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17.第十七章:三更合一
    巷子的入口忽然出現一道身影,而祝恩慈就在他一隻腳踏進巷子入口的那瞬從空間出來

    四目相對,周遭空間都凝固似的。

    祝恩慈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張標準的國字臉,眼大眉濃,一身公安制服被穿出威嚴氣勢,此時望着祝恩慈的眼神有一瞬的疑惑,隨即是嚴肅,帶有幾分審視地問,“這位大姐你怎麼在這剛剛有沒有看到什麼人過去”

    雖然他的氣勢也夠嚴肅,但是還是比不上蕭衛軍那個天然的冰山嚴肅臉,所以祝恩慈的腦海在空白了一下之後立馬回過神來,臉上表情恰到好處地表現出欣喜,“同志你來的正好,俺在這巷子迷路了,你能告訴俺國昌街哪去不俺來找俺的親戚。”

    快走兩步站到公安小哥面前,一副沒見過世面的農村大姐表情。

    聞言公安小哥倒是放下了警惕,趕緊道,“大姐你沿着這條街走,國昌街在東邊那塊,你走出去問問別人就能知道,我有事趕着要先走了。”

    說罷轉身就跑起來,祝恩慈在後頭道謝都不回頭。

    遠見着他跑遠消失在視線裏,祝恩慈才鬆口氣,差點以爲被他看見從空間出來,嚇得魂都快散了。

    她拍拍心口,眼角餘光卻不經意瞥見手背上白嫩如新生嬰兒一樣的肌膚,愣了下又慶幸起來,還好剛剛那個公安忙着追人,不然仔細打量一定能發現自己的破綻,到時候就麻煩了。

    祝恩慈快走幾步先離開這條巷子,然後再到寂靜的角落裏拿出化妝品塗抹了兩下手背當作完善下細節,這下除了公安還有蕭衛軍那樣的軍人,估計不會有人再從她身上找出破綻。

    一切準備妥當後祝恩慈往北邊那條災年時乾涸掉的卜河而去,她從趙大姐那打聽到了這是鎮上一處黑市交易點,具體的是在卜河邊上那座廢棄掉的明清官家老宅裏進行。

    這兒距離鎮中心較遠,周邊也沒什麼居民居住,廢棄掉的官宅雜草叢生,從外頭看去格外荒涼,要是晚上過來這邊會被誤認爲鬼宅也不一定。

    祝恩慈尋摸了個沒人注意到的地方拿出掛麪,麪粉和三兩條切好的五花肉。當時她收集物品的時候收了挺多肉類海鮮,只是都不是活物而已,因爲空間裏倉庫時間是靜止不動有保險功能,豬肉拿出來跟當時放進去差不多,沒有半點變質。

    她統統裝在一個從家裏帶來的麻袋裏,然後才拎着走進了官宅裏。

    穿過前門走到後頭的院子才知道這裏別有洞天,不同於外面的寂靜荒涼,裏面熱鬧的很。擺攤的買賣的,她差點以爲來到了現代的市場。只是不同於現代市場的嘈雜,這裏的人幾乎不怎麼說話,眼神手勢就能完成一樁買賣。偶有幾個說話也是極爲小聲的。有些來這裏買賣的還用布遮着臉,似是怕被人認出。

    祝恩慈發現遮着臉的衣着都挺乾淨整潔,沒什麼補丁,估計是有工作的人,小心謹慎怕被熟識的發現舉報啥的。

    進去的時候有個穿着黑色短褂的小鬍子男人攔住了祝恩慈的去路。

    “新來的”男人問她。

    祝恩慈點點頭,“是啊,俺聽俺大妹子說有多餘的糧食可以來這裏換東西。大哥怎麼稱呼”

    “叫我老胡就成。”小鬍子男人說着打開了祝恩慈的麻袋,看到裏面的東西眼睛亮了一下,但是也沒貪多,拿了一個掛麪出來,“大姐好本事,能弄到這麼多精貴玩意。”

