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6.第六章:送藥膏
    太陽漸漸沉下西頭時,村裏的炊煙三三兩兩升起。

    前幾年的時候辦大食堂喫大鍋飯,結果到來維持不下去了,便解散讓各家各戶回去自己開伙,大災害過去,地裏收成也好起來,但是也沒再說要再辦大食堂,所以到現在還是各家各戶自己開伙。

    蕭衛軍家的三個嫂子下工回來便一邊做點瑣碎的活一邊說起,今天的八卦自然是林翠萍家的外甥女,地裏聽了一耳朵沒好議論太多,怕被人家視爲是長舌婦、多嘴婆,回到家裏來自然沒那個顧慮,大家盡情說個夠。

    院子幫忙給他爹做些力氣活的蕭衛軍恰好聽到她們在談論祝恩慈,平時向來不聽嫂子們說八卦的他豎起了耳朵,將祝恩慈的身世拼湊個七七八八,心想難怪當時見到她在落淚,又想起她抱着林翠萍大哭的畫面,竟忍不住有些心疼。

    遭了大難的小姑娘找不到路會哭也不算嬌氣吧蕭衛軍自動腦補了祝恩慈在爹孃意外去世後被冷血親戚逼迫欺負,無助之下孤身上路卻到半路迷路的畫面,頓時覺得自己當時不該那樣嚴肅跟她說話了。

    於是當天晚上心裏裝着事的蕭副營長在家裏熄了燈睡覺後起身藉着微弱的月光往山腳下那戶人家去了。

    “叩,叩叩,叩叩叩。”

    農村的人沒有什麼娛樂活動,喫過晚飯後爲了節省那一兩煤油燈都早早睡下,林翠萍家也不例外,此時整棟土培房都已經熄了燈,祝恩慈卻因爲習慣以及心裏有事睡不着,正趴在那張小牀上胡思亂想呢,就聽到窗戶那裏傳來聲響。

    一下兩下三下,十分地有節奏。

    這裏靠近山腳,邊上鄰居離得遠,她纔來第一天,誰又會認準這個房間敲祝恩慈警覺起來,靜靜地等了一會,又聽到十分有節奏地幾下敲門聲,腦海裏驀地浮起蕭衛軍那張冰山臉,難道是他

    祝恩慈從牀上坐起來,輕手輕腳下牀朝窗戶走了過去。這個時候的窗戶還是木頭做的,看不出人影。

    “是誰”祝恩慈右手握着小型電擊棒,小聲地問道。

    “是我,蕭衛軍。”

    聞言祝恩慈收回電擊棒,推開了窗戶。

    蕭衛軍一時沒注意,閃避不及,高挺的鼻尖被撞了下,沒敢喊疼,只是用手揉了下。

    祝恩慈沒心沒肺地笑出來,“磕着了疼不”沒有關心,只有幸災樂禍。

    蕭衛軍看她笑得開心也沒說什麼,放下手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鐵皮小罐子,“腳底板的水泡挑了沒這個拿去擦。”

    祝恩慈接過看了眼,山腳下的月光亮些,藉着這光線隱約可以看出是個消癢止痛的藥膏,旁邊有個小小的部隊專用字樣。

    挑了挑眉,“給我不說我嬌氣了”

    蕭衛軍噎了一下,臉色越發嚴肅。

    “好了好了,開個玩笑,謝謝你。”祝恩慈沒敢再逗他,知道他是好心,把人說急了可不好。

    蕭衛軍臉色緩了緩,“不客氣。”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住在這個房間的”祝恩慈有些好奇。

    “咳,猜的。”

    祝恩慈不信,但也沒有追問下去,“你等我一下。”

    她轉身到牀邊背對着窗戶打掩飾從空間裏拿出一塊淺粉色的布料,足夠作一身衣裳了。

    “我用這塊布料和你妹妹換那身衣裳好不好”她的衣裳跟這個時代尤其是鄉下太格格不入了,林翠萍雖然說幫她做,但是沒那麼快能夠做好,她自己又不會。而蕭衛紅那身衣裳就是褲子短了些,讓林翠萍再裁剪一下很快就能穿,所以這才動了用布換的心思。

    蕭衛軍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布料,隨即目光直直地看着她,“你還有很多布料鄉下一年到頭都存不了這麼多布料。”

    祝恩慈心裏咯噔了一下,臉上還是保持着輕鬆的笑容,“只有這麼多了,看在你給我藥膏的份上才換的,不要算了。”說着就要收起來,卻被蕭衛軍快一步接過。

    “讓你小姨幫你把那褲子弄長點,下午那條裙子以後別穿了,這身也別穿在外面。”

    剛剛她轉身走回去的時候蕭衛軍才發現她穿的是短袖短褲,短短的褲口子露出一雙修長又漂亮的大長腿,恍得人心裏發顫。

    祝恩慈低頭瞥了眼三分小短褲,心想姐姐當年常穿小熱褲呢。

    面上倒是笑眯眯點點頭,“嗯嗯,我知道的,不穿出去。”

    淺淡的月光灑在她身上,襯得那張小臉越發晶瑩剔透,漂亮的桃花眼清潤裹着笑意,點頭的樣子像頭小小狐狸,蕭衛軍覺得手有些癢,耳尖莫名又發紅。

    剛想把手擡起來,耳朵卻聽到了響動

    ,神色一收立即往屋後退去。

    祝恩慈被他突然的動作弄得一愣,這時卻聽到門口傳來林翠萍的聲音,“恩慈,恩慈你睡了嗎”

