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葉子可以預知未來[穿越] >39.第三十九章:你是我的小可愛啊!
    作者碼字不容易, 小天使來晉江支持正版哈此爲防盜章  生物老師是個剛大學畢業出來工作的年輕女人, 瓜子臉,鼻樑不是很挺, 還戴着一副銀色鏡框的眼鏡。

    駱晨雨對戴眼鏡的人很是崇拜,在她修煉成人形的第一天, 媽媽就跟她說人類智商高文化水平高的人才戴眼鏡的,叫她不要整天對着爪機看, 要不然到時候啥都還沒學會就戴着副近視眼鏡,會被同學們嘲笑的。

    駱晨雨很聽媽媽的話。

    一瞅見生物老師戴着眼鏡, 她就肅然起敬,趕忙把脊背挺得直直的,很認真地聽課。

    今天剛好說到植物生長素的知識點,駱晨雨作爲一株含羞草, 自然也很感興趣。

    生物老師講完生長素, 秋水仙素後, 就準備點名叫同學站起來回答課後的練習題。

    她想了想, 說,“有沒有同學自告奮勇回答的”老師都不抱什麼希望了,卻不料這時教室裏面舉起了一隻又白又細的小手。

    還微微顫抖着。

    “好那位女同學,對, 就是你,你站起來回答這個問題。”生物老師喜出望外, 他還以爲高中生沒人會舉手回答問題了呢。

    駱晨雨收回了瑟瑟發抖的右手, 挺直腰桿站起來, 軟綿綿細如蚊吶地聲音說,“a”

    “啊晨雨同學你說什麼”生物老師沒想到她回答問題會這麼小聲,就又問了遍。

    班裏的同學聽後,鬨然大笑了起來。

    “哈哈,老師,這是我們班來的新同學,她啊說話就這麼小聲的。”坐在後排的孫志傑笑得差些岔氣。

    坐在後面的幾個男生也插嘴進來,都在說駱晨雨膽子小,說話的聲音小得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坐在後面的男生都笑了,唯獨只有趙景馳一雙漆黑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駱晨雨。

    他看了好一會兒,瞅見她繃直着脊背,十足十像是小學時脖子上戴着紅領巾少先隊員的模樣,忍不住勾脣笑了笑。

    “你們幾個別笑了,你們也好意思笑,上課的時候不聽講就算了,還玩手機開小差。”生物老師喜歡聽話的學生,她兇了孫志傑幾個後,然後又看向身子略微有些發抖的駱晨雨。

    “晨雨同學,你別害羞,大聲點說出來,你選什麼”

    駱晨雨右手緊握成拳,鼓起最大的勇氣,大聲地說,“a”

    依舊軟綿綿糯糯的,聽着像是有道輕柔的風緩緩拂過耳畔那樣。

    癢癢的。

    “噗~”班上的同學笑得越發大聲了。

    駱晨雨捏住白色小拳頭,真的有些害怕了,她覺得班裏的同學都太不友好了

    這時,坐在最後排的趙景馳瞅見駱晨雨身子不停在抖,還有些不開心地低下了頭,趙景馳搬開木凳子,霍然挺身站了起來,渾厚洪亮的聲音響徹整間教室,“老師,我聽到她說a。”

    喧鬧的教室霎時間落針可聞。

    孫志傑:“”

    白茉莉:“”

    最在後排的男生:“”

    不對勁

    馳哥今天是哪根筋搭錯了麼我有沒有看錯,他剛剛站起來替小害羞解圍

    “好,a選對了。”生物老師說,“晨雨同學你坐下,大家要以晨雨同學爲楷模,上課的時候要積極舉手回答問題。”

    駱晨雨瑟瑟顫抖着身子坐回到木凳子上。

    白茉莉看了駱晨雨一眼,瞅見她身子不停在抖,伸手去握住駱晨雨的手背,說,“晨雨你別怕,沒事的。”

    駱晨雨莞爾笑了笑,說,“茉莉,我沒事。”

    “什麼你喊我什麼”劉希晴問。

    “茉莉。”駱晨雨低聲說。

    “好,茉莉這名字我喜歡以後我準你這樣子喊我了”白茉莉說着伸手抱了下駱晨雨的肩膀,發現她的身子還是在抖。

    很快第二節課下課了,課間的時候白茉莉喊駱晨雨和她一起去廁所,駱晨雨微微搖了搖頭說,“茉莉你去吧,我要刷練習題呢。”

