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2.第二章:犯錯誤
    “林翠萍,她是我小姨。我是從滬市來的,我爸媽他們出了點意外,讓我過來找她。”打定主意要先弄個身份之後,祝恩慈再說起謊來也是信手拈來,而且還是對着面相比較憨厚老實熱情的兵哥哥,她的壓力倒是沒那麼大。

    聽到“意外”兩個字,再看到祝恩慈這孤身一人還淚眼汪汪的樣子,不管是面相憨厚的蕭勝利還是冷着臉的蕭衛軍都自動腦補了祝恩慈已經父母雙亡了。而且她是從滬市來,滬市的商品向來是走在全國潮流的,那她這一身打扮也算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真的太招眼了。蕭衛軍不動聲色地看了眼祝恩慈的鎖骨手臂還有腰兩側的蕾絲鏤空,隱隱約約可見賽雪肌膚,眼眸暗了暗,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遞到她跟前。

    祝恩慈正竭力忽視給她較大壓力的蕭衛軍,冷不丁他來這一下,倒是將她的視線轉移到了蕭衛軍身上。脫掉外套之後的蕭衛軍裏面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短袖單衣,出來的手臂肌肉分明充滿力量。

    看不出來這位冷麪兵哥還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型呢。

    見祝恩慈的目光閃過欣賞,蕭衛軍的耳尖忍不住又紅了下,語氣卻是冷冰冰,“穿上”

    祝恩慈被他忽然又冷了幾度的語氣弄得一愣,隨後看到他微微有些不自然躲閃開的視線,低頭一看,好吧,對於六十年代的老古董來說這衣服確實有些暴露了。

    看到蕭衛軍的動作蕭勝利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也不好意思地轉過視線。

    祝恩慈心裏翻了個白眼,卻是乖乖將她的衣服接穿上,“謝謝你。”

    蕭衛軍的外套對祝恩慈來說還是有些大了,袖子要挽上兩挽才能露出手來,衣服下襬都能遮住她整個小屁屁,拉上去的話一定會跟偷穿大人衣服一樣可笑,所以愛臭美的祝恩慈堅決不扣上釦子,把披着的長髮攏在腦後簡單地編了個斜斜的麻花辮,從耳後繞到身前,整個人看着就清爽利落很多。

    “不知兩位大哥怎麼稱呼”快速弄完頭髮的祝恩慈手背擦了下眼淚問道。

    “我叫蕭勝利,祝家妹子叫我”

    “蕭衛軍。”

    冷冰冰的語氣打斷了蕭勝利的話,“不是還要回去嗎走吧。”

    說着接過祝恩慈的行李箱就先一步走了。

    祝恩慈愣了下,這人算是面冷心熱麼

    不管怎麼樣,祝恩慈跟着他們去村裏的念頭倒是實現了。

    爲了打聽到村裏的消息,祝恩慈路上都在跟看起來比較好說話的蕭勝利說話。比起蕭衛軍,蕭勝利確實是比較好說話,甚至到了知無不談的地步,幾乎是祝恩慈開了個頭,蕭勝利就將村裏的消息說了個遍。

    不過遺憾的是蕭勝利去當了幾年兵,不知道村裏有沒有林翠萍這個人。要到村裏面問問生產隊大隊長才行。

    祝恩慈也沒表現太大的失望,畢竟她也不確定她姥姥這個時候是不是還在村裏,更不知道她對她會是什麼態度,會不會留下她。現在她是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程的路特別長。蕭衛軍和蕭勝利是幫沒有休假的戰友帶東西給他們家屬的,不是公事,自然沒有用村裏的牛車,一路走着去,自然也是一路走着回。但是祝恩慈從小到大真的沒有嘗試過走這麼長的一段路,那時候她養父母以爲她是親生的,又只有她一個孩子,對她是百般疼愛,出門要麼抱着她要麼就是使用代步工具,後來國家形勢好了,她的生活更是富庶,出門幾乎都是坐車,真的沒有這樣踩着高跟涼鞋走路,還是崎嶇不平的土路,路程又那麼長。

    “蕭冰蕭衛軍大哥。”差點把對蕭衛軍的代號“蕭冰山”給喊出來,祝恩慈緊了下,纔在他停下來轉過身的時候揚起笑臉,“能不能把行李箱給我一下,我想換雙鞋。”

    她剛剛問過蕭勝利,要走到村裏去,起碼還要再走一半這樣的路程,她能忍,可是她的腳不能忍啊,現在都隱隱發疼,她敢保證肯定是長水泡了。

    “你的行李箱還有別的鞋”蕭衛軍盯着她的腳看了會反而問了句。

    祝恩慈點頭。

    她的行李箱自然是沒鞋子的,但是她的空間有啊。祝恩慈有個空間,這是她在十八歲高考後發現的事情。那個時候她的養父母找到他們的親生女兒蕭映雪,冷了祝恩慈好一段時間,祝恩慈又震驚又生氣又委屈又害怕,爲了發泄便跟着朋友去飆車,結果撞車了,卻在生死那瞬出現了空間將她帶進去逃過一劫。

