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18.第十八章:發現不對勁
    到達趙大姐家的時候她剛好喫完午飯,吳明珠則是去給醫院的吳大哥送飯,所以屋裏只有她一個。

    剛剛路上人多祝恩慈沒好把保溫飯盒帶上來,十來個飯盒裝在麻袋裏還是蠻顯眼的,而這又不是獨門獨棟的小院,所以她讓趙大姐跟她下去拿。

    距離趙大姐家十分鐘路程有個公共廁所,她讓趙大姐在廁所門口不遠處等着,她進去從空間裏拿出準備好的飯盒,然後才提出來。

    那天祝恩慈把給柱生裝飯的那個飯盒留給了趙大姐,她早就試驗過飯盒的保溫效果,所以現在看到跟那天一樣的飯盒很是滿意,爽快地付了剩下的錢。

    “妹子啊,這個飯盒能不能再請你滬市的朋友多寄些啊那天你不是給我留下那個飯盒了嗎我給我親戚們看過他們都說要,還差好幾個呢。”趙大姐早早做了廣告,廠裏交好的看見了都想讓她幫忙帶個,這十來個貨確實不夠分啊。而且她也想到了,現在是夏天,早早囤了貨,到冬天價格能賣的更好些。

    “不好意思啊大姐,我那朋友說滬市那邊也缺貨,這十來個還是好不容易纔拿到的,想要也沒貨了。”祝恩慈卻並不打算多賣些,十來個在這鎮上不明顯,要是太多了就容易引人注目。她不是很確定這個時候全國究竟有沒有保溫飯盒賣反正鎮上供銷社是沒看見,要是後頭有跟大姐認識的人去滬市出差發現沒有,那就會產生不必要的麻煩。這東西不比糧油米麪,喫掉就沒證據的。而且賣這個她是以真面目賣的,可沒有化妝。所以祝恩慈並不打算做這筆生意。

    而且賣掉那些糧食她暫時也不缺錢,祝恩慈從小生活優渥,對錢沒有瘋狂的執着,夠花能週轉得開就好。再說就算要賣,祝恩慈也不會再挑這個鎮子賣了,離溪鄉村太近,總是覺得不放心。

    以後等她能去滬市和京市再去大規模賣東西吧,那裏天高皇帝遠地,等別人發現有問題她早跑了。至於目前還是得低調些,很快動盪的十年要到來,她還是想平平安安地龜縮在溪鄉村過她的小日子的。

    等這次賣完糧食,她短時間內就不來鎮上了,一來她的糧食質量太好了些在那位二道販子大叔掛了號,這不穩妥,不符合她想低調的心。二來她總是來鎮子被村裏人發現會說閒話,林翠萍那兒也不好過關,今天她一個人要來鎮子其實她都是不怎麼肯的,她總是覺得祝恩慈什麼都不懂,那張臉又太招人,容易出事。

    趙大姐聽說沒貨了很是失望了下,再三確認是真的沒貨,纔不繼續追問,不過臨走前她讓祝恩慈下次有什麼稀罕東西可以再來聯繫她。

    “對了珠珠這些天有跟我提過你,說想跟你一起看電影來着,今天下午恰好她輪休,你有空嗎待會等她回來可以一起去看看電影。”趙大姐只有兩個孩子,一個兒子一個女兒。而她的女兒吳明珠是她的掌中寶,可是因爲小叔家吳曉月的抹黑找事,從小到大吳明珠其實都沒什麼要好的朋友,能讓吳明珠這樣惦記稱讚的還真是少見。那天回來聽吳明珠提到祝恩慈,她還小小驚訝了一下。不過心裏卻是高興的,從病房裏祝恩慈說的話,還有她對弟弟的照顧都可以看得出是個好人家的閨女,跟吳明珠一起玩她也放心。

    祝恩慈想了想便答應了。來鎮上這幾次,還真沒好好放鬆過,下午人流量也沒上午那麼多,她這次也賣了不少錢,就去看看電影放鬆獎勵一下自己也好。

    趙大姐見祝恩慈答應便高興地帶着她往家裏去。這個時候在外頭逛的都回家喫飯或者喫好了在家裏休息,路上沒啥人,偶有兩個看到趙大姐拎着麻袋帶一個姑娘來也不奇怪,這年頭,誰家沒個鄉下親戚。但要是祝恩慈一個人拎着大麻袋來大家則會多注意,畢竟是個生面孔,又沒熟人帶。

    到家後趙大姐特意又給祝恩慈烙了個雞蛋餅子醬着鹹菜疙瘩喫,祝恩慈本來是打算把東西賣給大姐後找個沒人的地方去空間解決午飯的,所以現在還空着肚子,趙大姐又熱情,倒也不再推辭接過來喫。

