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29.第二十九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二合一)
    作者碼字不容易,小天使來晉江支持正版哈此爲防盜章

    這樣想着, 她默默又轉頭看向最後排的趙景馳。

    “馳哥, 馳哥,瞅見沒, 那醜八怪又回頭來看你了。”坐在趙景馳前面的大胖子說。

    趙景馳聞聲擡眼看,這一眼恰好對上了駱晨雨的雙眼,兩人四目相對,趙景馳蹙了蹙眉心,說,“奇怪, 她盯着我看幹啥”

    “誒, 新來的,你懂不懂禮貌啊, 沒看見我站在你面前嗎啊”大肥牛突然提高音調, 嚇得駱晨雨渾身打了個激靈。

    她還是眼巴巴看着趙景馳,委屈得都快要哭了。

    “我在跟你說話呢,再不看過來, 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大肥牛兇道。

    駱晨雨看了好一會兒趙景馳, 可趙景馳瞅了她幾眼後, 低下頭又玩起了他心愛的手遊。

    駱晨雨可憐兮兮回過頭來,不看還好,一看就瞅見大肥牛那膨脹得快要擠破校服的大肚腩。

    天啊

    駱晨雨不敢想, 他這是吃了多少草啊qaq

    “新來的, 你叫啥名字”大肥牛說着手搭在駱晨雨的肩膀上。

    駱晨雨趕緊伸手推開他的手, 要是被他摸到葉子的話那就不得了了啊。

    “喲,還挺拽我告訴你這裏誰最大,我是廖辰天,在這個班裏你就得聽我的知道了嗎”大肥牛說。

    駱晨雨抖了抖身子,小聲迴應說,“知知道。”

    “草聲音這麼小聲,你是要說給誰聽啊”大肥牛伸手摸了下鼻子,然後伸手到駱晨雨的面前,示意駱晨雨給錢。

    駱晨雨:“”

    “駱晨雨,爽快點給哥百來塊買菸錢。”大肥牛說。

    駱晨雨:“”

    她出門的時候沒帶錢包,兜裏哪有什麼錢啊。

    大肥牛見她冷漠着臉,半天不說話,以爲她不想給,忽的擡手大力拍了下桌子。

    “啪”的一聲刺激着駱晨雨的耳膜,她好不爭氣地又抖了抖。

    駱晨雨看着大肥牛,如果他不是專門喫草的大肥牛的話,駱晨雨一定給他好看,可是現在她不敢啊。

    大肥牛伸出手又拍了下駱晨雨的肩膀,“麻利點,把兜裏的錢都拿出來。”

    條件反射,駱晨雨立馬又伸手拍掉大肥牛的右手,她很害怕,瑟瑟顫抖着伸出白皙修長的小手,從校褲的褲兜裏摸出來10軟,準備要給大肥牛。

    大肥牛瞅見她只拿出來10軟,胸腔裏燃燒的怒火越發旺盛了,他擡手一巴掌就呼到駱晨雨的臉上。

    駱晨雨很怕大肥牛會吃了她,現在都還在渾身顫抖的狀態,根本就沒意識到大肥牛的前蹄已經拍到她的面前了。

    “啪”一本數學必修二飛了過來,直直砸中了大肥牛的右手。

    “草誰他媽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拿書砸我”大肥牛怒不可遏,驟然回頭怒目瞪着砸他書的人。

    “”

    瞬間縮着脖子,慫成一隻鵪鶉。

    “嘿嘿,馳哥好。”大肥牛臉上堆笑着說。

    駱晨雨聽到大肥牛說到馳哥,猛地擰頭看,遠遠地,瞅見身穿白襯衫的趙景馳邁開一雙大長腿走過來,他左手插着兜,右手抓着臺土豪金爪機,走起路來腿上帶風。

    “胖子,剛剛罵誰呢”趙景馳說的話雲淡風輕,大肥牛嚇得雙腿都顫巍巍了,他忙笑着說,“馳哥,我罵她呢這個新來的一點都不懂規矩,連買菸錢都不給我們呢。”