    心下了然,還真是敏銳的聽力。

    祝恩慈瞥了眼外面看不見人,便將窗戶小心關上,然後才壓低了嗓音道,“小姨剛睡下,有事嗎我起來給你開門,等一下。”

    “不用起來。”林翠萍趕緊道,“我就是迷迷糊糊聽到你這有聲音以爲你睡不着纔過來看看,既然歇下了就睡吧,夜裏天冷別起了,小姨回去了啊。”

    不由得有些感動,小姨是以爲她夜裏睡不着想家說夢話吧。祝恩慈趕緊道,“嗯,小姨你也快睡吧,我就睡了。”

    “好。”林翠萍答完等了會,沒聽到什麼聲音之後,這才離開。

    祝恩慈眼眶紅紅,忽然覺得就算這個林翠萍不是她的親姥姥也沒什麼關係了,以後她會把她當作親小姨對她好對她孝順的。

    又把蕭衛軍給的鐵皮小罐子拿出來擰開,裏面的膏藥是淺綠色的,聞着有一股清涼。她有桃花空間用不上,但還是留着吧,這可是部隊專用,給小姨一家用也可以。

    祝恩慈翻手將藥膏收回空間,抱着她專用小牀伴棕熊寶寶安心地進入了六零年代的第一個夢鄉。

    而屋外蕭衛軍卻是在她入睡之後,聽到屋裏發出細而均勻的呼吸聲纔拿着那塊軟綿的淺粉色布料回家。

    蕭家有四個兒子,前三個都已經成家立業,只有常年在部隊生活的蕭衛軍還是單身,他有自己的一間房,一回到屋裏便把那塊布料找塊粗布包起來,妥貼地放在櫃子裏,裏面還有兩包沒有拆封的核桃酥。

    他打算明天帶小妹蕭衛軍去鎮上扯身衣裳,再給蕭勝利買幾塊糕點。

    至於祝恩慈給他的,那就是他的。

    一臉嚴肅正直的蕭副營長絲毫不覺得這私下掉包有什麼不妥。

    第二天一大早,蕭大娘李蘭香覺輕起來上廁所時差點被院子裏的黑影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蕭衛軍,這才拍拍心臟,“老四,你這麼早起來幹嘛..洗牀單”

    走近一看藉着拂曉淡淡的光纔看清盆子裏的被單。

    蕭衛軍耳尖紅了下,他昨晚就不該夜裏摸去敲人家姑娘的窗,結果夢裏全是那雙溼漉漉的桃花眼和又細又白的大長腿,二十多年的臉在這早上丟光了。

    還好光線不明朗,他也曬得夠黑,他娘沒有發現他耳朵紅了。

    “嗯,我看今天是個好天氣,回部隊之前把牀單洗洗曬乾些。”面對親孃,蕭衛軍說話也是一臉嚴肅加正直。

    他太鎮定蕭大娘也沒想到別的方面去,何況老四在她心中向來乖巧又懂事,估計是想洗牀單爲她減減家務活,雖然天是早了點,但睡不着早起也是情理之中的。

    所以蕭大娘沒有懷疑,只是誇了他一句又說讓他以後不用這麼幹,部隊生活那麼辛苦,一年到頭沒幾次假,作爲親孃她回來就想他能鬆快些。

    人人都說部隊好,說她家老四有出息,當軍官了,光宗耀祖了,但是以她婦人之見,要不是老四自己樂意,她還捨不得呢,當官那得要軍功累積起來,她家老四在背地裏不知吃了多少苦頭,回家就想給他好好補補,這就是當孃的心態。

    蕭衛軍自然知道他娘是心疼自己,點點頭,“我知道了娘。”

    “對了衛紅今天不用上工吧我帶她去鎮上走走。”

    “不用,我們家勞動力夠了,又不是農忙時候,讓她跟你去鎮上走走也好。錢夠不夠票呢娘這裏還有些”

    “夠了娘,不用再塞錢給我,我自己還有些呢。”蕭衛軍趕緊道。他當兵有工資以來他娘每月讓他交一部分,剩下的讓他自己留着零花,但是喫住都在部隊,他又不吸菸不喝酒,也沒談對象,所以都沒花出去什麼,這麼多年下來倒是存了小一筆。

    蕭大娘也是想到這一塊,想了想倒是沒再給他,她給他存着做老婆本。

    “行,錢不夠了再跟娘要。”

    “好嘞。”

    “那還缺不缺什麼票”蕭大娘順口一問。

    蕭衛軍想了想回家前那些戰友還給他幾張布票,蕭勝利手上也有一些,把那些要來再湊點,大概還能夠祝恩慈也扯一身,於是便道,“布票還有嗎我給衛紅扯身衣裳。”

    兄妹和睦是蕭大娘樂意看見的,沒有半點心疼就點頭,“等會,娘給你找出來。”攢了小半年呢。

    日後當蕭大娘知道蕭衛軍的“兄妹和睦”是爲了祝恩慈,心裏噎了半天,最後才嘆口氣。

    兒大不由娘,留來留去留成仇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