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34.第三十四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
    作者碼字不容易, 小天使來晉江支持正版哈此爲防盜章  趙景馳剛毅的臉上沒有半分表情, 冷瞥了眼大胖子還有孫志傑,威脅道,“你們倆大舌頭, 再說,是要我縫住你們的嘴巴不”

    “喲喲喲馳哥生氣了,我們還是不要說了吧。”孫志傑說着邁開雙腿走過駱晨雨的身邊,湊嘴巴到駱晨雨的耳蝸邊壓低聲音說,“新同學, 你可小心點了, 我們馳哥啊可是很兇很兇的”

    駱晨雨:“”

    幾個男生說完後往走廊另一頭走去,沒一會兒都走進教室裏面了。

    趙景馳見駱晨雨還傻愣着,他就說, “你還不去廁所處理下”

    駱晨雨擰着眉心, 花耗了很多腦細胞還是想不出來她幹嘛會無緣無故流血, 明明就沒有受傷啊

    “景馳同學,我怎麼會流血的”駱晨雨傻乎乎地開口問。

    趙景馳:“”

    “這你還問我啊, 不是你們女生每個月都會來一次的麼”趙景馳說, “你書包裏有沒有帶那玩意, 帶了的話趕緊去廁所換了。”

    駱晨雨明顯覺得自己智商捉急了,她心想着趙景馳說的是什麼東西啊

    趙景馳真是拿駱晨雨沒辦法,都已經是十七歲的大姑娘了, 這樣的事情還要他一個大男生跟她講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景馳心裏琢磨着, 也許駱晨雨的書包裏沒帶那玩意, 他輕嘆了一聲,然後說,“你先到女廁等我,我一會兒就回來。”

    說完,腿上帶風跑下樓梯,很快消失在樓梯拐角處。

    駱晨雨很聽話,邁開白淨勻稱的小腿走到女廁所裏面。

    現在是放學時間,廁所裏沒有人,就只有駱晨雨自己一個。

    她取下綁在腰上的校服外套,發現外套的袖子上也沾了一點血了,就走到洗手檯邊,伸右手到水龍頭下面捧了點水,一下一下搓洗着校服袖子。

    趙景馳是班裏的老大,那些食草動物都很聽他的話,駱晨雨知道自己要想好好地在學校裏讀書,那必須得趙景馳護着她,這個大腿她是要嚴嚴實實,牢牢固固地抱着的。

    她剛洗完袖子上的血跡,很快耳畔就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叩叩”

    趙景馳站在門口,伸手敲了下女廁所的實木門,說,“駱晨雨,你在裏面不”

    駱晨雨聞聲連忙走到廁所門口,她都還沒有開口說話,趙景馳就塞了個粉紅色包裝的東西給她。

    駱晨雨:“”

    這是啥

    趙景馳扶額:“”

    你還是個女人不

    趙景馳見駱晨雨睜圓着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好似看起來真的不會用啊,這可怎麼破啊難不成是因爲自己買的牌子跟她以前用的不是同一牌子,所以不會用

    可也沒理由這麼笨的啊

    趙景馳說,“背面應該有使用說明,你就照着用吧。”

    駱晨雨眨巴了下眼睛,然後翻過粉紅色棉花,圓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很認真仔細地看着使用說明。

    她看了一

    會兒,瞅見介紹裏寫着這是女生每個月特殊時期使用的姨媽巾,駱晨雨白皙的小臉頓時漲紅了起來,她想到之前媽媽跟她說過的,修煉成人後,女生每個月是會來大姨媽的

    駱晨雨趕緊又用校服外套擋住身後的血跡,臉頰火燒火燎的紅,連忙邁開步子跑進了廁所小隔間裏面,“啪”的一聲關上門。

    趙景馳邁開修長的雙腿走到走廊邊上,伸手進褲兜裏摸出來一包香菸,抽出來一根用打火機點燃,叼在嘴角處百無聊賴地抽着。

    左手搭在深藍色的欄杆上,一口一口吸着煙,緩緩吐出白色的菸圈。

    吸了一會兒,褲兜裏的爪機響了起來,他摸出來看,是朱曉婷打給他的。

    趙景馳直接摁停了,他已經和朱曉婷分手了,那都是兩個月前的事了,沒想到朱曉婷到現在還纏着他。

    摁停後,隔一會兒爪機又響了。

    趙景馳覺得不耐煩了,就伸手指滑動接聽鍵。

    “喂,景馳嗎我是婷婷啊,我想了想,我後悔了,我還是很愛你的,景馳咱們複合吧。”

    趙景馳中指彈了彈手裏的煙,煙末掉到地面。

    他不急不慢,很是悠閒地說,“曉婷,咱們分手了,我也已經對你沒感覺了,你別再喜歡我了,之前說好的,和平分手。”

    “不要我不要”朱曉婷明顯加大了語氣,“之前是我不懂事,我跟你說分手那都是鬧着玩的,我沒想真和你分手,景馳,你知道的,我很愛你的,咱們複合吧,我會一心一意對你的。”

    “你別再打來給我了,咱們沒戲了。”趙景馳說完直接掛斷了。

    在感情方面,他向來很果決,說一不二的。已經明確說了分手了,他就不會再留戀,更何況之前會答應和朱曉婷在一起,其實也是一時衝動,後來仔細想想,其實他也沒有多喜歡她。

    掛斷電話後,朱婷婷接二連三給他打電話,趙景馳覺得煩了,直接把朱婷婷划進了黑名單裏。

    很煩。

    揣手機進褲兜後,趙景馳又抽了兩口煙,他驀地回頭瞅見駱晨雨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他身後了。

    趙景馳愣怔了下,之後伸煙到欄杆上碾滅,轉而丟進一旁的藍色垃圾桶裏。

    “沒啥事吧”趙景馳的聲音很有磁性,聽着很舒服。

    駱晨雨把頭搖成撥浪鼓,低着聲說,“沒,沒有。”

    說完後,駱晨雨緊接着又說,“你的校服,我洗好了再給你。”

    “沒事,留你那放着吧,反正我也很少會穿校服。”趙景馳說完後,邁開筆直有力的雙腿往前走,剛走了兩步轉過頭來看了看戴着口罩的駱晨雨,說,“我送你回家吧。”

    “不不用麻煩了。”駱晨雨說。

    “有啥麻煩的,你就住我家隔壁,咱們還是鄰居呢,順路。”趙景馳說。

    “哦”駱晨雨跟在趙景馳的身後。

    來到自行車停車棚,趙景馳騎着自行車出來在駱晨雨的面前停下,一雙深邃透亮的眼睛看着還處在傻乎乎狀態的駱晨雨,伸手拍了拍單車後座,說,“上來吧。”

    駱晨雨走過去,又白又細的右手放在車凳子上,稍稍用了點力坐了上去。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