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章 第3章
    猝不及防地被人說了一通奇怪的話,折風渡眸底染上一層不悅,他眼風掃過沈玉槐,冷聲道:“他這是?”

    一旁的沈玉槐愣怔片刻,心中難得慌亂。

    折風渡身邊的這金光竟如此隱蔽,以他合體期的修爲竟察覺不到分毫,而且反噬效果之強更是令合體期巔峯修爲的閻魁都毫無招架之力。

    沈玉槐當即斷定折風渡並沒有失去修爲,而是……

    在他們面前故意隱藏。

    並且沈玉槐深知對方清楚自己善用的那些伎倆,若是折風渡決意深究,那他怕是難逃責罰。

    於是他當機立斷,趁閻魁“花癡”病發的間隙,擡手一掌劈向對方後頸,袖裏乾坤閃出數道紅繩,眨眼間便用捆仙索將閻魁捆了個結實,只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面,隨後他佯裝鎮定地看向折風渡,薄脣輕啓,吐出四個字:

    “突發惡疾。”

    趴在地上、被捆成蟬蛹狀的莽漢仍在用一種如癡如醉的眼神盯着折風渡看。

    只是他不理解,爲什麼尊上的眼裏還倒映着另一個男人的身影,爲什麼尊上還在和沈玉槐說話?

    可惡!

    閻魁嫉妒得就快要發狂!

    眼睛紅得要滴血!

    他奮力往前挪動着,試圖縮短自己與折風渡之間的距離,卻無奈身體被捆仙索束縛住,難以動彈,只能像條毛毛蟲一樣地往前拱。

    即便如此,閻魁依舊努力地挪動着。

    毛毛蟲也有夢、毛毛蟲也有愛。

    就算他們之間相隔山海,他也會證明給對方看,什麼叫“山海皆可平”!

    下一秒,

    “把他的臉轉過去……不,把他整個人背過身捆到柱子上,我不想看到他。”

    青石玉階上傳來的冰冷聲音如一桶冷水澆下,打破了閻魁的幻想。

    “是。”

    沈玉槐熟練地念了個決,捆仙索立即托起地上的人飄向柱子,隨後散開繩結將人反綁到樑柱之上。

    曲無應則散出黑霧將地上碎掉的茶盞運走,掃淨了地面。

    見礙事的終於走了,折風渡靠着扶手,手背撐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沈玉槐:“都說說,本尊閉關的這些時日,你們的生活怎麼樣……”

    “過得精彩嗎?”

    在蒼玄宗摸爬滾打數百載,什麼大風大浪沒見識過的沈玉槐此時已鎮定下來。

    面對折風渡的“秋後算賬”,他不徐不疾道:“尊上不知,您閉關的這三年,左護法棠秋茗趁亂結黨隱私,暗中擴大自己的勢力,與其他三位門主一塊奪取了您在蒼玄宗總壇的位置,並且對外自稱爲“宗主”,今日尊上出關,他們怕不是做賊心虛,在您的威嚴之下竟是連面都不敢露。”

    “哦?”折風渡饒有興致地挑眉,心想你可真是把自己給摘得一乾二淨,

    “既然沈門主對我如此忠心耿耿,那爲何沒替我守住宗主之位?”

    沈玉槐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屬下自是竭力爲尊上效忠,奈何棠秋茗在蒼玄宗內勢大,又爲人奸詐,是屬下修爲不精,沒能替尊上守住宗主之位,還請尊上贖罪。”

    沈玉槐雖面上說着請罪的話,語氣中倒是聽不出一絲慌亂,見折風渡沒有真的責罰自己的意圖,便趁熱打鐵道:“如今尊上出關、神功已成,可是要處罰那幫背信棄義的小人。”

    蒼玄宗一向都是誰有本事誰說了算的地方,今日我打你明日你打我,有來有往、禮尚往來,而沈玉槐與左護法素來不和,折風渡嚴懲棠秋茗的場面他當然樂見其成。

    可誰知眼前的人卻只笑着道:“宗主的位置他若是想坐就讓他坐去吧……”

    “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沈玉槐不解:“何事?”

    什麼事的優先級竟高於奪回蒼玄宗宗主的位置?

    折風渡眼眸微擡,視線在他身上緩緩掃過,最終定格在沈玉槐臉上,那雙烏瞳如寒潭一般深不見底,看得沈玉槐心中發怵:

    “我要你向正道門派散播消息,就說……我閉關走火入魔,修爲盡失,蒼玄宗內大亂,宗主易位,魔修之間互相蠶食。”

    沈玉槐神色一頓,他看着折風渡那張根本不像走火入魔的臉迅速思索起來。

    這又是爲何呢?

    若是正道得知三界第一魔修折風渡修爲盡失,必定會結盟攻打蒼玄宗……

    此時若是換作閻魁這等莽夫定然百思不得其解,多數會認爲折風渡腦子壞了。

    可沈玉槐不是,作爲一個比起蠻力輸出更善識人臉色、攻心爲上的魔修,他的心思百轉回腸、比山溝溝裏的彎還要多。

    複雜的事他一點就通,沒有邏輯的事他都能給你盤出邏輯來。

    當下,沈玉槐心中就閃過一個大膽的猜測。

    折風渡此舉必然是爲了故意誤導正道!

    對方顯然是在下一盤大棋,折風渡這就是在釣魚,準備以自己修爲盡失的假消息爲餌將正道盡收網底。

    想到這,沈玉槐的一雙柳葉眉微挑,振聲道:“尊上好計謀,散播謠言誤導正道您在練功時走火入魔,實則引他們入套,然後來一個甕中捉鱉,將他們一網打盡,重挫他們的士氣,從此我蒼玄宗的位置在三界牢不可破,那些正道的僞君子都將對我蒼玄宗忌憚三分,這樣一來,離尊上您完成一統三界的千秋大業又進了一步……。”

    “屬下領命,這就按照尊上剛纔吩咐的去做。”

    說罷,他迅速地衝折風渡拱手作了個揖。

    心中還帶着一絲劫後餘生的慶幸。

    折風渡微微一愣:“……”

    他倒也沒想這麼多。

    沈玉槐的閱讀理解能力着實優秀。

    見一切正順着自己計劃進行,折風渡飄到沈玉槐面前,滿意地衝對方微微頷首:“去吧……”

    餘光瞟向被綁在柱子上仍在不停掙扎的人:“把右護法一起帶走,記得好好治治他的病。”

    待兩人後腳剛離開棲梧殿,折風渡神色當即一變,斂起了那副“主僕情深”的模樣,與曲無應厲聲道:

    “我要你跟上這兩人,給我查清楚他們的動向。”

    剛纔閻魁絕非無故“發癲”,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搗鬼。

    曲無應:“是。”

    言畢,他指尖立時散出幾縷黑霧,那黑霧沿着殿內殘存的靈力波動一路飄向殿外。

    曲無應是鬼修,沒有常人的七情六慾,他無法靠觸覺、嗅覺、痛覺等五感來感知周遭的世界,但對修真者運氣時散發出的“炁”,即靈力極爲敏感。

    每一縷散發出去的黑霧都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也是他感知世界的紐帶。

    曲無應將他的所見所聞通過傳音符遞送給折風渡。,

    閻魁飽含怒氣的聲音立即從符中傳來:“特奶奶的,你居然敢用幻術算計我!”

    緊接着是一陣刀光劍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