     課間的時候,駱晨雨一直在寫生物的課後練習題,都寫完後,她還要認真地對兩三遍,生怕自己會粗心大意錯那麼一道。

    正彎着頭做題呢,突然書本上投下一道高大的身影。

    駱晨雨緩緩擡起頭,瞅見趙景馳站在他身旁,又慢慢地低下頭繼續做題。

    趙景馳伸出修長白皙的食指揉了揉鼻尖,說,“晨雨同學,這麼喜歡讀書啊。”

    駱晨雨:“”

    她又擡起頭,說,“有事嗎”

    “有事。”趙景馳深色的眸子亮了亮,說,“我的生物作業沒寫,你替我寫吧。”

    駱晨雨:“”

    “不”她的“不”字還沒有說出口,趙景馳已經邁開修長的雙腿回到他的座位了。

    孫志傑瞅見趙景馳特意去跟駱晨雨說話,他有些壞壞地笑着說,“馳哥,欺負新同學呢”

    “欺負你麻痹。”趙景馳說。

    “不然你去找那小害羞做啥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孫志傑隨口一說。

    “不是吧馳哥會喜歡駱晨雨這種小白菜麼不可能吧,那胸平的都可以做飛機場了,不是馳哥喜歡的類型啊”大胖子回過頭來看着趙景馳,又說,“再說了,馳哥你還沒見過她長啥樣子吧,就這樣淪陷了”

    “滾。”趙景馳罵道。

    “我只是叫她幫我寫生物作業。”

    孫志傑搬凳子坐近了些,說,“馳哥,生物老師可是早就放棄我們後排這幫學生了,你也從來都不交生物作業的啊,怎麼突然想交了”

    趙景馳懶得跟他們解釋,百無聊賴地拿出爪機打開手遊,和死黨們組隊去了。

    放學後,白茉莉拿出個小鏡子左右看了看,然後從粉紅色小包包裏摸出根新買的口紅,補了點脣色後,叫駱晨雨跟她一起走。

    駱晨雨說,“你先走,我還有幾道數學題沒做完。”

    白茉莉見駱晨雨這麼可愛,忍不住伸手摸了下她的頭,“好,那我們下午見了。”

    說完後,她就離開了。

    駱晨雨埋頭繼續寫着數學作業,她腦細胞真的要被三角函數,二次元函數這些奇形怪狀的東西給攪沒了啊。

    qaq

    太難了。

    ~

    趙景馳在籃球場上揮汗打完籃球后,左手抱着球往學校門口走去,一路上很多女生不停瞄他,還拿着爪機偷偷地拍他的照片。

    趙景馳早就見怪不怪了,他此時身上簡單穿着件紅色背心籃球服,渾身性感勻稱的肌肉曲線展現得淋漓盡致。

    學校裏的女生都說趙景馳是行走的雄性荷爾蒙,身材比例完美的堪比國際頂級男模,最最重要的是他的那張臉,五官精緻深刻,斜飛入鬢的劍眉下一雙淡漠又疏離的眼睛,只那麼微微一瞥都能蘇死人了。

    他單手抱着籃球,腿上帶風來到自行車停車棚,打開車鎖要推自行車出來的時候,漫不經意的一眼突然瞅見自行車前面的,居然是一株嫩綠色含羞草

    漆黑的瞳仁亮了亮。

    他踱步走到好修長的花邊,伸出白皙修長,節骨分明的食指觸摸了下含羞草上的小葉子。

    小葉子接觸到敏感信號,碧綠色的葉子立即合攏了起來。

    趙景馳的腦海裏登時想起今天班裏新來的那個插班生,同樣是瑟瑟顫抖的,還挺可愛的。

    嘴角勾起一個悅人的弧度,笑了。

    他伸手指划動含羞草邊上的泥土,挖出一個小坑,然後輕手輕腳,十分小心地提起含羞草,然後用白色塑料袋子裝着,掏了些黑土下去。

    之後將白色塑料袋掛在自行車車頭,跨腿坐在凳子上,踩着車蹬子往他家的方向回去了。

    孫志傑聳了聳肩膀,“誰知道啊,該不會是早上七中的扛把子過來找他麻煩,被打傷了吧”

    “嗯,有可能”兩人小雞啄米樣默默點了點頭。

    趙景馳收回目光就瞅見大胖子和孫志傑機器人那樣在點着頭,他擰了擰眉心,說,“你倆幹啥傻啦”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