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蘇涼顧泠 >282.其實他特別喜歡我
    蘇涼帶着賜婚聖旨回到寒香院,進門,忍冬便問,“主子,涼皇會不會別有居心?”

    身爲乾國臣子的蘇涼和顧泠,倘若接受了涼國皇帝的冊封,就等於是半個涼國人了。

    顧泠母族就是涼國皇室,但蘇涼原本可跟涼國沒有任何關係。

    蘇涼把聖旨放在桌上,眸光微凝,“顧侯應該會拒絕。”

    “那主子不如不接這道聖旨。否則皇上知道了,不定會怎麼想。”忍冬擔心蘇涼回乾國會有麻煩。

    蘇涼轉身,臉上就帶了笑,“全天下都知道我癡戀顧美人。我接旨只是因爲想嫁給他,沒有別的意思。這麼好的機會,若我拒絕了,纔會顯得奇怪,你說呢?”

    忍冬蹙眉,“屬下還是覺得涼皇沒安好心。”

    蘇涼往外走,“我該進宮給他施針了。”

    昨日司徒瀚才說過,讓司徒勰不必日日陪着蘇涼進宮,多管管自己的孫子。

    今日司徒勰並未跟蘇涼同行,但蘇涼仍是在宮中見到了他,先一步就來了。

    蘇涼行禮後,司徒勰微笑起身,“泠兒在清靜寺,不知道是否接了聖旨,本王去看看。”

    “請越王殿下轉告長信侯,成親後,我一定會加倍對他好的。”蘇涼神色認真。

    司徒勰和司徒瀚都笑了起來,空氣中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只是司徒勰剛離開,司徒瀚就對蘇涼說,“皇叔覺得朕給你和顧泠冊封並賜婚這件事十分不妥,定會引來乾皇不滿,你覺得呢?”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司徒瀚跟司徒勰並非一條心。

    蘇涼不確定司徒瀚是否知道司徒勰是他的生父而非叔父,倘若司徒瀚根本不知情的話,蘇涼完全可以理解他忌憚司徒勰這件事,哪個皇帝也不希望自己的叔父權勢如此之大。

    對於司徒瀚的問題,蘇涼微笑道,“涼皇陛下一番美意,吾皇怎會不滿呢?”

    司徒瀚呵呵一笑,“既然你這麼說,那朕就放心了。不過你是不是該改口了?”

    蘇涼愣了一下,管司徒瀚叫義父?她還真的有點叫不出口……

    “無妨,待你跟顧泠成了親,隨他叫朕皇舅就好。”司徒瀚微笑。

    蘇涼輕嘆,“還不知道顧侯是否會答應娶我呢。”

    蘇涼給司徒瀚施針結束後,正準備離開,就聽有人稟報,顧泠來了,手中拿着聖旨。

    司徒瀚讓蘇涼先回去,他要跟顧泠好好談談。

    蘇涼跟顧泠四目相對,看不出他想怎麼做。今日事發突然,他們沒有機會碰面商量。倒也不至於擔心,因爲不管結果如何,於她而言都沒什麼關係。

    ……

    出宮後,蘇涼回到越王府,司徒瑤帶着自己做的點心過來找她。

    “祖父說表哥進宮了,也不知道他是否會接受賜婚。”司徒瑤微嘆,爲蘇涼懸着心的樣子。

    因爲如今顧泠是乾國臣子,所以他若是拒絕司徒瀚的冊封和賜婚,算不得抗旨。同理,蘇涼也都可以拒絕。只是她一直在扮演一個爲顧泠癡迷的追求者,接受了也合理。

    蘇涼搖頭,“顧侯對我無意,應該會拒絕吧。但我不會怪他的,我也不想勉強他。”

    司徒瑤握住蘇涼的手,神色認真地說,“你這麼好,表哥一定會看到的。我覺得你們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那你呢,你喜歡我們太子殿下嗎?”蘇涼微微一笑,轉而問起司徒瑤的感情。

    司徒瑤愣了一下,開口說,“我聽說過許多他的事,覺得他挺好的。人品端方,有才華有能力,最重要的,跟你是好朋友,這一點最讓我放心。”

    門外傳來忍冬的聲音,“主子,顧侯回來了。”

    蘇涼立刻起身,往外走了兩步,又回來坐下,“我見到他,該說什麼呢?”

