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王爺追妻火葬場安濘葉棲遲蕭謹行 >第726章 活了過來(二更)
    安濘用紗布狠狠的捂住蕭謹行被身體刺穿的傷口。

    白色的紗布被瞬間染上了紅色,溫熱的血,溼透了安濘的手。

    安濘一邊摁壓住蕭謹行的傷口。

    一邊看着輸血的情況。

    “把止血藥給我!”安濘吩咐。

    軍醫連忙遞上。

    安濘迅速把止血藥上到了蕭謹行的傷口上。

    疼痛分明應該讓他身體有反應。

    此刻卻半點都沒有動,連最基本的肌肉顫抖都沒有!

    安濘沒讓自己分心,她上完止血藥,又用手將他的傷口狠狠摁壓住。

    直到。

    血終於被止住。

    下一刻,安濘迅速給蕭謹行的傷口進行消毒和縫針。

    弄好了所有一切。

    安濘才把手,伸向了蕭謹行的脈搏處。

    然後感覺到了。

    他細微的,極其細微的,脈搏跳動。

    安濘微閉上眼睛。

    眼淚瘋狂地從她眼眶中滑落。

    手指也在那一刻,不停的顫抖。

    顫抖到,所有人都嚇到了。

    剛剛一系列的操作,從輸血,拔劍,止血,消毒,縫針,所有一切,她都沉着冷靜,遊刃有餘。

    全部做完之後。

    反而……

    身子在不受控制,不受控制的,顫抖不已。

    “娘娘,湯藥熬好了。”張軍醫上前恭敬道。

    安濘顫抖的手指,從蕭謹行的脈搏上離開。

    她努力冷靜了一下。

    然後伸手去拿那碗湯藥。

    一碰到湯碗。

    湯碗和勺子就因爲她顫抖的手,觸碰着咯咯作響。

    “還是,微臣來喂皇上服用吧。”張軍醫恭敬。

    安濘抿脣,微點頭。

    張軍醫重新拿回湯碗。

    讓侍衛先細心的清理乾淨了,皇上嘴邊的血液。

    然後才盛出一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皇上的脣邊,把藥緩緩送進去。

    送進去卻又從嘴角流了出來。

    此刻蕭謹行已沒有了主動進食的能力。

    張軍師有些無措。

    安濘雙手緊握自己顫抖的手指,緩緩,“湯藥給我。”

    “是。”張軍師又畢恭畢敬的把湯藥遞給了安濘。

    安濘拿起湯碗,直接喝了一口。

    然後緩緩俯身,靠近了蕭謹行的嘴脣。

    她拗開了他的脣瓣,將藥送到了他的嘴裏,用舌頭幫助他,嚥下。

    舌尖上,除了湯藥的口味,還有濃濃的血腥味。

    安濘忍受着心裏的難受。

    一口一口,將一碗湯藥,全部餵給了蕭謹行。

    然後。

    就這麼靜靜地看着他。

    看着他,昏睡不醒,呼吸微弱。

    “娘娘。”謝若瞳忍不住問道,“皇上怎麼樣了?是不是,無礙了?”

    那一刻謝若瞳甚至有些慶幸。

    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慶幸傷得最重的是皇上而不是皇后。

    至少皇后還能有這麼高的醫術,可以救下皇上。

    安濘眼眸一直看着蕭謹行。

    看着他慘白的臉。

    看着他,一動不動。

    緩緩。

    安濘搖了搖頭。

    謝若瞳驚嚇。

    安濘搖頭什麼意思?!

    皇上不會是已經死了吧?!

    要死了。

    安濘不會這麼淡定吧。

    “沒死。”安濘說。

    口吻很輕很淡。

    突然聽不出來,她的情緒。

    什麼叫。

    沒死?!

    “但也沒有度過危險期?”安濘補充。

    太過虛弱的脈搏。

    隨時都可能,停止。

    “如果明天辰時還未醒來……”安濘眼眶再次紅透。

    或許,就醒不過來了。

    謝若瞳看着安濘的模樣,看着她單薄的身子,明明風吹就倒,卻穩固到仿若磐石一般。

    她在想。

    如果皇上真的沒有醒過來……

    安濘還可以這麼堅強的,屹立不倒嗎?!

    謝若瞳隱忍着情緒,對着其他人吩咐道,“留下軍醫,其他人都先退下。”

    是覺得。

    人太多,或許會影響到皇上的休息。

    或許會吵到,他們。

    其他人退下。

    營帳中所剩無幾的人,都保持着絕對的安靜。

    安濘的視線從頭到尾,一直看着蕭謹行。

    期盼着,他可以睜開眼睛,看看她。

    眼淚無聲的落下。

    而她其實,並不自知。

    就這麼一直守在蕭謹行的身邊。

    謝若瞳其實幾次都想要讓安濘去休息一下。

    身體那麼多的傷。

    可看到安濘的模樣時,又忍下了。

    安濘的模樣,讓她捨不得去,分開他們。

    謝若瞳也一直陪着他們。

    默默的看着安濘的手,緊緊的抓住皇上的手。

    十指相扣。

    皇上另外一隻手纏上了厚厚的繃帶。

    手握劍刃,傷口極深。

    “蕭謹行。”安濘突然開口,喃喃的叫着他。

    那一刻天早已黑了下去。

    好幾個時辰過去了。

    蕭謹行沒有一點醒過來的痕跡。

    他的脈搏依舊,虛弱到仿若,隨時都會停止。

    “別睡了行嗎?”

    安濘虛弱的聲音。

    哽咽不清。

    “蕭謹行,我不想再經歷一次和最愛人的生離死別。你不知道我用了多久才走出傅星弋死去的陰影。我好不容易喜歡上了你,好不容易放下了傅星弋,好不容易那麼那麼的愛你……你說過,不會丟下我的!再也不會丟下我了!”

    安濘難以壓抑的情緒,讓她身體不停的在顫抖。

    突然覺得很無力,還很絕望。

    她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讓蕭謹行醒過來。

    她不知道蕭謹行要是真的醒不過來,她會怎麼樣!

    此刻的她,唯一能做的,仿若就只有拽緊了他的手!仿若只要不放手,他就永遠不會離開自己!

    安濘撲倒在蕭謹行的牀榻上。

    身體的傷,還有內心巨大的擔心和悲痛,讓她真的撐不過去了。

    她一直以爲她很堅強。

    她不容易受傷,也不容易被人摧毀。

    經歷了那麼多天崩地裂的事情,她還是可以活得很好。

    但現在,她認輸了。

    她向老天爺低頭了。

    她放下所有的倔強,希望老天爺可以保佑蕭謹行,平安無事!

    ……

    翌日,天亮。

    營帳內的所有人,都睡了過去。

    包括安濘。

    而安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睡了過去,還是暈了過去。

    她只知道。

    閉上眼睛那一刻。

    天仿若都塌了一般,黑暗而窒息。

    再次醒來。

    是安濘感覺到了手心中,有那麼一絲細微的觸動。

    她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就是那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