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11.第十一章:警惕
    距離醫院門口不遠處的街上,一個穿着打了好多個補丁衣服的手裏挎着籃子的婦女攔住了一個衣服整潔乾淨沒有補丁的婦女,不知嘀咕了啥,手裏掀開了籃子上蓋着的布,那婦女眼神一亮,兩個人便往小巷走去。

    祝恩慈腦海閃過什麼,想了想,也擡步跟了上去。

    巷子狹小而安靜,祝恩慈偷偷跟上去的時候那兩位婦女正在討價還價。

    “看我這雞蛋個大圓白,嫂子換了不虧”

    “怎麼換”

    “不貴,七分錢一個。”

    “供銷社那邊只要五分錢一個,少點兒我就把你這籃子的都買下來。”

    那婦人有些猶豫,兩人又還了會價,最後以六分錢成交。

    見她們要走出來,祝恩慈趕緊轉身當作什麼都沒看見的樣子。只見兩個婦女出來之後瞥了眼周遭,然後便分道揚鑣走了。

    祝恩慈望着婦女手上的籃子,忽然有了賺錢的主意。

    現在是六零年代,國家不肯私人買賣,但是暗地裏“換”卻是存在的。她想起來以前奶奶說在她那個年代,坐月子沒有紅糖,是爺爺特地到黑市用一斤細糧給她換來的。雖然現在不知道黑市在哪裏,但是她可以用那位婦女的“交換”方式。她有糧,賺點錢應該不難。

    有了主意之後的祝恩慈整個人輕鬆了起來,要不是怕出來太久惹人懷疑,真想現在就去換一換

    回到病房的時候蕭衛軍正在病牀上正襟危坐。柱生乖乖地打着吊瓶不敢說話,見祝恩慈回來連忙露出笑臉,奶聲奶氣地喊了聲“表姐,我想噓噓。”

    祝恩慈看了眼蕭衛軍,果然是氣勢太盛,連小孩子都怕。

    蕭衛軍聞言主動抱起柱生,示意祝恩慈拿起吊瓶,一起往醫院廁所而去。

    醫院病房並沒有廁所,只在每一層的走廊盡頭處建造有兩間男女廁所。而且還是蹲廁,這一點讓祝恩慈覺得鎮上跟農村果然差距還是蠻大的,農村裏的廁所都是極其簡陋,兩塊木板搭着,下面就是糞坑。

    第一次看到這種廁所的祝恩慈驚訝得差點掉下去。後來她到底是跑進了空間裏。之前她看完末世小說後曾在空間裏修了帶廁所的小屋子,就是怕某天出去殺喪屍或者怎麼樣的時候沒地方住也沒地方上廁所。現在看來她這麼有危機意識和未雨綢繆意識是十分正確的,起碼在六零年代上廁所不愁了。

    到男廁門前蕭衛軍就接過了祝恩慈手上的吊瓶,讓她在外面等着,上好後再出來。

    祝恩慈便趁機去體驗了下這個年代的女廁,嗯,沒有抽水系統麻煩了些,味道還是有些衝。她還是快點出來吧。

    “我先把鍋碗還回去,下午過來接你。”

    回到病房,蕭衛軍看了眼輸液瓶,估計了一下下午就能完事,到時候載她一起回去。

    祝恩慈搖搖頭,“你不用來接我了。柱生打完吊瓶還得住院觀察一下,如果明天沒事我們再回去。今天謝謝你了。”

    蕭衛軍皺了下眉,隨即點點頭,“我知道了。”說完轉身就走。

    祝恩慈當時還沒明白蕭衛軍那句我知道了是什麼意思,直到她下去辦住院手續時。

    護士:“316病房1號牀病人已經辦好了住院手續,空的病牀也租了一張,晚上八點後要是沒人住進316房可以把空的牀位挪去使用,要是住了人則去倉庫搬一張。哦,你對象還繳了錢,明天出院前下來一趟結算,多退少補。”

    祝恩慈一臉懵,辦理手續的小護士見她那樣不由得羨慕,“看來你對象事先沒有告訴你啊。真是羨慕,又體貼還是個軍官,妹子你真是個有福氣的。”

    祝恩慈回過神來,沒有否認護士說蕭衛軍是她對象的事情,不然不好解釋,笑笑道了聲謝就離開了。

    還真是妥貼啊,這句感嘆在下午蕭衛軍又提着晚飯送來病房時更展現的淋漓盡致。

    一碗粥給柱生的,米飯和一碟蒜炒青菜和紅燒肉是給祝恩慈的,比中午那頓還要豐盛。

    祝恩慈捧着碗沒有動手,反而是看着蕭衛軍,將蕭衛軍一個冷麪嚴肅著稱的軍人都看得渾身不自在。

    “怎麼了”蕭衛軍用手握拳堵着嘴脣咳了下,看似神態自然地問了句。

    “你爲

    什麼對我這麼好”下午小護士的話還是在心裏留了痕跡,祝恩慈忍不住問了句。要是是在二十一世紀一個男人這樣處處體貼對她好,她只會以爲那男人對她有意思,在追求她。但是這是六零年代,男女婚嫁不都是相親或者盲婚啞嫁,根本沒有追求這一塊纔是。而且對方是蕭衛軍,一見面就能冷着臉訓斥她又渾身充滿壓迫感的軍人,她不覺得對方會看得上這個“嬌氣”的人。