    祝恩慈看了看他的眼,沒有發現貪婪,心裏緊張感少了些。看來這算是“攤位費”了,他們在這裏交易買賣,而他們則負責望風維持市場秩序之類的。

    笑着道了謝便進去裏面。因爲剛剛小鬍子男人打開過她的麻袋,所以爲了作弊不被懷疑祝恩慈尋了個離門口較遠的位置,像其他人那樣蹲下,然後把麻袋放在跟前,打開拿出一把掛麪,一條切好的一斤左右的豬肉,手上沾着一點麪粉。

    剛剛一路走來她發現賣糧食的人挺多,也有賣兔子,野雞啥的,但是賣豬肉的幾乎沒有。這個年頭想在非節假日的時候喫口豬肉不容易,鄉下人過年才能喫到一兩口,而城裏人雖說名義上每月都有一兩斤肉供應,但實際上得看運氣,運氣好一個月才能供應一回,還得大半夜早早排隊,排隊都不一定輪得到。至於糧食也是,都是限量的,想要敞開肚子喫根本不可能,更多時候都得像這樣來黑市買點補貼。

    祝恩慈剛擺好攤子,立馬就有眼尖的婦女挎着籃子上來,快準狠地抓住了那條細細的五花肉,眼神放光,“這個怎麼賣”

    “一塊三一斤,要是有糧票能少點。”祝恩慈事先了解過供銷社的豬肉賣七毛八一斤,但是黑市上的價格是正常價格的兩三倍,她賣一塊三還在可接受範圍內。

    那婦女果然很心動,她愛人孩子都有正式工作,家裏算是富餘,只是肉難得,平時想喫都找不到地方賣。現在看祝恩慈這肉質量好,不像是病豬,便想買下。

    “你還有嗎我想多買點。”她可沒傻傻地問這不年不節農村不殺豬祝恩慈哪來的豬肉賣,凡是逛黑市的都明白不要有太多好奇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祕密。

    聞言祝恩慈腦門上飄過“大款”二字,“還有些,同志你要多少”

    婦女比了個四。兩斤家裏喫,一斤給同大哥住在一塊的公婆送去,一斤給孃家送去。

    祝恩慈瞭然,麻袋打開個小口子伸手進去撈了兩條兩斤有餘的豬肉,“您顛顛,沒錯咱就結了。”

    婦女真從祝恩慈手上接過顛了顛,眉眼當即笑得更開,這重量絕對四斤有餘,這大姐實誠

    不要懷疑,那個年代的家庭婦女一雙手都能抵個稱,經驗老到的光是用眼睛看就能猜出大概斤數,雖說達不到準確無誤,但是也都八九不離十。

    婦女給了祝恩慈四塊錢和幾張三兩、五兩糧票,打算走的時候瞥見豬肉旁邊的掛麪,眼睛亮了亮,這質量絕對比供銷社最好的掛麪都要來的好,又買了幾把,最後看到麪粉也高興地買了幾斤。

    一筆生意做下來祝恩慈就賺了七塊多外加一斤票。

    酒香不怕巷子深。婦女剛走沒多久,陸續又有好些個大哥大姐上前來買賣,祝恩慈藉着麻袋掩飾從空間添了不少貨,仍舊賣得很快。

    爲了不太引人注目祝恩慈沒敢添太多次,差不多了就拿着麻袋走人。沒買到的人扼腕嘆息,紛紛問祝恩慈什麼時候再來。

    祝恩慈自然是打馬虎眼,半真半假地糊弄過去,快速從黑市出來。

    如果可能祝恩慈大概不會再來這裏交易,因爲太不方便了,進門要被小鬍子男人盤查一番,帶多少東西都暴露在他人眼中。她是可以藉着空間打掩護,但量不能多,多了打眼。而且總在一個地方容易出事。

    出了黑市祝恩慈尋摸了個沒人的地方將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