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2章 第2章
    曲無應離開之後,折風渡輕擡起手腕,心中默唸了個煉焰訣的心法。

    闔眼間,一道淡金的光芒沿着他青色的經脈向下延伸,腕口處襲來一陣鋪天蓋地的麻意,宛如那處壓了個千斤的重物一般,神識亦被束縛在方寸之間不得動彈。

    果然,他的修爲並不是消退了,而是如系統當初所說的一樣被封印了。

    他剛穿來時,神識仍處於大片混沌的金光中,便聽一個機械音說道:【原主在修煉時走火入魔,爲了防止宿主被這股力量所吞噬,我暫時將你的大部分修爲封印起來……】

    想到這,折風渡淡淡地卸了力,再睜開眼,那股壓制的力量消失了。

    就在此時,腦海中又響起了那道熟悉的機械音:

    【宿主是對封印的禁錮不滿意嗎?其實你要是真的想的話,我也可以幫你解開封印的……】

    折風渡笑着搖了搖頭:“不用,封得好。”

    與其面對隨時可能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危險,擁有一具沒有煞氣、十分健康的身體和可以清醒思考的頭腦,怎麼想都是後者更划算。

    系統:【你倒是挺樂觀。】

    折風渡:“過獎。”

    話雖如此,但言語間,他那雙鳳眸中流轉過的精光顯然已將事情思考了個透徹。

    修真界,一個靠實力決定一切的地方,對於高階大能來說,低階修仙者的生死就如螻蟻一般,伸隻手便能碾死。

    折風渡深知想要在這裏立足,尋得能穩定使用煉焰訣的法子迫在眉睫。

    下一秒,

    他的目光又落在《一劍之穿成偏執魔尊的心尖寵bl》上,這本書是從夜凡塵的視角敘述的,故事的內容從正道的五門六派結成御仙盟攻打蒼玄宗展開,並沒有交代魔尊一開始的處境。

    但是引起折風渡注意的是,書中第六章寫到兩人第一次完成生命大和諧後說了一句,“折風渡感覺自己的修爲恢復了大半”。

    顯然,原著中的魔尊也沒能練成神功,而是在閉關時走火入魔,這才引得正道圍剿。

    不過這句話給了折風渡啓發,或許恢復修爲的法子就藏在其中。

    思及此處,折風渡將手撐在下巴上,淡淡地對系統說:“再給我讀一遍第一到五章的內容。”

    由於那本書的內容實在是過於辣眼睛,爲了避免讀一章得緩三口氣的情形再次發生,他讓系統只選取其中的劇情部分進行朗讀,

    “咳,咳……如果遇到那種情節,你就用“口口”代替。”

    系統:【好嘞。】

    它冷淡而平穩的機械音緩緩響起:【第一章:誤中x藥,清冷仙君竟淪爲魔頭的口口】

    折風渡搭在扶木上的手背青筋畢露,他在心中默唸了一邊清心咒,防止自己產生把這本書給撕了的衝動。

    前半章的內容講了夜凡塵在與正道圍剿蒼玄宗的過程中是如何不小心中了敵人的x藥,然後在躲避敵人的過程中誤打誤撞來到了折風渡所住的棲梧殿。

    濃濃的古早味將兩人之間的緣分詮釋得淋漓盡至。

    重要的劇情從夜凡塵進入棲梧殿中開始。

    系統接着念道:【夜凡塵感覺身體開始不聽自己的使喚,四肢逐漸口口無力,胸中真氣翻涌,爲了躲避身後幾個魔修的追殺,他強撐着用最後的靈力翻窗躍進了一間漆黑的屋子,四周陰風陣陣,忽然間,他被一雙修長而有力的手臂給狠狠地摜到了牆上。

    脣上落下口口的氣息,面前高大男人陰鷙的視線讓他感覺自己無處可遁。

    “唔。”

    他抑制不住地發出一聲口口,緊接着,口口口口……】

    如此循環往復這麼一萬多個字,五章的內容用了幾盞茶的時間,聽着系統那機械而勻速的“口口”,折風渡撐着下巴昏昏欲睡之際,

    系統:【讀完了。】

    託着下巴的手一歪,折風渡的腦袋晃了一下,他驀地清醒過來,“什麼?讀完了?劇情呢?”

    系統:【按照您的要求,都幫您口口掉了。】

    折風渡:“……”

    他不可置信地拿起榻邊的書疾速翻了起來,一直翻到第六章開頭,總算找到了那麼一行字,

    【看着榻上仍在昏睡的人,折風渡屏息運氣,感受着那股熟悉的力量沿着他的經脈舒展開,肺腑紊亂的魔氣居然平穩了下來!】

    折風渡:“……”

    這劇情真的寫的好隨意,這麼重要的內容就一筆帶過了?

    他將書丟到一邊,細細思量起來。

    自己的修爲恢復了大半,書中未作具體的解釋,但顯然與夜凡塵脫不了干係。

    那麼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折風渡順着這個思路延展開,書中大段的動作描寫讓他不可避免地聯想到一個詞:

    “雙修”。

    思及此處,折風渡神情一滯。

    雙修……真的能有此等功效嗎?

    他轉念一想,畢竟這裏是修仙界,凡事皆有可能,探索人體奧祕的任務對他來說還任重而道遠。

    不過無論是雙修還是什麼別的緣故,讓他恢復部分修爲的真相肯定就藏在夜凡塵身上,雖然折風渡並不打算走原著劇情,但弄清楚這其中奧祕宜早不宜遲,恢復修爲對他來說是最關鍵的。

    正道圍剿蒼玄宗,與夜凡塵碰面的事必須得提早安排上……

    就在他思索的間隙,殿門突然傳來陣陣陰氣,一股極具壓迫感的寒意侵透衣衫,刺骨且瘮人。

    明明是陽春三月,殿內的溫度卻堪比寒冬。

    折風渡垂落在身側的指尖微蜷,心中警覺,他意識到是有人來了。

    與此同時,一道黑霧沿着青石玉階盤旋而上,最終在他的座前凝成人形,曲無應回來了。

    折風渡再擡眸時,大殿門口已站了兩個人。

    來者一黑一白,涇渭分明。

    身着白衣的玉面書生生了副彎而細的柳葉眉,一雙薄脣微微上翹,神情好似在笑,卻給人一種陰寒的感覺。

    蒼玄宗五毒門的門主沈玉槐拱手做了個拜見尊主的姿勢:“屬下恭迎尊上出關。”

    他微屈着背,態度恭敬,儼然一副忠心耿耿好下屬的模樣,可私底下卻早已散發出靈力,暗中試探起了折風渡的修爲。

    然而這一回,散發出去的靈力暢通無阻地遊遍了棲梧殿的每個角落,沈玉槐竟察覺不到絲毫來自大乘期修爲的壓制。

    難道折風渡這回渡劫失敗了?

    懷着這樣的心思沈玉槐心中暗自竊喜,面上依舊不動聲色,他在折風渡的揮手示意下緩緩擡起頭來,卻瞥見塌上的人正悠閒地抿着茶在衝他笑,對方素來冷若冰霜的臉上笑得如春風般和煦,絲毫不像是走火入魔的樣子。

    四目相對的這一剎,沈玉槐狠狠愣住了。

    他多久沒見過魔尊笑了?

    不對…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