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27.第二十七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三合一)
    作者碼字不容易, 小天使來晉江支持正版哈此爲防盜章  他迫不及待地擡眼看, 叫他跌破眼鏡的是,駱晨雨不僅沒有受傷,而且還憑一己之力,成功拉回了陳子樂, 陳子樂的身形明顯比駱晨雨的要大,整個人趴在駱晨雨的身上, 重力作用下, 駱晨雨朝後摔, 直接坐到冰涼的水泥地面上。

    趙景馳腿上帶風跑過來,伸手抓住駱晨雨的肩膀,不停問她有沒有傷到哪裏

    駱晨雨伸手拉了拉天藍色口罩的耳帶, 捂住大半張臉。

    “有沒有事”趙景馳心急地又問了遍。

    見駱晨雨還是沒有回答, 他伸手抓住駱晨雨的左手,說,“爬我背上來, 我揹你去校醫室。”

    駱晨雨:“”

    一旁的陳子樂回過神來,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出來, 眼淚撲簌簌往下掉,整個人哭得一顫一顫的。

    駱晨雨伸出右手推開趙景馳的手,說, “我沒事, 你還是揹她去校醫室吧。”

    趙景馳:“”

    確認駱晨雨那小胳膊小腿沒有受傷後, 趙景馳霍然挺直腰桿站了起來, 他偏過頭,露出近乎完美的側臉,低溫深邃的眸子看向深藍色圍欄,說,“你以爲我哪個女生都背啊,要不是看在是你,我纔不背呢。”

    駱晨雨:“”

    幾乎同一時間,保安還有幾個男老師跑了上來,瞅見陳子樂癱坐在地面上一個勁地在哭,他們也是手足無措。

    班主任費了好大力氣才爬上來,來到陳子樂的身邊,見保安和那幾個男老師都傻愣着,就說,“別站着了,揹她去校醫室好好檢查下,萬一真出了什麼事,我們可沒辦法跟她家長交代。”

    其中一個戴着金絲邊眼鏡的男老師率先回過神來,立馬背起陳子樂往樓下走去。

    班主任大喘了幾口氣後,伸手拍了拍駱晨雨的小肩膀,誇讚道,“晨雨,做得真好。”

    駱晨雨勾起月牙樣笑意,心裏很高興,她還是第一次聽到班主任誇她呢,只是不知道爲什麼,班主任沒有給她小紅花,心裏有一丟丟小失落呢。

    弟弟讀幼兒園,每次放學回家額頭上都貼着小紅花,說是老師獎勵的,駱晨雨羨慕好久了呢。

    趙景馳又側臉回來,看向駱晨雨的臉,只看見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和一個水藍色口罩。

    趙景馳陡然擡手到駱晨雨的耳郭邊,那姿勢像是要撩起她耳畔的烏髮那樣。

    駱晨雨條件反射朝身後退了一小步。

    “退後幹嘛,你口罩髒了,我給你取下來。”趙景馳個子很高,駱晨雨勉強纔夠得到他肩膀的位置。

    駱晨雨伸手捂住了蔚藍色的口罩,用力搖着頭說,“不用了,我自己會取下來。”

    她說完後,邁開白皙精緻的腳踝走到天台門口。

    趙景馳擡起的手僵了僵,之後扯扯嘴皮子,伸手撓了撓鬢邊的短髮。

    駱晨雨剛走到二樓樓梯轉口處就碰上了劉希晴,劉希晴趕緊走上來問駱晨雨有沒有受傷。

    駱晨雨搖搖頭,說沒有。

    見她要到廁所去,劉希晴也跟着走了過去。

    一進到女廁裏面,駱晨雨走到洗手檯前,伸出乾淨好看的右手取下臉上的口罩,看了看。

    確實是髒了,應該是救陳子樂的時候,下巴貼在護欄上,沾了些灰塵了。

    駱晨雨伸手拍了拍口罩上面的灰土,然後伸雙手到水龍頭下面,白淨修長,節骨分明的手指在冰涼的冷水裏戳了戳,然後捧起一小許清水,拍在白淨的小臉上。

    看見駱晨雨的臉,劉希晴渾身像是度了一道電那樣,直接僵直了。

    “哇晨雨你居然這麼漂亮真是嫉妒死我了”

    劉希晴真的沒想到天藍色口罩下會遮住一張五官如此精緻的臉,非但沒有痘痘胎記,反而是清水出芙蓉那樣清純,根本不用化妝的臉。

    被驚豔到了,劉希晴又說,“晨雨,你長得這麼好看,比咱們班的班花都要好看,幹嘛還整天戴着口罩啊你要是不戴口罩,學校裏的男生估計都得給你迷死了。”

    駱晨雨說,“哪有你說的這麼誇張。”

    “真的,晨雨,就你這臉,下次選校花的話,我一定投你一票。”劉希晴說着伸手挽住駱晨雨的手臂。

    洗完臉,用紙巾擦乾後,駱晨雨又從褲兜裏摸出一個全新的口罩,戴了上來。

    “真的,你別戴口罩了。”劉希晴說。

    “不行,空氣太渾濁,我一時間還適應不了。”駱晨雨說。

    劉希晴抖了抖肩膀,“那行吧,還是健康最重要。”

    兩人一起回到教室裏面,班裏的同學看駱晨雨的眼神明顯和以前不一樣了,之前大家都覺得駱晨雨膽子小,可她今天居然救了陳子樂,完完全全刷新了同學們對她的看法。

    駱晨雨察覺到同學們異樣的眼神,特別是坐在前排的那隻梅花鹿,那眼神看着很有威脅性,駱晨雨打心裏覺得他這是在審度她,萬一被梅花鹿發現自己是一株含羞草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她快速回到座位上坐着。

    這時,坐在隔壁組的班長拿着本英語書來到駱晨雨的身邊,說,“晨雨同學,這道英語題你可以給我講解一下不”

    低着頭的駱晨雨緩緩擡起眼瞼,瞅見是班長,她小聲說道,“我也可能不會。”

    戴着黑框眼鏡的班長勾起好看的嘴角,笑着說,“沒事,你幫我看下。”

    班長說着放英語書到駱晨雨的面前,伸手指指了指課後第二道練習題。

    駱晨雨看了題後,她會。

    這道題今天上午上英語課的時候英語老師講解過,每個語法要點她都一一做了標註,講解起來並不難。

    班長搬來一張木凳子坐近了些,駱晨雨一個字一個字地給他講解。

    “臥槽馳哥,你快看啊英語學霸居然拿着英語書去請教小慫包英語題目了”孫志傑瞪大着雙眼,很是驚訝地說。

    聞聲,正低頭玩着手遊的趙景馳擡起頷首,冷電般的眼睛直直盯着男班長看。

    “臥槽越坐越近了啊”孫志傑說。

    趙景馳勾起一邊嘴角,哼笑了下。

    啪的聲放下爪機。

    之後挺身站起來,邁開修長有力的雙腿,氣場十足地來到男班長的身旁,一雙銳利冰刀樣的眼睛剜了他一眼,然後伸出手大力扣住男班長的脖子,冷聲道,“哪道題你不會我來跟你說啊。”

    男班長顯然在狀態之外,愣了下,說,“不用了,晨雨同學跟我說就好了。”

    “是嗎”趙景馳大力拍了下男班長的肩膀,拍得他那瘦弱的身子都快要散架了。

    男班長身子矮了一截,趙景馳又說,“我來跟你講解吧,我說得更、具、體。真的。”

    男班長怯怯地說,“不用了。”抓起英語書,灰溜溜回到自己的座位。

    趙景馳回過頭來看了看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