    她有一手好廚藝,鹹菜也醃得剛好,祝恩慈喫的挺滿足的,連連誇讚,把趙大姐哄得眉開眼笑。

    吳明珠回來聽到笑聲還覺得奇怪,進來看到祝恩慈則是驚喜,“恩慈,你怎麼過來啦”邊進門邊笑着問道。

    “來給趙大姐送點東西。你剛從醫院回來吳大叔腳好些了沒”祝恩慈剛好喫完最後一口雞蛋餅子,起身走向客廳。

    “好多了,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再養幾天就沒問題。”吳明珠語氣輕鬆,說着挽過祝恩慈的手往她房間

    裏去,“下午咱去看看電影好不好聽說電影院有新片子。”

    “成。趙大姐要不要一起來,你請我喫餅子,我請你看場電影。”祝恩慈笑着說道。

    “我下午還得去廠裏上班呢,你倆小姑娘去就成。”趙大姐笑眯眯地說着,還從兜裏掏出幾毛錢塞到祝恩慈手裏,“大姐請你喫餅子,也請你看電影”

    說說笑笑間關係都親近不少。

    很快到了下午,祝恩慈跟着吳明珠去了電影院,爲了感謝趙大姐的照顧,她特地到供銷社買了把瓜子還有糖果,好讓吳明珠看電影的時候喫。

    六十年代的電影院破舊狹小,但售票員還是一臉高傲,好像守着的是全國最大最棒的影院一樣。祝恩慈多少也習慣這種態度了,沒辦法,形勢比人強,這些喫公家飯的多多少少都有些背景,而這年頭售貨員確實是喫香的活,受老百姓羨慕的。

    電影院的凳子是那種長條木板凳,擺了幾條在白幕前,也沒什麼座位標誌,先到先得,要是人太多直接站着看。

    祝恩慈和吳明珠進去還算早,沒有落到站着看電影的下場。

    老式的放映機加一張白色幕布,很古老的放映方式,電影畫質也不是很好,但是祝恩慈卻覺得新鮮有趣,她記事以來這種放映方式就已經被淘汰了,她去偏遠的山區都沒看見過。

    而吳明珠說的新片子是一部講英雄生平的故事,有點兒紀錄片的感覺,男主角是時下受大嬸們歡迎的國字臉,方方正正,一看就很有正義感。

    然而,當故事漸漸推進,祝恩慈就發現不對勁了。

    這部英雄片怎麼那麼像二十一世紀的雷鋒故事只是主角不叫雷鋒,叫鄭忠華,而且影片記錄他是在一九六一年八月去世的,比二十一世紀的雷鋒早去世一年。

    而且祝恩慈記得雷鋒故事的推廣有杜平將軍的功勞,而不是電影中說的一位王將軍。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裏面有提及到了國家主席和國家總理。國家主席依舊姓毛,而國家總理卻不是姓周

    一股莫大的恐慌襲擊上祝恩慈的心頭,她覺得自己生活的六十年代不是她以爲的那個六十年代

    那麼,林翠萍還是她得姥姥嗎她得親生父母還會出生嗎養父母呢還有爺爺奶奶,這個時候在京市那邊的鄉村嗎

    祝恩慈臉色發白,腦袋混亂的厲害。

    就在她以爲她是穿越到過去並且漸漸適應這裏的生活時,命運給她來了個驚喜。

    “恩慈,你怎麼了”吳明珠覺察到祝恩慈的不對勁,臉上擔憂地問,“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祝恩慈呆呆地轉過臉看向吳明珠,電影院裏光線不明亮,她們坐在前面,恰好屏幕一陣燈光映射過來,將吳明珠抹了一層淡淡腮紅的臉襯得慘白,討喜的小圓臉此時看過去讓祝恩慈嚇得尖叫一聲。

    電影院裏的人齊齊將視線看過來,吳明珠也被祝恩慈的尖叫嚇了一跳,趕緊搖了搖祝恩慈的手臂,“你怎麼了”

    關切的話語終於讓祝恩慈清醒,她說了句抱歉,匆匆便跑出門外。

    直到逃離光線黑暗的電影院,站在門口被熱烈的陽光照耀,肌膚覺得曬到,耳邊有行人的說話聲音,祝恩慈才漸漸緩過神來。

    她是活的,這個世界是真的,不是夢,她不是困在鬼怪的夢靨中。

    吳明珠後頭緊跟着跑出來,看到祝恩慈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很是奇怪,“恩慈,你好點了沒”

    祝恩慈扯了個笑容,“抱歉啊明珠,剛剛看到電影男主角出事故想到我爹孃了。我爹孃他們是出車禍去世的。”

    吳明珠恍然,臉上露出抱歉的神色,“恩慈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

    “沒事。是我打擾到你看電影了,下次我再補上,今天就算了。”

    “好的好的。”吳明珠連連點頭。

    “對了明珠,這鎮上有沒有書店我想去買點東西。”她想從書店裏找到全國地圖,也想從書店裏瞭解這個世界。儘管知道不是鬼怪的夢靨,但心裏卻強烈地感到不安,有什麼東西脫離了掌控一樣。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