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14章 第14章
    折風渡拖長了語調:“哦……”原來是這樣。

    一句後知後覺的“哦”中飽含了多少心酸無奈與社死。

    此刻,兩人依舊維持着剛纔的姿勢,這個角度下,折風渡可以看得清對方根根分明的睫毛,還有……眼尾那顆細小的痣。

    而夜凡塵那雙淺色的眼瞳還在好整以暇地盯着自己看。

    他的神情淡淡的,情緒也淡淡的,就如同他這個人一樣。

    折風渡忽然想起了書中的一句話:

    “他像是一捧雪,讓人不自覺地想給他染上點顏色……”

    等等……

    你在想什麼啊???

    意識到自己的思維差點被同化之後,折風渡驀地回過神來,趕緊鬆開了自己的手。

    狗血小說害人不淺!

    夜凡塵的視線還未從折風渡身上離開,通過對方捕捉剛纔一系列的神態變化,他似乎可以感知到折風渡的情緒波動。

    他覺得折風渡的表情真的很豐富。

    夜凡塵有點好奇。

    有點好奇對方接下來的反應。

    “咳,咳,”

    可能是太陽出來了,折風渡感覺自己的臉頰被曬得有點燙,他咳嗽了兩聲,主動打破沉默,“師兄,你不是……還要去練劍嗎?”

    “嗯。”夜凡塵反應過來自己的視線貌似在對方身上逗留太久了。

    他拿起自己的霜寒劍:

    “那我先走了。”

    社死時刻結束,折風渡感到如釋重負,回過頭卻見景嵐正站在庭院中,一臉欽佩地對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封兄,膽量過人。”

    折風渡:“……”

    景嵐大步上前搭上折風渡的肩膀:“你放心,三清門裏戀愛自由,就算你喜歡的是大師兄,也沒有人會阻攔你們的。”

    折風渡:“?”

    不愧是寫話本故事的,這腦補能力就是不一樣。

    他試圖解釋:“不是……”

    誰料景嵐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他徑直扳過折風渡的肩膀,連連搖頭:“你無需和我解釋,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確有其事……”

    “不過,封兄,你真的很有勇氣,你是我們宗門裏第一個敢對大師兄動手動腳的,你可知道我們曾偷偷做過一個表格,將三清門內的人按照攻略的難易程度排了個榜,而大師兄常年位居榜首不下,就連掌門真人都要比大師兄好攻略一點。”

    折風渡:“……”

    他確實不知道。

    正經人誰會做這種東西?

    景嵐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你可千萬別因這個就氣餒了,我是支持你勇敢追愛的,而且吧,我覺得大師兄對你也是有點好感的,他對你好像和對別的同門不太一樣,那種感覺很微妙,我形容不上來……說不定你就是第一個讓他破戒、凡心大動的人。”

    折風渡:“那我……謝謝你。”

    不愧是狗血戀愛文中的人物,看待事物的見解就是這麼獨到。

    ……

    在正式上課前,折風渡還需選擇一個指導人。

    他們雖已正式拜入三清門內,但作爲築基的修道者,並沒有專屬的長老一一指點,而是會分派給元嬰期及以上的高階弟子指導。

    說白了就是他們現在相當於本科生,無需分配特定的教授,讓幾個研究生或者博士生來帶帶就行了,除了其中的佼佼者在本科階段就受到教授青睞,纔有機會成爲親傳弟子,否則那都是結丹期之後才需考慮的事了。

    而今日,與其他剛入門的弟子一樣,三清門會給折風渡分配一個專屬的高階弟子來指導他。

    三清門作爲修真界數一數二的高等學府,在選擇指導人這一塊上還是非常人性化的,低階弟子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指導他們的對象,一般來說只要沒有特殊情況宗門便不會干涉他們的選擇,如果有人手下的人數爆滿了,後期纔會進行適當調劑。

    在今日的分配儀式開始之前,景嵐特意囑咐過折風渡:“二師兄尹柏寒與三師兄冼瀾安都挺好的,他們管得不是很嚴,你若有問題也十分願意耐心解答……不過嘛,封兄,我懂你,你肯定會選大師兄。”

    說到這,他露出一個鼓勵的眼神,示意折風渡勇敢上,不要退縮。

    折風渡:“……大師兄怎麼了?他教得不好嘛?”

    作爲劍修第一人、自幼便天賦出衆的修道者,應該有很多人想選擇夜凡塵纔對。

    而且根據《一劍之成爲偏執魔尊的心尖寵bl》一書中的劇情,夜凡塵作爲主角受自帶萬人迷屬性,無數人仰慕他、渴望他,對他趨之若鶩。

    雖然這些人後來都被“自己”給嚇跑了。

    但無論怎樣夜凡塵都應該很受歡迎纔對。

    景嵐“嘖嘖”地搖了下頭:“我知道……自古情人眼裏出西施,你對大師兄情有獨鍾,看待他的時候會加幾層濾鏡也是情理之中。”

    折風渡:“……”

    景嵐:“你可知道,當初有人選了大師兄,問他有什麼訣竅可早日領悟劍道,然後大師兄讓他每日早晚各對着瀑布揮劍一千下。”

    “大師兄還說啊……”景嵐當即模仿着夜凡塵冷若冰霜的語氣,還刻意板着一張臉,“一千就是一千,少一下都不行,動作不規範的不算。”

    “然後那人連夜逃跑了。”

    ……

    而此刻,洗劍峯半山腰的廣場之中,高階弟子已肅穆地站成一列。

    這次三清門招收的新弟子不少,大概有近百人,往廣場上一站也是黑壓壓的一片。

    不少弟子已選好了自己理想的指導者。

    作爲首席,夜凡塵居於中間最醒目的位置,他眉似遠山、目若霜雪,論長相、論樣貌,他是所有人中最爲耀眼的,而論氣場,卻也是最令人退避三舍的。

    因爲他面前一個人都沒有,以他爲中心的場地彷彿被下了禁制一般,凡人不敢踏足。

    四周都是熱鬧的喧譁聲,而夜凡塵這的景象卻宛如一片“秋風掃落葉”,又似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島。

    對此,他本人好似並不怎麼在意。

    通常來說,“收徒儀式”對夜凡塵來說只是走個過場。

    “師兄。”

    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在所有人微怔的目光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翩然落在夜凡塵面前。

    有人記起來,這似乎就是當初在雲臺上“大放異彩”的人。

    選擇大師兄作爲指導人,確實不一般。

    一時間,許多人不由得對摺風渡露出欽佩的目光。

    也有人轉念一想,有顏色的人選擇有顏色的人……這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看見折風渡落在自己面前的一瞬間,夜凡塵心頭微動,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

    隨即兩人又不由自主地微微側眸避開了彼此的視線,

    因爲他們控制不住地想起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