    “嗯買菸錢”趙景馳嘴角斜斜勾起,似笑非笑,他抓起數學必修二,一下一下打在大肥牛的臉上,“你講清楚點,我趙景馳啥時候說過要收買菸錢了”

    大肥牛都要哭了,他說,“沒有,是我”

    轉瞬書本又排在大胖子的臉上,“還有,你剛剛說這個班裏誰是老大”

    大胖子嚇得腿肚子發麻,整個人直接萎了。

    趙景馳是學校裏混得最好的那個,他不喜歡打架,不過如果有人故意招惹他的話,又或者他看那人不順眼,就會出手教訓那人一下。

    學校裏有關他的傳聞有很多,都說他的身世很迷,至今沒人知道他父母是誰,還有人說他在學校裏有很大的背景,搞不好哪個校董就是他老爸,只是這些都是小道消息,並沒有真憑實據。

    “馳哥,您是老大啊,您是咱們班裏的老大。”大胖子恭恭敬敬地說。

    “那我怎麼剛纔聽到有人說你纔是老大啊”趙景馳冷瞥了大胖子一眼。

    趙景馳都還沒有動手,大胖子整個人直接腿軟癱坐在地上了。

    “哈哈哈就你這樣的還敢說自己是老大要臉不”趙景馳的一個好兄弟走過來說。

    “就是,廖辰天啊,今天的值日你懂的。”朱志傑說着,伸手大力拍了下廖辰天的肩膀。

    “是是是,今天我會一個人掃完地的。”大胖子說。

    “還有呢”朱志傑撇了大胖子一眼。

    “明天的早餐我也包了。”雖然極不情願,可廖承宇沒辦法,誰讓他今天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了趙景馳。

    大胖子落荒逃跑後,朱志傑有意看了駱晨雨一眼,駱晨雨瞅見他看過來,更加害怕了,剛走了一隻大肥牛,就來了一隻藏羚羊,還是國家一級保護的那種。

    駱晨雨:tat

    趙景馳二話不說轉身就要回到自己的座位,剛擡步卻突然發現有人抓住了他右手的小尾指。

    指尖處傳來略微有些冰涼的顫抖。

    趙景馳:“”

    他驀地回過頭來,瞅見駱晨雨那顫抖着的手抓住他的小尾指,趙景馳看深了駱晨雨一眼,說,“你有事”

    駱晨雨像小雞啄米那樣點了點頭。

    趙景馳踱步走到他身旁,漫不經心道,“啥事”

    駱晨雨伸出白皙纖細的右手,在趙景馳的面前慢慢攤開來,掌心裏出現一小包紅色包裝紙的牛肉乾。

    “給給你的。”被大肥牛和藏羚羊嚇到了,駱晨雨到現在渾身都在微微顫抖着。

    趙景馳瞅見她掌心裏放着一包香辣牛肉乾,恰好是他喜歡喫的口味,就拿了過來,麻利撕開包裝紙一下子扔進嘴巴里咀嚼了起來。

    “花斑豹,謝謝你。”駱晨雨低聲說。

    趙景馳沒聽清楚前面花斑豹三個字,他擡了擡眼瞼,聽着駱晨雨那軟綿綿的聲音,看着她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眸子裏還含着水汽,覺得她真的是可愛極了

    生物老師沉了沉嗓子,然後說,“今天我要表揚一個人。”

    聞聲,班裏的同學幾乎都擡起了頭,只有坐在最後排癡迷着玩手遊的趙景馳還低着頭。

    同學們都目不轉睛地看着生物老師,有好幾個女生已經迫不及待談論着滅絕師太到底會表揚誰

    “還會有誰啊,一定是駱晨雨啊,咱們班除了她上課認真一點,其他人都是來這混日子的吧”一個頭發上夾着個蝴蝶樣式髮卡的女生說。

    “她是挺認真上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