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12.第十二章:囑託
    夜裏十一點多,病房完全安靜下來,只有隔壁牀病人時輕時重的呼嚕聲。

    祝恩慈輕輕叫了聲柱生的名字,確認他熟睡之後,又警惕地輕輕撩開簾子看了看四周,發現安全之後,這才放下簾子,抱住柱生送入空間。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柱生根本沒法進入空間

    祝恩慈不死心地試了幾遍,卻都失敗。

    難道除了她之外還是沒辦法進活人祝恩慈站在空間裏的那棵桃花樹下,微蹙着眉,按道理說當空間有生機之後就能進活物纔對,她腳下踩的這方土地還是柔軟溼潤的呢。

    想了想,祝恩慈到禁止倉庫拿出早先買來的種子,隨手挑了幾樣,用鋤頭在柔軟的土地刨了幾個坑,然後每個坑各扔了三四顆下去,再埋上土。

    嗯,她忘記買種植書籍了,大概是這樣種菜的吧

    祝恩慈做完這一切便放下鋤頭拍拍手到桃花樹旁的小池子泡了個澡。她發現踏進去之後池水是溫熱的,表面沒有半點熱氣,但是像個小溫泉一樣。

    一邊泡一邊胡思亂想,一會兒想到養父母,一會兒想到爺爺奶奶,一會兒又惦記回去的小姨他們,一會兒又在想種下去的能不能活,如果植物能活,那動物能帶進來嗎爲什麼活人還是無法進來那不就代表着這桃樹的治癒功能只有自己能用

    胡思亂想間洗好澡穿上衣服,出了空間繼續睡覺。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如果治癒功能只能自己用那也是福氣了,不能奢望太多。

    自我安慰一番一覺倒是睡得安穩。

    另一邊蕭衛軍卻有些睡不着了,腦海裏忍不住浮起祝恩慈的音容笑貌,還有下午的警惕與戒備,心裏暗暗生惱,又無可奈何。翻來覆去半天,最終決定明天還是去鎮上把她載回來,大人不記小人過,小姑娘一看就是嬌生慣養,讓她走那麼多的路不得叫苦,坐牛車也太慢,還是他騎自行車去吧。

    蕭衛軍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預備明早早些起牀去鎮上,順便給她帶個早飯。

    不過第二日他的預想倒是落了空,一大早蕭勝利就跑過來告訴他部隊裏來電話了,休假提前結束,有任務。

    蕭勝利是他堂伯的兒子,在村裏做支書,電話安裝在村委會,距離他家格外近。

    蕭衛軍有些遺憾,沒想到這次假期會結束得這麼快,但是動作卻是利索,快快收拾自己,整理了個包裹。

    蕭大娘李蘭香也沒想到這麼趕,來不及給他準備什麼,匆匆烙了餅子煮了雞蛋讓他帶在路上喫。

    “路上要小心知道不到了部隊要多喫飯,少惦記家裏,娘在家有喫有喝不愁,你平平安安的”蕭大娘不厭其煩地再三叮囑。

    蕭衛軍點頭應道,“我知曉嘞,娘你和爹在家好好看顧身體,我得假就回來。”

    蕭大娘又趁機嘮叨了幾句,然後讓他有假期一定得回來,都二十五六了,該娶媳婦了。事實上這樣的話每一次都要嘮叨幾遍,不過蕭衛軍每一次都沒往心裏去,這一次倒是聽進去了,輕輕皺了皺眉,又跟他娘說了幾句就拎着行禮走了。

    沒有直接去找蕭勝利,而是繞了個道往他大伯蕭大全家去了。農村要上工,村裏人都起得早,身爲大隊長也得早早起來,蕭衛軍到的時候蕭大全剛洗漱完,準備喫個早飯。

    “軍娃子過來拉吃了沒,坐下來一起喫一頓。”大伯孃許桂花見了他很是熱情,雖然她爲人嘴碎愛八卦了些,但是還是比較向着家裏人,對叔叔家這個在部隊裏當了官的蕭衛軍也很是高看。

    “不了大伯孃,大伯呢”

    蕭大全聽到聲音就從屋裏走出來,聞言讓大伯孃去忙自己的,他看了眼蕭衛軍的裝扮,知道他大概是有話講,便往屋外走。

    邊走邊道,“這是要去部隊了”

    蕭衛軍點頭,“是,緊急任務,得先回去。”

    蕭大全拍拍他的肩,“好好幹。”沒有再多問任務的事,雖然沒有當過兵,但是家裏老爺子可是打過小鬼子的,二弟三弟當年也參加過革命,知道什麼可問什麼不可問。

    轉了個話題,“說吧,今天找我來啥事”

    蕭衛軍常年在外回來的次數少,雖然每次回來都會過來走一趟,但是突然來任務趕着要走還過來一趟,那就是有事找他這個大伯了。

    蕭衛軍也不隱瞞,年輕卻穩重的俊臉上露了一絲難得的

    遲疑與羞意,看得蕭大全很是意外。

    他這個侄子當兵多年,渾身下來只有嚴肅冰冷,像這種神色還是少見,不由得來了興趣,“這是遇到什麼難題了說出來大伯聽聽,沒準能給你解難。”

