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5章 第5章
    菱悅和景嵐的注意力很快就又被雲臺上的景象吸引過去。

    夜凡塵身處陰陽雙魚八卦陣中,腳踏坎宮,劍指蒼天,憑空繪出一道金色的符籙。

    他的步法由坎至幹,幹至艮,艮至震,震至巽,離至坤,坤至兌,分別對應幹,水,山,雷,風,火,地,網八個宮位。【1】

    每處皆留下一道金色的符籙。

    踏罡步鬥畢,八處符籙散發出耀眼,陣勢帶動的狂風拂動夜凡塵的銀髮廣袖,在所有人屏息靜待的目光中,他的指尖捻過劍鋒。

    隨着一道刺目的金光閃過,

    陣起。

    雲臺上方東西兩側忽然浮現兩道巨型的金色圓輪,周圍磁場震動,光圈內似是通向另一處完全不同的空間。

    這種上古流傳下來的八卦傳送陣法菱悅以前也見人用過,只不過它對修士的道行要求很高,通常要好幾個化神期的修道者一同開啓。

    今日一人破陣的情形她還是頭一會兒見,一時間心中除了對夜凡塵的崇敬之情以外,對此次剿滅魔宗的行動又多了幾分期待。

    傳送陣開啓的同時,廣場上的青年弟子在兩位長老的指引下有序地御劍通過。

    衆人通過法陣的一瞬間,他們發現自己身處浩渺雲間,眼前山巒疊嶂,呼出的氣轉瞬在空中凝成冰晶,這裏是連雲山的峯頂,前方陡峭的崖前總共停着七十二艘仙船。

    駐守在仙船兩側的三清門弟子規整地列成兩排,腰間別着的金色令牌表明了他們金丹期修道者的身份。

    在夜凡塵出現在他們視野中的那一剎,所有人皆恭敬地喚了一聲“大師兄。”

    他朝衆人微微頷首,行至崖邊時回過身,銀髮與身後的白雪交相輝映,眸中如凝霜雪:

    “今日諸位能集結於青雲峯共赴幽冥山討伐魔宗,是我三清門的榮幸,不過此行兇險,諸位是各派未來的棟樑,萬事皆需以自身安全爲重。”

    言畢,夜凡塵抽出身側長劍,金光閃過,衣袂翩躚。

    踏上長劍的那一刻,他對衆人說道: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身後的宗門弟子紛紛效仿着他的動作,齊聲吶喊: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剎那間,百餘把長劍同時出鞘,一時間金光映天,喊聲震地。

    在夜凡塵的帶領下,自五門六派而來的修道者們一齊御劍飛向那七十二艘仙船。

    少年豪情,義薄雲天。

    ……

    從青雲峯到蒼玄宗所在的幽冥山,行駛仙船約需三日的腳程。

    夜凡塵卻獨自一人立在船頭,神色肅穆,似是思考着什麼心事。

    就在不久前,觀星門的長老天衍真人曾與他們說,蒼玄宗宗主對應的北斗第一星——貪狼星勢確實暗淡,折風渡修爲大損的訊息應該不假,此次確實是進攻蒼玄宗的契機,只不過……

    中天之星紫微竟也隨之出現了異樣的光芒,竟是有被貪狼牽連的意向。

    沒人能說請這異象是福是禍。

    而他師父清筠在那之後,卻難得神色嚴肅地又提起了許久以前萬佛宗佛子的那個預言,讓夜凡塵慎重思考此行要不要參與圍剿蒼玄宗的行動。

    萬佛宗的一燈大師曾在夜凡塵築基時便留下幾句天機箴言,說他在突破境界、感悟乾坤之際會有一劫難,若是能渡化劫難則仙途無量,反之則有厄運,至於“境界”與“劫難”具體是什麼,一燈大師並未細說。

    而夜凡塵此時的修爲正好處於化神期巔峯,他於這一境界已滯留數年,恰逢這時又遇上圍剿蒼玄宗與星象的異變,很難讓人不多想……

    “大師兄。”

    就在這時,身側突然傳來一聲呼喚,打斷了夜凡塵的思緒。

    叫住夜凡塵的人名叫“連玉樹”。

    “連玉樹”這個名字既蘊含了“芝蘭玉樹”所指的“出類拔萃的弟子”之意,也指“玉樹臨風”的俊秀美男子,充分體現了他爹孃在這個兒子身上所給予的厚望。

    當然連玉樹人長得還算端正,不醜,修道天賦在同齡人中也屬於佼佼者。

    可當夜凡塵往他身前這麼一站,對着夜凡塵那張連天地都爲之失色的臉,“連玉樹”這個名字,比起美好的寓意,倒更像是在諷刺。

    就好比當全球首富站到你面前,你卻告訴他“俺叫‘大富’,你也可以叫俺‘旺財’”一樣……

    磕磣。

    連玉樹的年齡比夜凡塵還要虛長個幾十歲,然而修爲卻和對方差了不止一個境界,即使他比夜凡塵更早拜入三清門,可偏偏夜凡塵自出生起就被掌門意外碰上,從小就是清筠長老帶大的,自然也就成了掌門唯一的親傳弟子,所以就連輩份上他也要喊對方一聲:“師兄。”

    連玉樹見夜凡塵向他轉過身來之後並無任何迴應,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心中如往常一般生出一絲惱意。

    他就知道,清高倨傲如夜凡塵從來瞧不起他們這些修爲不如他的弟子。

    瞧,他又眯起眼睛打量自己了。

    連玉樹比夜凡塵矮了半個頭,對方垂下眼簾打量自己的模樣完全戳中了連玉樹心中的痛,

    好你個首席弟子,不過仗着修爲比別人高,竟如此目中無人。

    真是欺人太甚!

    事實上,夜凡塵不僅是個面癱,還是個臉盲。

    他總是習慣性地眯起眼睛,並不是在用一種睥睨的姿態打量對方,而是試圖通過一些細節來辨認這人到底是誰,

    他總是不叫對方的名字,也不是因爲自視清高,只是夜凡塵怕自己會叫錯。

    畢竟,叫錯名諱是一件非常失禮的事情。

    至於夜凡塵冷若冰霜的表情那只是面癱天生自帶的屬性,做出生動的表情對他來說比渡劫飛昇還要難。

    人類的悲歡或許可以相通,但是面癱的不能。

    曾經夜凡塵也爲此苦惱過,後來他想明白了,他是劍修,和人溝通不一定要說話,還可以用劍。

    至此之後,三清門的人都對他敬而遠之。

    此刻,夜凡塵努力回想着眼前的人到底是誰,最終通過對方劍穗的形狀,憶起這人是青雲峯清堯長老座下的弟子……

    但也不是很確定。

    作爲一個與生俱來的聊天苦手,與人閒聊時夜凡塵很難想出任何主動的話題,他也不知道對方叫他幹嘛,乾脆就淡淡地“嗯”了一聲。

    而這一切在連玉樹的眼裏就完全變了味。

    他強壓住心中的怒火,面上卻還是一副討好的神情,只不過笑容有些僵硬:“大師兄最近可是在突破化神期巔峯的境界?”

    夜凡塵:“嗯。”

    連玉樹:“……”

    他垂落在身側指尖微微攥緊。

    不行,要忍!

    連玉樹在心中告誡自己。

    連玉樹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大師兄本就天賦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