    後來祝恩慈才發現那空間是她一次偶然在古董街上淘來的桃花型羊脂玉墜化成的,變成空間後玉墜就不見了,只在她的心口處多了一朵紅色桃花。也因爲救了她一命裏面的生機全部荒蕪,只剩下倉儲功能。

    這些年祝恩慈往裏面搬了

    不少東西,尤其是在知道是玉墜救了她之後,祝恩慈就想要填滿它。不過礙於她的財產情況和空間的容量,祝恩慈到穿過來前都沒有填滿它。

    眼下她要拿的鞋,也是她以前收集的,較爲符合這個年代的回力球鞋。

    “有鞋子爲啥不早換上”她的點頭換來蕭衛軍更爲嚴厲的語氣,噎的從小到大就是掌中明珠的祝恩慈差點沒忍住發脾氣,回他一句本小姐換不換關你什麼事你家住大海邊啊管這麼寬

    不過到底是考慮到了這個時代尤其是軍人特有的品質,還有他強盛的氣勢,祝恩慈沒敢也沒好意思嗆回去。

    蕭衛軍也只是說那麼一句,看到祝恩慈微低着頭便不做聲了,將手裏的行李箱遞過去,又對蕭勝利使了個眼色,“換快點,我們在前面等你。”

    “老古董。”待他們往前走了走祝恩慈終究還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過這行爲也給了她方便,她離家出走前本來是從國外演出回來想要住一段時間的,沒想到還沒住就被趕出來,裏面的行禮都沒整理。

    因爲現代社會幾乎“無隱私”,都安裝有攝像頭,她也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不想被送去研究切片,所以平時除了收集物品填滿空間,祝恩慈是不使用空間的,因而現在行李箱還是滿的,但是這些東西很多都不能出現在這個時代。

    祝恩慈將行李箱不符合這個年代的“違禁物品”收到空間,又簡單換了幾樣能接受她又有的物品,便快速“拿出”回力球鞋脫了高跟涼鞋,她的腳底果然有幾個水泡了。忍着穿了薄薄的船襪穿上回力球鞋,拉好行李箱,祝恩慈這才快走幾步去找他們。

    蕭衛軍只是看了一樣她腳上的鞋子,便又主動要伸手去接,這一次祝恩慈卻是拒絕了,“已經麻煩蕭衛軍大哥一路了,剩下的路程我自己來就好,不重的。”祝恩慈臉上笑着,眼底卻有疏離。

    開玩笑,她是理解這個時代人特有的品質,可不代表自己能夠忍受三番兩次被人冷臉嗆啊。

    蕭衛軍冷着臉深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轉身走了。

    蕭勝利這才後知後覺發現他們之間似乎有異樣,趕緊打圓場,“沒事的祝家妹子,行李箱我們來拿就好。”

    “不用,真的不重。而且這個路還有點不平,我拿着也可以當作柺杖攙扶一下是不是”祝恩慈幽默推拒了幾下,蕭勝利這纔打消要幫她的念頭。兩人快走了幾步跟在蕭衛軍身後。

    蕭衛軍大概是腿真長,後半程從頭到尾都跟他們保持小半米的距離。

    換了鞋子,後半程的路腳底板總算沒那麼難受了。不過還是覺得有些累,話就沒有那麼多。

    蕭勝利看她面露疲憊,很自覺地也沒有說話。

    這讓祝恩慈覺得蕭勝利並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麼憨厚,內裏還是聰明的,心下對他的戒備又提了提,免得自己暴露了馬腳。

    走了大半天的路,終於看得到房屋了。低矮甚至有些破舊的瓦片房錯落在土地上,不遠處的田地上看得見忙活的人影,身上的衣服灰藍黑居多。看到這副景象,祝恩慈終於有種真的穿到了六十年代的感覺了,心裏沉了沉,她身上這套裙子一定會被視作資本家小姐做派。

    這個年頭的資本家是什麼黑五類、壞分子

    祝恩慈在這刻甚至有了逃跑的念頭。

    “到了。”

    蕭衛軍拐了條小道進去,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棟長着兩棵菠蘿蜜樹的房子前。

    “四哥,你回來啦娘,四哥回來了。”

    歡喜的女聲傳來,接着又是較爲大嗓門的一喊,“老四,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吃了沒餓”蕭衛軍他娘李氏的聲音在看到蕭衛軍身邊的祝恩慈時就停住了,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瞪得眼白就出來了。

    快走幾步一把拉過蕭衛軍和祝恩慈,急匆匆對蕭勝利說了句,“勝利啊你先回去李大娘有事跟你衛軍哥商量。”

    碰的就將院門關上。

    “老四你的衣服咋在她身上,這是要犯錯誤的知不知道”

    凶神惡煞的語氣對着蕭衛軍,卻讓祝恩慈莫名地慫了一下,蕭衛軍瞥了她一眼,不動聲色地挪了下擋住祝恩慈,“娘,你想多了。這是祝恩慈,你先讓她進去換身衣服。”

    “衛紅,帶恩慈進去拿套你的衣服給她。”

    蕭衛紅向來挺聽她四哥的話,因此眼小雖然對祝恩慈有好奇,但還是應了聲好。

    祝恩慈擡頭看了眼蕭衛軍。

    “去吧。”他難得給了個淺笑。

    “謝謝。”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