點刷牙休息。”

    “哦。”趙景馳說,“不過媽,當年爸是怎麼追到你的啊”

    趙媽媽頓了頓,說,“你跟你爸感情不是很好嗎向你爸取經去。”

    “爸跟我說是你主動倒貼的。”

    趙媽媽頓時急了,“這你真不能信你爸,當年在學校裏追我的男生可是足足排了好幾條街的,要不是你爸在我身上花了心思,我可還真不一定會嫁給他。”

    “是什麼嘛”趙景馳追問。

    趙媽媽說,“問你爸去。”

    ~

    駱晨雨離開趙景馳家後,回到自己家裏。

    這時駱媽媽正在給駱永樂洗澡,駱永樂聽見開門聲,光着白乎乎的屁股就跑了出來,開口就說,“姐,你有小紅花不今天我有兩朵,學校裏有兩個老師說我聽話獎勵給我呢,姐姐,你有不”

    “永樂,趕緊過來洗澡,洗完澡你再去找姐姐不行嗎”浴室裏傳來駱媽媽的聲音。

    駱永樂吐了吐小舌頭,然後撒開小胖腿跑回到浴室裏面。

    駱晨雨伸手摘下口罩,然後揹着粉紅色hellokitty書包回到房間裏。

    放下書包後,她走到書桌邊,拉開最上面那個小抽屜,伸手從裏面抓出一排片劑藥。

    是開學前一天,駱媽媽帶她到醫院去看醫生,醫生開給她的。

    很普通的藥,用來緩解呼吸道氣管問題,儘快適應現代渾濁空氣的。

    駱晨雨倒了一杯溫水,然後取下最後兩片藥片,丟進嘴邊裏面,又喝一口溫水送藥。

    喝了一杯水後,駱晨雨又走到廚房那倒了一杯水。

    她是含羞草,喝多點水總是好的。

    回到房間裏,駱晨雨拉開粉紅色書包的拉鍊,拿出數學必修二。

    下午上數學課的時候,數學老師佈置了課後作業,她挺直着腰桿,很認真地寫作業。

    接連做了一個小時的數學作業,駱晨雨的腦細胞都要被榨乾了。

    二次函數,反二次函數,還有複合多元函數。

    這都什麼鬼啊

    qaq

    在數學這門功課裏,她是真的覺得太難學了,剛學會sin cos tan,現在又來二次函數,反二次函數

    居然還有複合多元函數

    腦細胞嚴重欠費。

    寫完作業,駱晨雨瞄了眼放在書桌上粉紅色hellokity樣的小鬧鐘,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

    她拿了套寬鬆的睡衣,然後走進浴室裏面洗澡。

    趙景馳拿了個大枕頭立着放在牀頭,然後背貼在大枕頭上坐着。

    他伸手從深色牛仔褲褲兜裏摸出來白天在遊戲廳裏用遊戲積分換來的那個笑臉樣的鑰匙圈,用手指掛着轉了轉。

    心裏想着駱晨雨,很想很想。

    也不知道駱晨雨現在在做什麼呢

    他伸頭到窗邊瞅了瞅,沒有看見對面樓的駱晨雨,有些小失落地又回到牀邊坐着。

    這時放在一旁的土豪金爪機響了。

    趙景馳抓起爪機,修長好看的食指滑動接聽鍵。

    “馳哥,陳佳佳那幾個小太妹估計是聽見風聲了,我今晚過來堵她們,可是都沒看見她們啊,估計是害怕了,都躲起來了,要不咱們還是算了,不找她們麻煩了。”孫志傑的聲音從爪機裏面傳出來。

    “不行”

    趙景馳十分堅定,欺負誰也絕對不能欺負小可愛,陳佳佳她們幾個是皮癢癢了,明知道趙景馳喜歡駱晨雨,居然還敢找駱晨雨的麻煩,不給她們點教訓是不可能的。

    “那馳哥,現在怎麼做啊”

    趙景馳轉動了下鑰匙圈,說,“晚了你回去吧,明天我親自找她們算賬。”

    這筆賬,必須好好算算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