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 >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假草上飛
    “兇犯石鐵,自號鐵臂熊,三月前因賭錢積怨,口角衝突,殺害腳店小廝兩人,放火致十七人燒傷,火勢蔓延,險釀成大患,是你嗎?”

    “不……不……不是!”

    “這就是你!”

    ……

    頭顱飛起,李彥將之包裹好,懸在槍桿上。

    那裏已經懸了四顆首級。

    今天晚上的練功結束了,解決五位開封府衙的通緝犯,效率不錯。

    主要是這些窮兇極惡的桉犯,加入無憂洞後,地位都挺突出,得到一羣小嘍囉的尊重,容易加以辨別。

    “那個丐首挺有管理能力,不僅能將這惡人匯聚之地治理得井井有條,還能派人接應外面的兇犯,不斷地往無憂洞內部加入新鮮的血液,不是易於之輩啊!”

    李彥一邊展開輿圖,繼續補充空白的地形,一邊做出判斷,就見一個腦袋小心翼翼地湊了過來:“恩人,我也可以補充一些。”

    李彥瞥了時遷一眼:“你這般跟着我們,就不怕我滅口?”

    小黑也看過去,喵了一聲。

    時遷下意識地掃過周圍的屍體,既恐懼又興奮:“其實我是有點怕的,但又知道恩人不是濫殺無辜的人,又不怕了……”

    李彥繼續畫圖:“你並不無辜,只是小惡,談不上大害,還有別自稱小的。”

    時遷有些激動:“是!是!我時遷祖上就是行竊出身,半生卑微,一直爲人所瞧不起,唯有恩人正眼看我,還指點我明路……”

    李彥搖頭:“那也不見得就是什麼明路,只是一說,如今世道不好,你從善入軍,便是當上斥候,立下功勞,恐怕也不見得有好下場。”

    時遷低聲道:“恩人所言,我如何不知呢?但總比當個賊,爲人看不起要強,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想那麼壞,只是無人願意幫我這等卑賤蟊賊啊……”

    他咬了咬牙,來到面前,再度叩首下去:“還望恩人帶我出人頭地!”

    李彥終於停下筆,看向這個瘦骨嶙峋的漢子。

    原劇情裏,時遷是死皮賴臉想上梁山,爲的就是成爲英雄好漢,相比起那些被逼上梁山的,這種小人物的渴望更加卑微,結果出生入死,還是改變不了飽受嫌棄的一生,連死法都是相當可笑,征討方臘躲過那麼多明槍暗箭,眼見着就要功成名就了,患上絞腸痧,也就是急性腸胃炎而死。

    正因爲知道原本的發展,李彥看着現在的時遷不放過每一分機會的模樣,就有些觸動,手掌一擡,將他拉起:“人不該生下來就被分爲三六九等,你不願循着祖輩老路而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已經比許多人要強了,連我如今都沒決定將來的道路,也只是日常練功,平澹生活……你真願意跟我?”

    時遷眼光餘光掃了下滿地的屍體,心想蓋世英雄的日常或許就是這般吧,更是連連點頭:“當然!我願意跟着恩人!我家傳絕技是草上飛、狸貓九變,最擅長飛檐走壁,穿牆繞樑,能幫上恩人忙的!”

    小黑原本在邊上懶洋洋,一聽這兩個名字不禁愣住,然後露出不開心表情。

    李彥揉揉小黑的腦袋,也爲之失笑:“你這家傳絕學的名字倒是有趣,我不需要樑上君子,但刺探情報確實相當重要,好好努力,靠自己的能力謀一份大好前程。”

    時遷振奮抱拳:“是!恩人!”

    李彥想到只比自己大八歲的弟弟安道全,再看這位時遷,年紀也比自己大不了十歲,開口道:“別叫恩人了,就稱呼兄長吧!”

    時遷狂喜到聲音都顫抖了,又要拜倒下去:“拜見兄長!”

    李彥對於第一個不適應,第二個就習慣多了,將他拉起:“走吧!”

    時遷想到自己這小蟊賊,居然能認下這樣的英雄人物做哥哥,走路都要飄起來了,但眼見着真要往外走,突然想到了什麼:“兄長,我之前被吊起來時,聽到這些丐頭議論,無憂洞內馬上要做一件大事,讓刑部要犯免死。”

    李彥腳步慢下,眉頭微揚:“他們連劫刑部法場的事情都敢幹了?”

    時遷道:“是偷換死囚,刑部要問斬一個要犯,他們準備在行刑前將人換掉,引入無憂洞。”

    “無憂洞內的交易坊市中,確實有人提到尋替死犯的買賣……”

    李彥立刻想起之前的見聞,冷冷地道:“以前是亡命徒自發的躲進無憂洞,現在則是無憂洞主動吸納亡命徒,具體什麼情況?”

    時遷道:“當時他們傳閱一幅畫像,我看不到,但聽到議論,說是奴子裏面很少有這種面容清瘦的道士模樣,不好向丐首領賞。”

    李彥輕咦一聲:“這倒是巧了,如果真是那位出身金華山的道士,此人正是我抓住的左道之士。”

    時遷條件反射似的一顫,露出敬畏之色:“兄長是刑部之人?”

    李彥搖頭:“不是,我無官無職。”

    時遷大爲不平:“連兄長這般蓋世英雄,都不能得朝廷重用,這什麼鳥世道?”

    李彥不置可否,繼續問道:“除了疑爲道士死囚被換,被換,你還知道什麼消息?”

    時遷低聲道:“我探過永陽郡王府邸,此人家中珍寶衆多,被羣賊盯上……”

    李彥奇道:“不止你一位麼?”

    時遷道:“來了至少有十幾位賊人,如今江湖上都傳遍了,永陽郡王府中多不義之財,又有前朝的稀世珍寶,我想在江湖上有個名號,也就來了。”

    李彥眼睛微微眯起:“之後呢?”

    時遷道:“我本想與那赤面虎合作,沒想到他毫無義氣可言,不僅害我被府上守衛發現,還假意幫我脫困,帶着無憂洞人將我拿下。”

    李彥問:“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時遷道:“昨日的事情,他們綁了我之後,先是威嚴恐嚇,然後又將我吊起來,我覺得他們也是看上了郡王府中的寶貝,纔不斷求饒,爭取時間,趁機逃跑。”

    李彥皺眉:“無憂洞看上了郡王府的寶貝……你知道這無憂洞內的交易貨幣,是什麼嗎?”

    時遷有些茫然:“這我就不知了。”

    李彥道:“我之前在坊市上聽了一段時間,他們買賣貨物,並沒有使用外界的金銀文錢,而是使用白節之類的替代物,你在這一天一夜的時間裏,有沒有聽到他們將郡王府的寶貝與這些掛鉤?”

    時遷仔細想了想,篤定地道:“沒有。”

    李彥道:“那就不對勁,你覺得無憂洞內貪圖寶貝,是下意識地用外界之人的思維方式來衡量他們,但這裏面的人,已經有了一套自己簡單的組織與制度,外界的誘惑對於他們並沒有太大意義,除非……”

    時遷前面沒完全聽明白,但最後面色變了,驚呼出聲:“除非他們想出去?”

    他自己說了,自己都覺得荒謬:“但是不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