    司徒瑤便說她可以去幫蘇涼問問。

    “算了,還是我親自去吧,畢竟是我們兩個的事。”蘇涼深吸一口氣,往外走去。

    進了凝香居,古明從顧泠房中出來,一見蘇涼便拱手笑道,“恭喜蘇神醫。”

    蘇涼愣了一下,“他答應了?”話落三步並作兩步衝進了顧泠的房間。

    古明回頭看時,房門已關上了,他快步離開,去向司徒勰稟報了。

    關上門的那一刻,蘇涼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蹙眉走過去,坐在顧泠對面,“什麼情況?你爲何要答應賜婚?接下來怎麼收場?”

    雖然蘇涼認爲什麼結果都無妨,但她本以爲顧泠一定會拒絕的。

    顧泠看着蘇涼,神色淡淡,“成親也沒什麼不好。”

    蘇涼點頭,“話是這麼說,我們之前也扮過假夫妻,但那次畢竟沒多少人知道,而且名義上是我跟寧靖。這次再成親,天下皆知,但你先前一直拒絕我,突然答應,得有個讓人信服的理由,不然怎麼向端木熠交代?難道說,你拿到賜婚聖旨那一刻,突然意識到你喜歡我?有點扯。”

    顧泠斂眸,“我跟司徒瀚要了一樣東西。”

    蘇涼愣住,“什麼?你把接受賜婚,作爲交易條件,讓司徒瀚給你好處?是什麼寶貝?”

    “千年雪蓮。”顧泠說。

    “司徒瀚有這個?你要這個做什麼?永葆青春?”蘇涼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並非計劃之內的。”顧泠解釋,“他有,但只答應給我兩片雪蓮花瓣。”

    蘇涼點頭,“那麼金貴的東西,當然不可能把整個都給你了。你覺得司徒瀚爲何一定要讓我們成親?”

    “離間我們和端木熠。”顧泠說。

    蘇涼若有所思。雖然她只是個太醫,一直認爲自己在乾國的地位沒什麼要緊的,但司徒勰和司徒瀚似乎都不這麼認爲。

    蘇涼也能猜到他們在想什麼,畢竟她之前當過將軍,隨時可能被安排去帶兵打仗,忠信侯邢冀跟她關係頗近,還有秦國公府、林府,以及司徒瑤口中“蘇涼好朋友”的太子端木忱。

    除此之外,蘇涼不只是乾國四大商之一寧氏家主,且跟萬氏和言氏關係都極爲親密,掌握着相當可觀的財富。

    倘若蘇涼和顧泠真在涼國接受了司徒瀚的冊封和賜婚,哪怕有再多合理的理由,對端木熠而言,也是一種打臉的行爲,甚至可以上升到背叛。

    這也是蘇涼接受,卻認爲顧泠會拒絕,如此便萬事大吉的原因。

    “可你爲何爲了兩片雪蓮花瓣就答應了?誰等着這個救命嗎?”蘇涼表示不解。

    “當初高家寶中毒,我去找人求藥。”顧泠突然提起這件事來。

    蘇涼當然記得此事,“那個女人叫什麼來着?”

    顧泠神色淡淡,“原瑛。”

    毒術高手原瑛愛慕顧泠,給了他急需的解藥,條件是顧泠跟她在一起,但顧泠拒絕,條件改成了:倘若顧泠要成親,原瑛會現身跟他的妻子比試毒術,若她贏了,顧泠跟她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