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11章 第11章
    折風渡還在天上擺poss之際。

    系統出聲提醒他:【提醒宿主,你現在還剩下4’52”34。】

    “急什麼?”

    折風渡輕蔑地勾了下嘴角,他現在是大乘期巔峯的修爲,別說御仙盟的那幾個長老,就是整個正邪兩道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對手。

    擊退這些人、讓他們打道回府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什麼是道法自然?

    什麼是天地法則?

    此刻,在這片山頭,他就是天,他就是地,若是他想,彈指間便叫整座山的所有生靈灰飛煙滅。

    下方的衆人震驚之餘皆各懷心思:

    棠秋茗呆若木雞。

    說好的修爲盡失呢?

    以清垣爲首的正道衆人大驚失色。

    說好的修爲盡失呢?

    一旁的曲無應欣喜若狂,那個男人他又回來了!

    等等……說好的修爲盡失呢?

    不過這會兒,折風渡並沒心思陪他們玩,趁衆人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他屏息運氣,掌心瞬間躍出灼灼十丈紅蓮,赤焰如離弦之弓吞噬着所經一切,熊熊烈火沿着棲梧殿的屋檐一路蔓延開來,眨眼間整個蒼玄宗便處於滔天火海中。

    曲無應見到此情此景也是愣住了:“!”

    他望着下方好好的正道修士和被點燃的蒼玄宗建築……

    尊上何故燒家啊?

    另一邊,折風渡仍在模仿着反派boss大放厥詞:“既然來都來了,那就一個都別想走!”

    他掌心躍出的烈焰卻是很巧妙地避開了人羣,只燒建築,生生營造出了一副“人間煉獄”的場景。

    畢竟折風渡的目的只是把人嚇跑,若是自己的紅蓮業火真的燒到那些修真者頭上去了,怕是能把他們燒得神魂俱滅。

    折風渡放了一把火,無論是正道還是棠秋茗都無暇再戰,一時間只顧着保護自己別被他的三味真火給燒着。

    御仙盟的領陣長老率先反應過來,如果這個火勢繼續蔓延下去,那整座幽冥山都將處於火海之中。

    他當機立斷道:“小心!那魔頭的赤焰能損毀元神,聽我號令,所有人立即撤退!”

    說罷,八位合體期以上的長老從人羣中御劍而出,結成陣形擋在折風渡前方,準備掩護大部隊撤退。

    八人中爲首的便是夜凡塵的師叔清垣長老。

    清垣激他:“光天化日之下,還要戴個面具,你是有多見不得人?竟是些骯髒齷蹉的手段,敢不敢正面迎敵?”

    折風渡正在沉浸式地扮演魔尊,他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呵,就憑你?白髮鬍子一大把了還是區區合體期的廢物也配挑戰本尊?”

    “你們幾個一起上都不是本尊的對手。”

    說罷,他衣袖一擺,一掌揮向陣法中央將清垣震出幾十尺開外的地面。

    清垣跌落在地,陣形被破壞,可他本人卻未受傷,只是模樣看上去有些狼狽。

    他心中正詫異之際,卻見一抹白色的身影御劍朝折風渡疾馳而去,只來得及衝夜凡塵的背影吼道:

    “凡塵,你不是他的對手,不要胡來!”

    折風渡剛纔爲了不將人打傷算是憋了九成的勁,實屬不易。

    這會兒,卻見夜凡塵直直地衝自己而來,他心道了聲不好。

    弄走了個麻煩,又來個更麻煩的。

    清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得不行,下一秒卻見那魔頭彷彿在躲着夜凡塵一樣,開始往後一退再退,直至後背抵上了棲梧殿還未被點着的屋脊。

    清垣:“?”

    折風渡又在耍什麼他不知道的把戲?

    看着衆人不解的反應,曲無應心中卻是百感交集、感慨萬千。

    世人不懂尊上,但他卻是懂的。

    尊上的所有破戒,只爲一人,而這一切繞來繞去,都繞不過一個“情”字。

    折風渡寧願被世人所誤解,卻依舊選擇孤獨而堅定地守護心中所愛。

    “情深不壽”恐怕形容的就是他這樣的人。

    ……

    此刻此刻,折風渡對曲無應豐富的內心想法一無所知,否則他怕是會想喝五斤白酒冷靜一下。。

    現在面對着夜凡塵的步步緊逼,他只想趕緊脫身。

    折風渡的一退再退之下,兩人捱得很近,幾乎就是面貼面的距離。

    夜凡塵本欲拔出自己的霜寒劍,可在對上面具後那雙墨色眼瞳的一瞬間,他的神情一滯,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心間蔓開,潛意識地想要看看面具底下的那張臉,大腦還沒反應過來之際,指尖便已鬼使神差地伸向了折風渡的面具。

    然而他的指尖還未觸碰到面具邊沿,手腕就突然被對方給捏住了。

    夜凡塵化神期的修爲在折風渡面前全然動彈不得。

    熊熊烈火讓四周的溫度變高,他掙扎了幾下卻完全掙不開,或許是因爲高溫和劇烈動作的緣故,不知不覺中,夜凡塵眼眶周圍染了一抹紅,幾縷銀髮有些凌亂地從鬢邊落下,神情倒比往日要生動許多。

    折風渡看着他這幅模樣也是愣了一下,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行臺詞:

    “眼圈微紅,哽咽着說不出話,心中只覺得委屈……”

    再聯想起夜凡塵剛纔本欲拔劍卻莫名其妙停手的動作,折風渡恍然大悟!

    恐怕這件事背後的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

    夜凡塵對自己的一見鍾情……雖遲但到。

    沒想到他們二人兜兜轉轉終究還是逃不過狗血宿命的牽引。

    望着眼前人執拗的模樣,折風渡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深知按照《一劍之成爲偏執魔尊的心尖寵bl》這本狗血文的套路,一旦自己以魔尊的身份出現,夜凡塵便會情難自禁地愛上自己,像是無法避免的命中註定,接下來他們便會上演你愛我,我也愛你,但你不說我也不說,你以爲我不愛你但實際上我以爲你以爲我以爲你以爲我愛你的戲碼。

    既然這是無法逃避的宿命,那他也只好……認了。

    按照書裏的最佳應對策略,他此時應該伸手捏住夜凡塵的下頜,逼迫對方擡起頭來,然後雙目赤紅,嗓音暗啞地說:“你以爲你接受的是誰的愛?你接受的是本尊的愛。”

    但折風渡做不到。

    無論是說出羞恥的臺詞還是讓眼睛變紅,他都做不到。

    於是折風渡只能緊緊地捉住夜凡塵試圖掀開他面具的那隻手,語調深沉地說:

    “別胡鬧。”

    夜凡塵整個人僵了一下,一時間他竟分辨不清到底是這魔頭在說胡話,還是是火海太熱,把自己腦子給燒成了一團漿糊才因此產生了幻聽,甚至都忘了自己本來要幹什麼。

    見眼前的人停止了掙扎,折風渡乘熱打鐵,他壓低了聲音道:“你該知道,本尊對你的縱容也是有限度的。”

    半晌,

    夜凡塵微張着脣,竟是說不出話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