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5.第五章:身份過明路
    林翠萍和蕭二柱兩口子回到地裏時許桂花把能吹噓的都吹噓了個遍,所以他倆一回來,地裏的人都將目光放在他們身上。男人們不好意思像女人們那樣湊在一起八卦,但是那羣婦女們卻沒有這個顧慮,眼下農活不算多,便瞅着隊長不注意過來八卦一下。

    “翠萍,聽說你家外甥女從滬市來的”

    “是不是拿了很多好東西過來滬市可是個大城市”

    “是啊是啊,說說看”

    離得近的就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聽,遠一些地則豎着耳朵,想要從中聽出什麼八卦消息來。

    林翠萍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誰傳播出去的八卦,蕭衛軍他娘李蘭香今天沒上工,只有大隊長家的婆娘許桂花,她向來喜歡說人八卦。

    但這件事也沒什麼好遮掩的,整個村子就這麼大,地理位置又偏,平時誰家有個風吹草動不出一天全村都能知道。現在可不是前兩年遭災難一心只求生存的時候,地裏收成上來了,人們便也有了心思八卦。

    祝恩慈打算在村裏落戶,那就遲早得和村裏人打交道,在請隊長幫忙上戶口的時候,跟村裏人打打預防針也是好的。於是林翠萍便道,“是啊,我那外甥女是我唯一親姐姐的孩子,可憐家裏出了事,只能前來投靠我。路途遙遠,身上值錢的都被小偷偷去了,可是好不容易纔到來的,見天可憐哦”

    林翠萍雖然是個目不識丁的農村婦女,但是她家沒有兒子,只有她和姐姐兩個閨女,父母便會教導她一些農村生活之道。後來姐姐遠走,父母過世,又嫁到蕭家來,能在蕭老太手裏討生活,讓蕭二柱跟她夫妻一條心,又能在大災年分家時請的村裏德高望重的老村長出面爲她說情主持公道,哪怕外人口中她再是軟面善良的形象,其真實內裏也絕不簡單。

    就像今天,她要是吹噓祝恩慈給她帶來多少上等精米精麪粉,在得到村裏婦人羨慕奉承的同時更會引起別人的嫉妒與記掛。她現在沒有孃家,蕭二柱又被家裏分了出來,住的位置又偏,要是村裏不懷好意的二流子夜裏摸去偷東西,那真是得不償失

    更何況祝恩慈還想在村裏落戶,那就不能表現得太引人注目。不患寡而患不均,祝恩慈的條件要是太好,那村裏一些捻酸喫醋的沒準不肯她上戶口,

    “你不是大城市來的嗎你不是有錢嗎那你咋不去城裏生活”

    這樣的風言風語絕對是有可能出現的。

    所以林翠萍絕口不提祝恩慈帶了什麼東西過來,只編造祝恩慈的身世,往悲慘裏說去。祝恩慈告訴她姐姐姐夫是在滬市打工,但是卻在一次幫人運貨途中車子摔進了山崖去世的。她就在此基礎上添加自己想象描補細節,將祝恩慈爹孃說的多麼勤勞善良來突出他們的不幸,更是將祝恩慈描繪成一個小可憐,在爹孃去世沒有庇護的情況上爹爹那邊的親戚上來打秋風欺負,逼得祝恩慈不得不離開,只能不遠千里來投靠她這個小姨。

    當然,林翠萍措辭沒那麼有文化,但是特別接地氣,加上她一邊說一邊氣憤抹眼淚,聽得旁邊的婦女都心酸起來,紛紛跟着指着祝恩慈親戚的不地道。誰家沒有個孩子啊誰又沒個天災意外的,要是出事了人人都像祝恩慈親戚那樣做,那孩子該怎麼生活下去啊

    有些脾氣暴躁又富有正義感的老孃們恨不得擼起袖子將那些狠心沒道德的親戚揍一頓,但是考慮到路途遙遠問題當然是不可能。

    不過,經此一訴說她們對祝恩慈倒是沒了一開始的羨慕,反而產生了同情的心思,好心的就委婉地勸說林翠萍留下祝恩慈,畢竟現在祝恩慈只有她這一個親人可以依靠。

    “嬸子誰說不是呢我也不能做那喪良心的人,當初我姐姐在家的時候對我多好,現在我外甥女孤零零一個人,我也不能把她往外推,誰家沒有個意外是不是日子苦點就苦點吧,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就好。”

    “是啊,二柱家的你這麼想就對了。跟你家那口子商量沒”

    “商量了,我家那口子也同意現在地裏收成也好了些,努力些也能勉強養活我一個外甥女的當初要不是你們這些鄰里鄉親們幫忙,我和二柱還有孩子們就挨不到現在了”

    話題說着說着就偏了,但誰也沒也在意,農村人聊天都這樣。

    不過要是祝恩慈在這裏,那她肯定會給林翠萍一個贊,因爲她既讓她的來歷過了明路,又讓林翠萍一家收留她不會惹人閒話。要是林翠萍不解釋解釋,別人看到林翠萍一家收留了祝恩慈,還會以爲林翠萍一家現在過得多好呢,都有能力收留外人了,想當初他們被分出去時一窮二白,可是村裏人幫襯呢

    現在這樣一來村裏人只會覺得林翠萍兩口子善良實在重情義,既記得村裏恩情,又不拋棄孤兒侄女。這樣的人幫了纔不覺得心寒

    一下午的農活很快過去,還沒到秋收農忙的時候,隊長看着太陽落山了到點兒就讓他們下工了。

    林翠萍便讓蕭二柱跟隊長說一聲明天去山上砍棵樹做張

    牀的事,她帶着兩個孩子在樹底下等他。

    大隊長在林翠萍說祝恩慈身世的時候也在邊上聽了兩耳朵,他是老村長的大兒子,爲人雖然沒有老村長那樣宅心仁厚,但總體上還是個正直的人,加上蕭二柱兩口子在村裏風評向來很好,他也沒爲難他,點點頭說給他批個條子,讓他晚上去拿。

    自從國家弄起人民公社起來,村裏的一切都充了公,砍樹也要先跟村裏批,不能私下砍,不然就是挖社會主義牆角。

    蕭二柱道了感謝,便和林翠萍一起回家去。

    他們回來的時候祝恩慈正帶着兩個小的寫字玩,本來她打算要幫忙做頓飯的,但是她進了廚房才發現裏面的糧食少得可憐,而且都是些地瓜等粗糧,她弄來的精細糧被林翠萍收進了櫃子鎖起來。

    祝恩慈那時候才記起奶奶曾說過他們那輩人生活很苦,一年到頭都見不到幾斤精細糧,每年分糧分下來的一兩斤都捨不得喫而是拿到櫃子裏鎖上,饞得慌的時候才抓一小把解解饞。

    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會過上她奶奶口中的那種生活。這樣想來,她中午在蕭衛軍家喫的那頓真的算是極爲豐盛的了,蕭衛軍還盛了那麼多白米飯給她,想想都有些不好意思,又覺得他真的是面冷心熱,對蕭衛軍那一些不愉快便都消失了。

    “恩慈,餓了沒小姨馬上就做飯啊。”林翠萍進門看到她就說道,語氣透着疼愛。

    “小姨,姨丈。”祝恩慈從小凳子上起來,去屋裏給他們各倒了杯水,煮過晾涼的開水,一場農活過後喝下肚格外清甜涼爽。

    林翠萍誇她真能幹,姨丈也對她露出笑意。

    祝恩慈有些訕訕,“是柱生和夏花幫我燒的火,那個火我點不起來。”她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