    “也不是什麼難題。”蕭衛軍畢竟還是那個冷麪閻王,羞赧了一下就恢復過來了,“就是這次我走得急,有些事還沒整明白。二柱叔家的外甥女戶口什麼都丟了,如果她要過來村委落戶口,您搭把手幫下。不過暫時不要給她開出遠門的介紹信,我有假會盡快回來。”

    “二柱他婆娘從滬市來的那位外甥女”蕭大全打量了下蕭衛軍,表面上沒看出什麼來,部隊將他這位侄子的性子鍛鍊得滴水不漏的。“她有問題”嘗試性地問了句。

    蕭衛軍搖搖頭,這個“有問題”背後的意思大了去,他可不是來給祝恩慈找麻煩的。雖然他知道祝恩慈出現的有些奇怪,但是要是對這位親大伯透露出什麼不好來,以後祝恩慈在村裏日子可沒那麼好過。

    “就是二柱叔家的情況您也知道,她一個孤女,能看顧些就看顧些。”

    聽到這句補充,蕭大全倒是明白自家侄子什麼意思了,感情不是他以爲的那樣,而是少年慕艾,這愣頭青要開竅了。

    蕭大全露出一副高興的神情,“那閨女長得確實不錯,雖然瘦了點但是補補就能長肉。行行,大伯知道了,你放心去部隊”昨天他遠遠地看了兩眼,以正常男人的眼光來看,這滬市來的閨女確實要比村裏其他人好看高一截,難怪他這冷麪嚴肅一直打光棍的侄子會上心。好好,蕭家最有出息他最看好的一輩也要成家了

    蕭衛軍一聽就知道他大伯想遠了,但是也沒有否認,只是道,“您暗地裏關照就行,旁的不必多說什麼”

    “大伯曉得”蕭大全用力拍了兩下他的肩膀,用一種寬慰的眼神看着他,“好好幹,不怕媳婦跑了”

    蕭衛軍還沒來得及說什麼,身後蕭勝利便出聲喊了上來,“衛軍,快走,車子快到鎮上了。”

    “那大伯我先走了。”

    “好好,快去吧。”

    不敢再耽擱,跟蕭勝利兩人往村口去。

    蕭大全很是欣慰地目送他們遠離,都有車子來接了,看來他的侄子不簡單,又要升一升了。老蕭家這是要出個出息的了。

    回去他就準備好補辦戶口的手續,聽蕭衛軍的意思祝恩慈會把戶口落在村裏,農村戶口改爲城市戶口難,但是要城市戶口改爲農村戶口卻簡單得多了。戶口不是丟了嗎不要緊,先補辦個臨時戶口,三個月後沒問題就轉爲正式戶口。這三個月恰好能給蕭衛軍爭取點時間,讓這閨女沒法往外跑。

    想當然,蕭大全以爲蕭衛軍不讓他給祝恩慈開介紹信是怕媳婦跑了。一般來說,城裏人就沒幾個願意成爲鄉下人的,而現在出遠門都要介紹信,沒有介紹信出去會被抓起來的。這三個月也能讓他觀察觀察這閨女的情況,看看是不是自己樂意留下來,要是樂意,那這婚事就沒什麼問題。要是不樂意,這到時候再說吧。

    蕭大全心裏琢磨了幾下就沒多想,去喫他的早飯去了。

    而醫院裏的祝恩慈完全不知道這一出,不知道那個冷麪又貼心的兵哥已經休假結束回部隊報道去了,更不知道他暗裏地讓人看顧她,又因爲對她有所存疑而暫時讓人限制了她的出行。等她知道的時候,估計那時蕭衛軍任務都完成了。

    此時祝恩慈被病房裏的吵鬧聲弄醒來,隔壁病房的人似乎是在吵架,或者說是哭訴和指責。

    “老大,你看看你教的好女兒,竟然敢跟長輩頂嘴,昨晚衝到你弟家裏大吵大鬧不說,還敢罵我偏心眼老不死的,你看看這就是教養嗎”尖酸老太的聲音。

    “就是大伯,你都不知道昨晚珠珠姐把奶氣成啥樣,一整晚都沒睡好呢”年輕女子的聲音,“您和大伯孃得管管她,把奶氣壞了咋辦。”

    “還是我的月月貼心聽到沒老大,多管管你的女兒,別那麼縱容,不知道孝順老人”

    話音還沒完全落下,病房門口傳來昨天那位大姐的聲音,“喲一大早趁我不在來告狀吶我家珠珠怎麼不知道孝順老人了哪一回發了工資沒給您老孝敬”

    祝恩慈聽了幾句,大概知道個事情的經過,無非是小叔家閨女趁大伯家沒人偷了大姐家閨女的一塊新布料,結果人家不依找上門拿回布料並且吵了一回,老太太和小叔家的閨女就不樂意,大早上趕着來告狀了。

    唉,還真是家家都有那麼幾個極品。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