    可如果不是追求,那他表現出來的這些體貼又是爲了什麼祝恩慈想要弄明白,這樣才能決定以後對待蕭衛軍的態度。

    蕭衛軍沒想到她會這麼直接問出來,剛想回答,卻在看見她眼裏自己都沒察覺流露出來的戒備和警惕時心裏沉了沉,臉色瞬間恢復成正經又嚴肅,“鄉里鄉親能幫就幫,難道見死不救纔是你這城市人的做法”

    這樣的態度立馬讓祝恩慈想起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果然她還是自作多情了,還好沒有直接問是不是喜歡她,不然就尷尬了。

    “沒有沒有。飯挺好喫的。”祝恩慈收回視線乖乖喫飯,不敢再說什麼。

    因着這一出,蕭衛軍從頭到尾都沒再說話,安靜地站着,渾身卻像冒着冷氣似的,不僅柱生乖乖喫飯不說話,連隔壁牀的大姐都下意識放輕了動作。

    祝恩慈頂着蕭衛軍的冷氣食不知味地喫完一頓飯,怕蕭衛軍又說她浪費糧食,硬是將那大海碗飯喫光了,但是份量足的紅燒肉卻剩了大半。沒辦法,雖然身穿到了喫不飽穿不暖的六十年代,但是祝恩慈的胃依舊是二十一世紀的,小又嬌貴。雖然國營飯店的大廚廚藝不錯,但是多喫幾塊她還是會覺得膩。

    蕭衛軍瞥了眼剩下的肉倒是沒說什麼,其實他以爲祝恩慈是節儉不好意思把肉喫完,要是沒之前那一出他肯定要讓祝恩慈多喫點,但是眼下只是淡淡地看了眼祝恩慈,默不作聲地收起碗筷就走,連祝恩慈那句“謝謝”都是可有可無地“嗯”了迴應。

    祝恩慈想蕭衛軍是不是生氣了但是又覺得自己沒什麼地方惹到他了,而且相處下來他給她的印象就是不怎麼愛說話,所以想想便將這件事拋諸腦後。

    喫完飯也沒啥事幹,柱生的吊瓶也早打完,暫時沒有吐血什麼情況,醫生說估計不會有問題。祝恩慈便放心了。等到八點病房沒有其他病人住進來,祝恩慈便將旁邊一張空着的牀位挪過來跟柱生的靠着,然後拉上簾子,早早躺在被窩裏。

    柱生打吊瓶那陣睡了會現在有點睡不着,精神很足,祝恩慈也還沒適應這麼早睡覺,便和柱生在被窩裏悄悄說話。主要是聽柱生詳細說說之前在老宅那邊的生活。

    柱生人小,記的事不多,只記得當時在老宅一家子擠着睡,爹孃總是很忙,哥哥姐姐也忙,還總是被罵。而他的記憶就是那時候家裏人其他很不好,他常常餓肚子,或者說幾乎從沒喫飽過。

    事實上祝恩慈來的那天晚上他纔可以說是完全喫飽了肚子。儘管家裏從老宅那邊分了出來,可是家裏壯勞力只有兩個,卻要養活四個小孩,災年就不必說了,那時林翠萍真的怕家裏的小孩餓死。

    好在雖然那時全國鬧災,但是溪鄉村的地理環境要好多了,土壤足夠肥沃,靠近蒼翠峯的那條溪也沒幹涸,加上隊裏大隊長聽老村長的話,除了上頭要求必須種的糧,其他土地都用來種耐旱產量又高的糧食,還早早解散了大食堂,將收上來的自留地又還給大家。

    此外還有蒼翠峯,深山裏他們不能進去,外圍那些草木也足夠豐富,最幸運的是在他們快頂不住要闖深山走投無路之際下雨了。總之,在全國其他地方受災四處逃荒甚至喫觀音土的時候,溪鄉村奇蹟地頂住了,除了年紀特別大的熬不過去,村裏還真沒幾個餓死或者喫觀音土死去。

    不過饒是如此人們的生活也沒好到哪去,像林翠萍家,每一餐的食物都要數着來下鍋,每年難得分到的一兩斤細糧都是拿去跟人換紅苕等粗糧來好多撐過幾餐的,都是半飢不飽地在過日子,好歹讓孩子活了下來。

    柱生顛三倒四,將腦海裏記得的事情都跟祝恩慈說個遍,說完後又有些擔心地問早上挖的那堆淮山和野菜還有籃子什麼的會不會被蕭大寶和蕭二丫撿走可是好多野菜呢,他有些心疼,以往每次蕭大寶都會搶他的東西不還。

    祝恩慈摸摸他的腦袋,安慰他說不會的,又說小姨和姨丈回去會給他討回公道,讓蕭大寶以後不再欺負他。

    柱生雖然不知道公道是什麼意思,但是聽到蕭大寶以後不會再欺負他眼神發亮,追聲問是真的嗎

    祝恩慈認真點頭。

    她不會讓蕭大寶再欺負他們。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